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1 真香定律

041 真香定律

        大晚上的,四周阴风阵阵。

        轿子里那位,肯定不是什么天兵天将。

        这么有牌面的登场方式,让陈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他就是顺手救个人,没想过跟BOSS互掐。

        时机不对,立马就撤。

        那书生没法救就算了,可别把自己搭进去。

        “咿~呀~”

        一声古怪的惨叫,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方才逃跑的女鬼,衣衫破裂,皮开肉绽。

        她的脖子被两根粗大的铁链锁住,挣脱不开。

        像是母狗一样,趴在地上不住喘息。

        那面部扭曲到畸形,看起来极为痛苦。

        “啊!”

        书生见此情景,受到惊吓过度,顿时晕了过去。

        陈鸽心头一沉,右手伸进衣服里摸出崂山诛邪符。

        同时调转马头,随时准备逃走。

        他先用符箓当诱饵,让对手误判自己的底牌。

        待轿子里的鬼怪靠近,再放出灵傀,猝然袭击!

        “道长,莫要惊慌。”

        轿帘掀开,走出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太太。

        她左手挂了一串佛珠,手指细细婆娑。

        目光柔和,笑容可掬……个鬼呀!

        “老身乃广平府城隍之母。”

        城隍?

        陈鸽心存疑虑,抬眼仔细望去。

        这老太太,的确跟女鬼不同。

        周身未出现透明化,也没有恐怖的容貌。

        难道,真是当地鬼差的亲戚?

        见陈鸽不说话,老太太继续解释道:

        “人鬼殊途,就算他们之间有何仇怨,亦不该妄造杀孽。

        下人管教不严,是老身之过,必会严惩。望道长体谅,放她一马。”

        放?

        陈鸽眼珠一转,心中暗自思量。

        不论这位老太太,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

        目前看来,对方确实没有交战的意图。

        他可以顺着台阶而下,尽早逃离。

        可这样做,反倒会显得没有底气。

        万一老太太心怀歹意,见他露怯,想要除之后快呢?

        这一点,不得不防。

        想到此处,陈鸽调整好心态。

        由于「面不由心」的被动天赋,他的脸上没什么情绪变化,看不出端倪。

        “行,看在老夫人的情面,暂且放她一马。不过……”

        陈鸽挺直腰身,忽而话锋一转,问道:

        “我想向您打探件事情。”

        “道长请讲。”

        “广平府可有姓辛的狐妖?”

        那老太太低眉一想,似乎没什么头绪。

        经由身后的青衣人提醒,这才想了起来,点头应道:

        “有的。”

        “住在何处?”

        不论这位老太太,究竟是不是城隍的亲戚。

        向她问询当地狐妖的位置,可比自己打探要快得多。

        老太太向身后的青衣人问询,简短的交流一番后,答道:

        “它们住在城南的荒凉古寺。”

        “多谢。”陈鸽抱拳,一夹马腹,作势离开:“咱们就此别过。”

        灵傀作为杀手锏,至今都没放出来。

        仅凭他个人的体能,是没法将一个昏厥的书生扶上马背的。

        要是在原地磨磨唧唧,恐有祸及自身的风险。

        不如先行离开,待会儿再来救书生。

        马蹄声远,离开苍林。

        那老太太坐回轿子,牵着女鬼,很快离开现场。

        陈鸽在树林外,等了近十分钟。

        确认对方没有杀回马枪之后,这才折返。

        用灵傀抱住书生,陈鸽提着灯笼,策马离开。

        向西南一路缓行,过了约两三里路。

        陈鸽把书生把在地上,回收灵傀。

        这次他高举右手,使出一招物理唤醒。

        ('-')ノ)`-')

        “啪!”

        书生晃了晃脑袋,一下惊醒过来,连连后退:

        “鬼!鬼啊!”

        你这反射弧,真够长的。

        待看清周围景象和灯笼火光,书生才冷静下来。

        他心有余悸的轻抚胸口,不住地喘着粗气。

        “恩公,是你救了我吗?”

        陈鸽看向书生,没有做出回答。

        他一扯缰绳,准备离开。

        如今夜色浓墨,得尽早前往广平府。

        晚上待在荒郊野岭的,不太安全。

        “大恩不言谢,请受我一拜!”

        陈鸽没理他,转身走了。

        书生刚跪下,见状面色有些尴尬。

        他提着袍角,拍拍衣服追了上来,自顾自地说道:

        “在下姓顾,广平府人士,还未请教恩公大名?”

        陈鸽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广平府怎么走?”

        顾书生打量四周,有些不太确定:

        “此地似乎是黄风坡,离广平府不远。”

        陈鸽面色不改,重复问道:

        “怎么走?”

        “唔……”

        顾书生抿着嘴唇,观察地形后拱手道:

        “需先寻得官道,方能确认位置。”

        此处跟地图有所偏差,陈鸽言简意赅:

        “带路。”

        顾书生抬起手,有些欲言又止。

        见对方没有回应,只得把话吞进肚子里。

        他提着灯笼走在前方,见夜色凄凄,本有些惧怕。

        可念及恩公两次施救都毫发无损,必定一身降妖伏魔的本领。

        想到这里,顾书生放下担忧。

        内心的波澜,逐步平定下来。

        两人向西出行走了约一两里路,路况豁然开朗。

        “恩公,这便是官道了。”

        顾书生借着灯笼光仔细检查,最终确认方向:

        “走这边。”

        又行了几里,遥见城墙高出有一排排火炬之光。

        在夜色中仿若明灯,指引归家的方向。

        书生很是欣喜,不顾喘息,小跑过去。

        陈鸽骑马缀在身后,眼睛微眯。

        借着昏暗的光线,依稀看清广平府的匾额。

        如今城门关闭,书生仍执意上前,估计有些门路。

        跟上去瞧瞧吧。

        顾书生来到城门下,高声呼喊。

        不多时,一位守城将士探出头来:

        “原来是顾秀才,令堂正到处寻你呢。”

        “正欲归家,还望高统领打开城门。”

        守城将士举着火把,看向他身后的陈鸽,问道:

        “此人是谁?”

        “路过的高人,救了我两次。多亏了他,不然我就再也回不来了。”

        有人作保,守城将士不疑有诈。

        城门很快打开足够的缝隙,供两人通行。

        入得城门,顾秀才跟将士草草寒暄一番,便拱手辞别。

        “这都快三更天了,客栈早已打烊。恩公,今晚可有落脚处?”

        陈鸽想了想,冷淡的拒接道:“有,在城南,就此别过。”

        他救下书生,对方带他回广平府。

        彼此,两清了。

        夜晚兴许是狐妖的活跃时刻,得去寺庙里看看。

        刚调转方向,顾秀才便拦在前面。

        他鞠躬拱手,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双手捧着: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此乃顾我家家传玉佩,有辟邪之效,还望恩公笑纳。”

        陈鸽一听,顿时乐了。

        真有辟邪的作用,还会被女鬼缠上吗?

        这种迷信的玩意儿,不要也罢。

        可他眉眼一垂,目光一低。

        那玉佩上泛起的微光,让他瞬间触发了境泽王定律。

        嗯,真香。

        ……

        高蓬镇渡口,轻舟横渡,水波荡漾。

        船内有几位书生,正议论侠客荡平山贼一事。

        箱笼中搁置在侧,放有数幅画卷。

        其中一幅自动展开,绘有一位白衣女子,清新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