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2 爱情买卖

042 爱情买卖

        【名称】:九阳暖玉

        【品质】:高级(首饰类)

        【介绍】:具有滋补效用的玉佩。

        【效果】:佩戴可滋润魂体,补充阳气,小幅提升精神力。

        【备注】:她强任她强,清风拂山岗。她横由她横,明月照大江。

        滋补……

        陈鸽骑马向城南前行,掂量着手中的暖玉。

        他平生不近女色,这个效果形同鸡肋。

        不过暖玉可以小幅提升精神力,似乎能让灵傀开口?

        具体效果,待会儿试试吧。

        夜色寂寥,星光点点,已是三更天。

        陈鸽一路赶到南城门,沿途未见任何寺庙,不免有些诧异。

        难道在城外?

        为了避免暴露目的地,方才并未向顾秀才打探。

        城内没有,城外的概率就极大。

        可如今城门紧闭,只有先凑合一晚,等第二天再说。

        陈鸽寻了一处无人小巷,牵马进入。

        同时唤出傀儡,取出丝线和铃铛,在两侧做好警戒线的布置。

        事毕,陈鸽佩戴九阳暖玉,试着控制灵傀开口。

        也不知道小幅精神力加成,到底有多大效果。

        “你……”

        “好……”

        “骚……”

        “啊……”

        经过对比测试,他得出结论。

        暖玉加持的精神力,仅能让灵傀一次性说出一个字。

        吐字之间需间隔一到两秒,难以流畅交流。

        这种精神力加成很是勉强,不过聊胜于无吧。

        用灵傀护住自身,陈鸽抓紧时间休憩。

        他来广平府要找的狐妖,叫做辛十四娘。

        之前看过一部翻拍的电视剧,所以有些印象。

        说广平府的辛家有许多的狐狸女儿,个个长得如花似玉。

        其中最漂亮的,当数十四娘。

        有一天跟个书生相遇,对方都看呆了,非她不娶。

        十四娘痴于修仙,无心红尘。

        可书生死皮赖脸,还托了一些阴间关系。

        逼迫辛家就范,最终结为夫妻。

        婚后不久,书生有些飘了。

        觉得自己是人生赢家,便没有将妻子的警醒放在心上。

        结果被某位眼馋的朋友构陷,啷当入狱。

        十四娘派出狐婢,在风月场所等了好几年,终于蹲守到微服私访的大明皇帝。

        吹了吹枕边风,才使得案件重审,还了书生清白。

        她也因此心灰意冷,跟书生断绝关系。

        后续一心修道,位列仙籍。

        陈鸽之所以找上门,就是图辛十四娘的幻术。

        龙虎山和崂山的符箓,属于近距离攻击术法,跟他的修炼体系有着明显的冲突。

        幻术虽然同属近距离术法,可是泛用性极高。

        要是敌人察觉到本体,利用幻术能够躲避危机甚至反杀。

        就算短期内学不会,也有一定概率在翻牌中获得。

        就算没抽到,低价购买也比诸天商城直购便宜得多。

        怎样巧遇?

        如何博取信任?

        陈鸽没谈过恋爱,更别说撩妹经验了。

        他运用理科生缜密的思维和逻辑推理,尽可能把计划拖向自己擅长的领域。

        倘若花钱就能学习,自然再好不过。

        要是用钱解决不了,陈鸽不介意取代书生,说服十四娘短暂成婚。

        他承认女人是自己的短板,也是今后必须要克服的难关。

        在穿越以前,陈鸽除了幼儿园,在工作中鲜跟异性接触。

        与其今后载在敌人手里,不如自己先试试水。

        归根结底,图谋技能也是为了生存呀。

        ……

        翌日。

        天色见亮,陈鸽就出发了。

        他花了几贯铜钱,从守军口中获悉寺庙的地址后,骑马离开。

        清晨有些雾气,很是湿润。

        陈鸽策马奔腾,在城外偶遇两位女子。

        其中一人,容貌出众。

        披着红斗篷,带着薄薄的面纱。

        她两颊瘦削,颧骨微突,有着古典美的鹅蛋小脸。

        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举手投足间流露着媚意。

        这等绝色,远非凡人可比。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身后那条狐狸尾巴。

        陈鸽出城以后就抹了牛眼泪,自然瞧得真切。

        对方身后还跟了位女仆人,个头矮小。

        两女迎着雾气赶路,鞋袜都有些湿了。

        陈鸽勒住缰绳,停在近侧。

        听到声响女仆倪了他一眼,女人却不曾看过来。

        对方符合狐女的身份,是不是目标一问便知。

        陈鸽拱手,彬彬有礼的问道:

        “冒昧叨扰,请问是辛十四娘吗?”

