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39 龙虎山

039 龙虎山

        兵卒们迅速上前,将冰冷的刀刃架在乞丐脖子上。

        待巡抚令下,握柄一拉,直接枭首。

        “将贼酋尸首带回去,悬午门示众。其余尸身,就地焚烧。”

        “是!”

        “少侠今日除贼,当浮一大白。”

        巡抚拱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晚上我在飞仙楼设宴,望崔公与少侠同往。”

        能够以一人之力匹敌数百山贼,说明确有过人之处。

        可以借着酒宴名义探听虚实,再做打算。

        陈鸽上山剿贼只为博得崔御史人情,对今后的历练任务或许有所帮助。

        他对巡抚邀约不感兴趣,摆手拒绝道:

        “在下有要事在身,恕难赴宴。”

        “也罢。”

        巡抚并未强求,而是将目光投向崔御史。

        后者留在保定府公干,没有拒绝的理由,便点了点头。

        “戌时正,飞仙楼,崔公莫要忘了。”

        “嗯。”

        言毕,巡抚率众离开。

        留下一干兵卒,处理现场。

        陈鸽用灵傀摆好尸体,省却了他们不少麻烦。

        焚烧尸身,是为了避免引发瘟疫鼠害。

        只消堆积于一处,覆上些许干柴点燃即可。

        如今大仇得报,崔御史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女儿被折磨成那样,他一个当父亲的,真是心疼得不行。

        沿途下山时,还不忘感谢陈鸽。

        要不是他,等援军赶到再上山,说不定真会放跑真凶。

        “老夫今日走得匆忙,未带钱财银帛,侠士不如随我回保定府一叙?”

        陈鸽对巡抚说了有事,为了钱回去,岂不是啪啪打脸?

        见崔御史主动提及报恩,他逐步引向自己的目的:

        “在下姓陈,名水生,云游四方,居无定所。

        近日听闻旧亲流落广平府,准备前去探访,了却尘缘。

        事毕之后,敢往汾阳,探寻妖魔踪迹。”

        陈鸽非常谨(苟)慎(比),曝出一个化名。

        再过几十天,就得跟其他行走打照面。

        万一有谁的能力跟名字有关,如实袒露非常不保险。

        身处聊斋世界,任务肯定不会是揪出卧底。

        十有八九,跟妖魔鬼祟有关。

        这般言说,并无不妥。

        崔御史闻言,瞳孔微眯。

        他早就猜到,陈鸽可能是修道之人。

        若是寻常百姓,怎么可能诛灭数百山贼毫发无损,还不留任何活口?

        崔御史眼神笃定,捕捉到一个关键词:“妖魔?”

        “没错,汾阳西河县一带天象有异,恐有妖魔显世。”

        “很严重吗?”

        “不清楚,得去了才知道。御史大人,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按照惯例,通常这么问得,都会讲出来。

        “但说无妨。”

        “您跟西河县县令,熟吗?”

        “此地县令乃是杨太傅的门生,平日里素无交际。”

        “可否修书一封,让其稍加施予援助。免得诛妖材料来不及收集,耽误了大事。”

        崔御史闻言,露出一副苦笑:

        “老夫印章留在客栈,并未带出,陈生恐怕还得回保定府一趟。”

        “事不宜迟,请。”

        “请。”

        说了不回保定府,结果还是要回去。

        两人策马返回,途中碰上了带兵步行回城的巡抚。

        崔御史简要描述了情况,免得给陈鸽带来更多麻烦。

        抵达客栈后,两人上楼。

        崔御史找来毛笔,研墨后洋洋洒洒地写了两封信。

        第一封,是给西河县县令梁生的书信。

        请他帮忙,尽量协助陈鸽收集各种物资。

        崔御史不是汾阳的官吏,只能以个人名义请求。

        第二封,是给汾阳龙虎道斗坛的书信。

        说恐有妖魔乱世,让对方协助处理。

        听崔御史介绍,陈鸽才意识到,龙虎山在大明的势力有多广。

        很多地方,都设有分舵斗坛。

        有了官方介绍信这层关系,在西河县的行动会更有保障。

        尤其是这斗坛这名字,一听就有股可以褥羊毛的感觉。

        婉言谢绝崔御史的钱财酬谢后,陈鸽离开客栈。

        如今身家上百,也不缺这几十两的报酬。

        索性拒绝的干脆点,还能留下个好印象。

        他骑着黑马出城不过三里地,再次碰到领兵回城的保定府巡抚。

        “少侠何必如此匆忙,不如今夜留城一叙,美酒佳人,岂不美哉?”

        陈鸽对女人和所谓的美酒不敢兴趣,抱拳婉拒道:

        “谢过大人好意,在下确有要事在身,还望海涵。”

        巡抚长叹一声,也不知是真是假: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陈鸽抱拳,辞别而去。

        山寨的事情经由口口相传,兵卒们大多知道了。

        正是眼前这位少侠独自歼灭上百山贼,还毫发无损。

        看他的眼神,不免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陈鸽没有久留,拨马向广平府的方向赶去。

        根据地图指示,往西南方向一两日路程可抵达望都县。

        随后前往高蓬镇,渡船过河。

        西行数里后,便能进入广平府地界。

        哒哒的马蹄在管道上彻响,翠绿的景物被抛之脑后。

        眼见夜幕降临,陈鸽放缓行程。

        下午途径一家客栈时,见天色尚早,没有考虑留宿。

        不料到了深夜,竟再也见不到一户人家,真是好生无奈。

        荒郊野岭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就地解决。

        陈鸽趁天色黑尽之前,寻了一处小树林。

        把黑马栓好,取出足额的饲料喂养。

        四周皆布下带有小铃铛的示警线,继而放出灵傀守备,背靠大树而眠。

        之前睡在树上,第二天浑身酸痛。

        吃一堑长一智,可不能再犯了。

        索性,这一夜相安无事。

        偶尔传来的野兽吼叫,听声音离得也比较远。

        翌日下午,抵达望都县。

        陈鸽在当地客栈租房歇脚,不再星夜赶路。

        次日,天空刚泛起鱼肚白就出发了。

        于正午时分,抵达高蓬镇。

        稍作歇息后,陈鸽前往渡口。

        沿河停靠着大大小小的船只,其中多为商用,少部分摆渡泊客。

        陈鸽有得是银子,不想跟人挤一起,便包下一艘船。

        黑马,被送到船舱内拴好。

        随着长蒿撑岸,船身挪移,水波荡漾。

        七八里宽的场合,几小时就能抵达对岸。

        倘若快一些,说不定今晚就能抵达目的地,睡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