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38 商业互吹

038 商业互吹

        陈鸽揣摩人心,把心理学运用到极致,没让一个人逃走。

        接下来,就是保留节目—现场处理。

        他在伪装成喽啰去后寨抓人的时候,见到不少残疾乞儿。

        不用说都知道是那些乞丐作为,简直与禽兽无异。

        陈鸽操控灵傀,把尸体都拖到中寨。

        一个团伙,就是要整整齐齐。

        他在这方面,存有一定的强迫症。

        非要把尸体以十人摆成一排,否则会觉得不舒服斯基。

        一番运作后,终于摆放整齐。

        陈鸽拍了下手上的灰尘,满意的点点头。

        他控制灵傀拾起短剑,在每一具上补足伤口,伪造痕迹。

        随后将剑刃擦干净,跟其他农具兵刃放到一处。

        之前浸血的枝条,拾起后,丢在中寨的地上。

        这样忙前忙后的,并不担心被人看见。

        反正那帮乞丐们腿都断了,大多痛晕过去,还被麻绳绑住。

        行动力受到极大有限,想爬也爬不过来。

        处理完毕后,陈鸽环顾四周,逐一检查营地帐篷。

        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将灵傀回收。

        随后他脱掉衣衫,换回本来的衣服。

        脸上的灰尘用清水冲洗,擦了个干净。

        清清爽爽的,下山去也。

        保定府的援军,一来一回要好几个小时。

        待陈鸽下山,都没看到他们的影子。

        瞧见他安然无恙的下山,捕快们面色各异。

        好歹也是一百多人的团伙,殊死搏斗,怎么也得留下点伤口吧?

        那可是强者的证明!

        眼前这少年干干净净,身上没有丁点的打斗痕迹。

        这令他们不禁起了疑心,山贼到底有没有被剿灭?

        陈鸽对崔御史拱手,面无表情道:

        “山贼九十六人悉数毙亡。乞丐三十二人都已打断腿骨,等候发落。”

        “好!”

        崔御史目露欣赏,颔首回应。

        正准备上山,却被捕快拦住。

        “大人,使不得啊。”

        “万一他跟山贼串通怎么办,鲁莽上山,岂不是中了圈套呀。”

        “这……”

        崔御史有些犹豫,投来问询式的目光。

        有所怀疑,人之常情。

        陈鸽对此并不介意,提出建议:

        “无妨,大人不是请了援兵吗?等他们抵达后合兵一处,再上山不迟。”

        “也好。”

        在山脚等了约半个时辰,保定府的援军才姗姗来迟。

        当地县令为讨好御史,将下属捕快悉数派来。

        可山贼隐患,这点人手难以处理。

        遂将此事上报,请求增援。

        保定府巡抚知晓后,亲自率领七百人马浩浩荡荡赶来。

        这么多人增援,给予了足够的安全感。

        “一听大人遭遇山贼,在下忧心忡忡,生怕崔公有什么闪失。

        你看,连晌饭都没吃便率兵火速增援,还好来得及时。”

        “巡抚忧国忧民,乃国之栋梁也。”

        “愧不敢当,崔公才是庙堂砥柱。”

        两位官员见面,就是一通商业互吹。

        而后把臂言欢,共赴山巅。

        就算贼寇的数量翻倍,也难以匹敌这么多人马。

        陈鸽缀在部队前端,脸上没什么情绪。

        不多时,众人抵达山巅。

        觑见山寨,巡抚登时一声令下。

        自有数百卫兵手持长矛,率先冲锋。

        “杀呀!”

        喊声震天,一干人等进入前寨。

        只见满地鲜血,唯独不见人影。

        “搜!”

        在山脚时,陈鸽就给崔御史说过。

        贼酋伏诛,为方便清点,便把尸体统一搬到中寨。

        而那些戕害崔家小姐的乞丐,都在后寨里。

        见前寨无人,崔御史心中早已信了八分。

        他神色凝重,快步上前推开中寨木门。

        巡抚挥手,连同兵卒迅速跟上。

        眼前一幕,着实骇人!

        九十六具尸体排成十列,整整齐齐。

        “这……”

        巡抚事先并不知情,此情此景,令他心中五味杂陈。

        此番请我前来,原来另有目的。

        不是为了增援,而是为了让人见证,方便请功吗?

        “御史大人杀尽贼寇,真是好手段呐!”

        崔御史听出了话里的酸意,摇了摇头:

        “老夫并未参与,剿灭山贼乃这位侠士所为。”

        面对巡抚投来的目光,陈鸽微微一笑,谦虚道:

        “路见不平,拔剑相助罢了。”

        他不必详细描述,自己是如何谋划的,更不用在结果上画舌添足。

        一人一枝,毫发无伤地击杀整个山贼团伙。

        这种带有浓烈传奇色彩的事迹,会有人自发传播。

        崔御史未作停留,拂袖匆匆敢往后寨。

        这帮山贼,与他毫无瓜葛。

        此次前来,就是要严惩伤害女儿的凶手!

        猛得推开木门,后寨是个凹地。

        “啊!别咬我,松口,你松口……啊!”

        几位身体畸形之人,正用嘴撕咬着被绑住的乞丐。

        兵卒见状,强行将其分离,控制住局势。

        “阿巴……阿巴……”

        畸形之人泪水连连,张嘴之后才发现没了舌头。

        崔御史眼神一紧,顿时明白过来。

        这些人跟他女儿一样,都是被乞丐摧残的受害者!

        一股怒火与凄凉感,登时涌上心头。

        他转身拱手,脱口道:

        “这些人便是戕害小女的真凶,还望巡抚大人做主,替老夫讨个公道!”

        崔御史并非保定府的官员,这般请求倒也合情合理。

        那些乞丐一听,顿时慌了起来。

        “没有啊……大人,我没有参与啊。”

        他们顾不上疼痛,拼命撇清关系。

        希望通过这样的手段,得以保全狗命。

        “呸。”

        有人走出队列,朝他们身上唾了一口:

        “这帮恶徒,做了丧尽天良之事,安敢颠倒黑白?”

        陈鸽偏头,倪了一眼。

        正是之前出声质疑,且表现欲十分强烈的那位捕快。

        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

        这种急于往上爬的底层百姓,就算在穿越前也不少见。

        他面向巡抚,低头拱手道:

        “县令大人抓捕疑犯,已经审讯过了。这帮乞丐,便是幕后真凶。”

        给自己强行加戏,的确会在高官面前留下印象。

        但终究,这样的行为不怎么讨喜。

        巡抚瞥了他一眼,目光很快收了回来,看向崔御史:

        “既然县令大人已经审过,确认凶犯,按律当斩!”

        这句话,说得非常漂亮。

        看似在行事权力,替崔御史便宜行事。

        倘若错杀,被人问起责来,反手就能推给县令。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得了好处,出事还有人背锅。

        妙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