        见陌生男子道出自己名讳,红衣女子微微一怔。

        她单手遮面,视线移了过来:

        “公子认识我?”

        “嗯,可否借一部说话。”

        辛十四娘微微蹙眉,用目光上下打量。

        见男人模样还算俊俏,她很快做出决定:

        “公子,请随我来。”

        陈鸽的相貌属于耐看型,初看不觉得多帅,看多了会觉得顺眼。

        大学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待在电脑前,不出寝室。

        工作了也一样,整天面对电脑和男性同事。

        他没有谈过恋爱,跟长相无关。

        纯属交际圈狭小,加上不主动接触异性所致。

        “小姐!别去!”

        见奴婢担忧自己安慰,辛十四娘宽慰道:

        “莫要担心,我去去就来。”

        陈鸽翻身下马,顺手栓在粗枝上。

        他抖了抖衣服上沾染的露水,跟随辛十四娘来到某僻静之处。

        “公子专程寻我,所为何事?”

        陈鸽清了清嗓子,搬出早就想好的说辞:

        “我想跟你谈一笔买卖。”

        “什么买卖?”

        “”关乎爱情的买卖。”

        辛十四娘有些费解,那双大眼睛来回扫视:“公子什么意思?”

        陈鸽面带微笑,搬出想好的说辞。

        为了达成目的,有时需要使用一些下乘手段。

        比如装半仙什么的,浮夸归浮夸,好用就完事了。

        毕竟恋爱经验匮乏,让他去撩妹,还真有些强人锁,咳……所难。

        “姑娘,我掐指算过,你命中注定有一段没法善终的姻缘。”

        “哪又如何?”

        “我可以断送这场姻缘,助你一心修仙。”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古来有之。想要自己抉择,哪有这么容易?”

        陈鸽面带微笑,神色不变:

        “你听过形婚吗?”

        “形婚?”

        辛十四娘对这个词很陌生,眼神闪烁:“此为何物?”

        “空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这样一来,便能助你免去俗世烦恼。”

        见对方没有说话,陈鸽补充道:

        “请放心,我是带着诚意而来。至于令尊令堂那里,我自有办法说服。”

        这句话,戳到点上了。

        狐妖一族,通常是找户好人家嫁了。

        辛十四娘痴迷修仙,跟家里人闹过很多次。

        即便如此,她也没放弃思考。

        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更何况眼前的是个陌生男人:

        “若真行此事,的确便宜了小女。那公子呢,又图什么?”

        陈鸽哈哈一笑,也不避讳:

        “既然是买卖,当然有所企图。我希望,姑娘能教我幻术。”

        “就这样?”

        辛十四娘打量着他,仍是无法理解。

        幻术是狐族术法,一个人类跑来凑什么热闹?

        陈鸽时刻留意着辛十四娘的面部表情,及时推进到下一个话题:

        “对了,这件事不会耽误你太久。”

        “什么?”

        “我在广平府不会待太久,最多二十天就离开。”

        今天,是降临的第九天。

        前往汾阳要留十天的时间,算起来最多能待二十天。

        诸天行走要在指定时间内赶到,否则会失去后续历练的资格。

        辛十四娘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大大的疑惑。

        她不明白为何成婚二十天就走,下意识地脱口问道:

        “你要去哪儿?”

        “汾阳西河县那边,恐有妖魔显世。

        我得提前赶到备齐材料,处理可能发生的隐患。”

        陈鸽语气稍顿,迎上辛十四娘的目光:

        “我是看中你痴迷修仙,加上会幻术才专程来寻的。

        放心,这只是一场爱情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