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34 女乞儿(周一求推荐票呀)

034 女乞儿(周一求推荐票呀)

        暴雨方歇,万里无云。

        层层山峦隐匿在淡淡的薄雾中,在平原和湖水的辉映下绰绰约约。

        岩石峻峭,小溪湍急,活脱脱一副远山如黛的水墨画。

        策马翻过山川,视野豁然开朗。

        在平地驰骋,速度快了许多。

        陈鸽给王老道做了衣冠冢后,一路向西南方向前行。

        约莫下午四五点的样子,抵达某座大城市。

        二十余米高的黢黑城墙,远瞭起来极有气势。

        旌旗高高悬挂在门楣正中,手持长矛的守军在城墙上穿梭。

        无论安防还是盘查力度,远非涿县可比。

        黑底金边的匾额上,印有‘保定’两个大字。

        这里,便是大明王朝的保定府。

        连同顺天府,还有接下来要去的广平府等,都统归北直隶管辖。

        陈鸽在远处回收了灵傀,取下面具。

        一扯缰绳,策马向前。

        他以探亲为由,通过盘查。

        进入城门,迎面是一条十来米的宽阔大街。

        沿途两侧皆是店铺林立,好不热闹。

        驿站、茶肆、铁匠铺、珠宝铺、米粮店等一应俱全。

        人潮拥挤,骑马不便。

        陈鸽骑兵变步兵,继续前行。

        他先是进入一家成衣铺,挑选了三种款式,共九套衣裤。

        几十天后,要面对诸多预备行走。

        在混淆视听方面,兴许用得着这些衣物。

        还有绘制的地图,同样不能少。

        免得走错路,耽误行程。

        最后,陈鸽进入一家当铺。

        他把系统背包里剩余的珠宝,悉数拿出来典当。

        翡翠玛瑙金镶玉,折价换来六十二两银子。

        加上先前剩余,有近百两之多。

        衣食住行人情打点,那样不要钱?

        原来那三四十两纹银,细细想来,恐怕有些不够。

        兑换金条有些麻烦,是自己考虑不周。

        进下个世界前,记得多兑换一些珠宝首饰。

        出了当铺,向南而行。

        各家店招彩旗高悬,几乎遮蔽了整个上空,颇有些种铜锣湾闹市区的感觉。

        沿途路过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围观者众多。

        陈鸽在外围停留片刻,大致明白了内里情况。

        说是东昌府的崔御史家丢了女儿,苦寻半年无果。

        这次来保定府公干,特此发布悬赏。

        要是谁能提供线索找到崔家小姐,必有重赏。

        后面是一些相貌特征,还有衣着的描述。

        听到这里,陈鸽牵马离开。

        他有要事在身,可没时间做这种支线。

        穿过一条大街,路过一座小桥,陈鸽继续前行。

        沿途旅客,逐渐变少。

        在街道右侧有个小乞丐,看起来颇为可怜。

        昨晚暴雨,地上泥泞未干。

        有孩童将泥巴抓成球块,投掷砸向那位乞儿。

        陈鸽路过多瞄了一眼,不禁暗自心惊。

        这女乞儿眼眶空空如也,眼珠不知哪儿去了。

        两个黑洞,着实骇人。

        那张脸如枯树皮一样,满是刀割火燎的痕迹。

        再仔细一看,这女乞儿十根手指少了三根,其余指头都有些溃烂。

        周身上下除了腰间一块脏兮兮的破布遮羞外,竟再无遮掩,颇为不雅。

        那孩童又砸了块泥球,令乞儿吃痛怪叫。

        她这一张口,才发现舌头被连根拔断,牙齿只有寥寥几颗。

        啧。

        这……

        这也太惨了吧!

        此情此景,让陈鸽都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他停下脚步,弯腰放了一贯铜钱。

        累累伤痕绝非天灾,而是人为所至。

        给太多,反倒害了她。

        如今时日尚早,乞儿还不会收摊。

        得先找个落脚点,回头再来盯梢。

        陈鸽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也知道世事万千皆不公,管不过来。

        可此人的遭遇,着实令他愤愤不平。

        如果就这样算了,兴许会影响以后的发挥。

        陈鸽很快,给自己找了个动手的理由。

        届时返回顺藤摸瓜,必能捉到幕后之人。

        只要计划缜密,远程操控灵傀宰便宰了,决计追查不到他的身上。

        似乎听到瓷碗里的响动,那女乞儿阿巴阿巴的叫唤着,不知何意。

        陈鸽摇头轻叹,转身离开。

        继续南行三百来米,街口有家装修典雅的客栈,客流量不小。

        今晚,就在这儿歇脚吧。

        见有客人在店门前停驻,小厮搓着手上前问道:

        “这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店。”

        陈鸽摸出许银钱,把缰绳递与小厮,吩咐喂上好的精饲料。

        “把马照看好了,多出的碎银算你的。”

        “谢客官赏赐,里面请。”

        陈鸽颔首以应,迈步入内。

        满堂宾客,好不热闹。

        他先找掌柜订好客房,进入房间换了套衣服。

        灵傀穿得是涿县购置的备用服饰,待会儿行动时可别撞衫了。

        做足准备后,陈鸽离开客栈,朝桥边走去。

        远远望去,女乞儿还跪在原地。

        他在临街的面汤铺坐下,点了碗哨子面,暗中观察。

        陈鸽来到这儿,就是想寻个视野开阔的好地方。

        两刻钟下来,面都凉了,还没吃完。

        邻座后方有位中年男人,同样如此。

        他点了一碗面,几乎没动过筷子。

        待陈鸽察觉到异样时,两者目光交错。

        这家伙从背后监视我,难不成是女乞儿的幕后头头?

        中年男人拳头紧攥,对视的眼中隐有怒色。

        奇怪。

        不是幕后头头吗,何故冲我发怒?

        陈鸽刻意观察,这中年男人跟他一样,也在留意着女乞儿的方向。

        其穿着雍容华贵,不似普通人家。

        这么一个有钱人,根本不缺乞丐讨来的钱吧。

        莫非,是误会了?

        陈鸽思忖片刻,眼珠一转。

        他端起半碗凉了的面,径直坐到对方桌前:

        “你等在这儿,是为了那女乞儿吧。”

        中年男人双眼死死盯住他,默不作声。

        见此情景,陈鸽心中更加确信,脱口道:

        “别慌,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中年男人闻言眼神略松,可还是不说话。

        陈鸽见难以取得对方信任,解释道:

        “我是前往广平府探亲的游子,今天目睹乞儿惨状,愤慨不已。

        寻得落脚处后,便回到此处盯梢。

        寄希望于能顺藤摸瓜,捉到幕后贼人。

        此事颇具风险。兄台不必涉险,让我处理即可。”

        他这般说是怕突然冒出一个猪队友,打断既定计划。

        明明可以单独解决的事情,没必要横生枝节。

        正说着,有三个乞丐朝女乞儿走去。

        陈鸽眼神一亮。

        来了!

        ……

        本章培(p)养(y):

        我为谪仙人《我是传奇boss》,两百万字游戏爽文,两大管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