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0 夜半女鬼

040 夜半女鬼

        下船之后,陈鸽骑马顺官道而行。

        弯弯的月儿高挂,夜色浓郁得像女团成员的丝袜。

        一路都不见人烟,令他倍感诧异。

        按理说,沿途没有岔路口,走这么久应该到了才对。

        行了这么多里路,竟连户人家都看不到。

        该不会是鬼打墙了吧?

        “啊呜~”

        忽而响起的狼嚎鸱叫,令人汗毛直立。

        看来今天晚上,注定要野外露营了。

        陈鸽提着缰绳,骑着黑马进入一片苍林。

        遥见远处阑珊灯火,不禁拨马上前。

        有村子?

        随着距离愈近,陈鸽很快察觉到古怪。

        他调转马头,把黑马停在远一点的位置。

        然后下马伏身,放出灵傀悄悄摸过去。

        月色敞亮,灯火忽明忽暗。

        在陈鸽十点钟方位,大概三十米的位置,有一男一女。

        女人身穿彩裙,居高临下。

        由于背对视野,看不清容貌。

        男人则是典型的书生打扮,张开双臂抱住自己,行为古怪。

        嗯?

        孤男寡女,荒山野岭,这是什么特殊play?

        男女幽会,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反常的是,男人自抱的状态。

        为了稳妥起见,陈鸽从系统背包里取出牛眼泪,在眼皮上各抹了一滴。

        是人是鬼,先查查再说。

        眼睛一闭一睁,瞬间见到副骇人景象。

        那女人身子透明,脖颈上有道断裂伤口,十分可怖。

        这那里是人,分明是鬼呀!

        再瞧那痴态书生,跟之前并无两样,必是凡人无疑。

        荒野、书生、断头女鬼……

        是在吸阳吸下,还是在谋取性命?

        他才不想管这劳什子破事,转身走了七八步。

        啧。

        可这样置之不理,总有些过意不去。

        陈鸽口嫌体正直,终究还是折返了回来。

        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可以不掺杂情感,做出理智的抉择。

        但这种随手一帮就能胜造七级浮屠的事情,没理由拒绝。

        就跟游戏支线一样,说不定还有奖励拿?

        将自己说服后,陈鸽开启初级敛气术,放出傀儡。

        草丛里簌簌声响,很快引起了女鬼的注意:

        “谁?”

        陈鸽毫不避讳,操控灵傀现身。

        这样可以吸引大部分注意力,使本体更加安全。

        见有人窜出,女鬼哒哒的后退了两步。

        她用丝帕遮住半张脸,滴溜溜的大眼睛直转。

        不过两三个呼吸,她就上前架起书生,妄图逃离现场:

        “大郎,走,咱们回家喝药。”

        那书生面色潮红,双手紧紧抱住自己。

        舌头哧溜溜的舔着空气,还时不时的嘿嘿坏笑。

        一看,就是中了女鬼幻术。

        她至今都没识破灵傀的特殊性,说明道行粗浅。

        女鬼扶住书生没走几步,就被傀儡拦下了。

        “你……你可别乱来,有我夫君在,休想碰我!”

        哟,您接着演。

        这是要效仿宁采臣,搞个生死之交牛头人的剧场版?

        灵傀没法说话,直接动手。

        拳风阵阵,只到闷在女鬼身上,才让她意识到不对劲。

        身体顿如风筝般后撤,还不忘把书生丢过来挡招。

        这种行为,足以证明两人并非夫妻关系。

        灵傀接住书生,放到一边的地上。

        “你到底是谁?”

        女鬼高声呵斥,手指弯成鸡爪状。

        像是泡过福尔马林一样,变得惨白无比。

        那双手凭空比划着,像是在施法某种技能?

        倏然,女鬼脖间裂缝涌出一团瑰红色的薄烟。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急速窜向灵傀。

        眼看就要侵入皮肤,却被隔在体外。

        “怎么可能?!”

        绑定了心灵锁链的傀儡,具备精神系抗性。

        这种进攻,根本不痛不痒。

        见对方败退逃走,他没有乘胜追击。

        出手是为了救人,并非诛灭鬼邪。

        万一跟小说里常见桥段相似,撕一个小的来一窝大的,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书生紧闭双眼,嘴角还留着口水,看起来极为不雅。

        陈鸽操纵灵傀剧烈摇晃他的身子,竟不见有什么效果。

        好吧……

        既如此,就别怪我使用破幻秘术了!

        灵傀高高举起右手,而后重重落下。

        “啪!”

        一记耳光,哦不,一招破幻秘术,直接把书生整个人都扇懵了。

        他瞬间清醒过来,捂住通红的脸颊直叫唤:

        “啊……疼……疼死我了。”

        七八个呼吸后,书生才开始打量四周,不禁冷汗涔涔。

        “我……我怎么在这儿?”

        他一拍脑门,猛然醒悟。

        今晚发生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

        “是她!是她把我诓骗过来的!”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瞧这书生方才销魂的笑容,那里像是骗过来的。

        他偏过头,看向戴着面具的灵傀,仿佛找到主心骨。

        “恩公,我家住广平府,不知为何来到此处,还请救……”

        灵傀,目前无法开口。

        也不等对方说完,便迈步敢往陈鸽的位置。

        书生放眼四顾,见夜色凄凉,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身子哆嗦,拾起灯笼,立马追了上来:

        “等等我!”

        陈鸽跟灵傀,穿着同款衣服。

        只消在近距离进行物品回收,就能完成身份替换。

        “恩公,你……你太快了!”

        什么虎狼之词!

        不会说话,你就少说点。

        书生拨开低处的枝叶,见到陈鸽和黑马后,顿时喜上眉梢。

        他一拱手,态度十分诚恳:

        “此番恩情,小生没齿难忘。不过,还有个不情之请。”

        “讲。”

        “恩公若是能送我回广平府,必有重谢!”

        陈鸽的眼皮涂抹过牛眼泪,可视灵物。

        近距离观察,确定书生是人类,而非鬼祟。

        他收起怀里的崂山符箓,握住缰绳。

        出手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报酬。

        再说,陈鸽有巨款傍身,也不差钱。

        “在前面带路。”

        “啊?”

        “带路。”

        “哦。”

        书生一扯嘴角,面色尴尬。

        哎,罢了罢了。

        别人肯出手相助已是不易,莫要多加强求。

        陈鸽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若是骑马,书生必在身后。

        而他的后背,绝不会交给一位不信任的人。

        因此,陈鸽宁愿让书生走路,都不愿同骑一马。

        今晚风大,音色呼啸。

        月色晴朗的夜里,树影如鬼影招摇。

        忽而,书生踉跄后退,手中的灯笼都吓掉了。

        陈鸽眯起双眸,正视前方。

        四位青衣人抬着轿子,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