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33 挫骨扬灰

033 挫骨扬灰

        陈鸽的行动看似冲动,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白衣女鬼的视野没落到自己身上,显然是看不见。

        敛气术说到底,只是隐藏自己的呼吸。

        离得太近,还是会被察觉到的。

        白衣女鬼出言劝阻,反倒受伤遁走。

        从丧服女鬼蛮横的态度来看,不会再有其他帮凶。

        也就是说,只要击杀眼前恶鬼,再处理掉白衣女鬼就完事了。

        对方有实体,这是个好消息。

        灵傀是钛合金材质,不惧普通钢铁。

        就算丧服女鬼刀枪不入,也能碰一碰。

        前些时日,王老道对灵傀做出评价。

        非人非鬼,非仙非妖,虽无法力,却有灵智。

        看似在说特殊性,实则不然。

        灵傀有灵体承载,区别于一般傀儡。

        可攻击实体,也可攻击鬼怪。

        在灵傀发难的同时,陈鸽摸出了崂山诛邪符。

        鉴于鬼怪可能藏有底牌,要随时提防对方突兀消失,从身后进行攻击。

        丧服女鬼察觉异样,反应极快。

        见有人偷袭,竟毫不心怯,挥爪反击。

        “嗤啦~”

        一阵短暂的划金属噪音后,女鬼惨嚎。

        她指甲断裂,流出恶心的乌血。

        显然,是灵傀更硬。

        陈鸽操作傀儡欺身,不给对方一点儿喘息的机会。

        “砰!”

        捉住女鬼脑袋,直接摁倒在地,骑跨在身上。

        沙包大的钛合金拳头,朝脸上招呼。

        “啊~”

        丧服女鬼哀嚎连连,使用利爪反击,可惜徒劳无功。

        她没有遁走的术法,不断扭动身子,被全面压制。

        灵傀一阵爆锤,把女鬼砸得稀巴烂,黑血四溅。

        随后拖到远处,避免危及书生和行脚商。

        陈鸽继续物理超度,没有收手的意思。

        既是鬼怪,哪有这么容易死?

        他捡起燃烧的小木棍,递给灵傀,直接戳到女鬼的衣服上。

        纱裙被点燃,火势愈演愈烈。

        没了声响的女鬼,竟再度发出惨嚎。

        “呃啊!大人饶命啊!求求你,放了我吧!”

        呵,还想装死?

        火势迅猛,很快席卷了灵傀身上的衣物。

        钛合金的熔点在1700度左右,寻常火焰是达不到的。

        两团火人,在大殿内熊熊燃烧。

        女鬼拼命反抗,却难以脱身。

        灵傀在体重和力道方面,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嗯?”

        瞥见女鬼腰间的半块玉佩,陈鸽不由得一怔。

        这玩意儿,不是王老道的东西吗?

        一股不详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你这玉佩哪儿的?”

        “啊……好疼啊……快放开我……”

        “回答我,这玉佩哪儿来的!”

        “捡……捡的。”

        女鬼声音嘶哑,像是要撑不住了。

        陈鸽可不信她的鬼话,怒斥道:

        “说,你把老道怎么样了?”

        女鬼兀得目露凶光,剜了陈鸽一眼。

        她扭转身子想要突袭,可惜被灵傀死死摁住。

        有时候沉默,也是种回答。

        “草!”

        灵傀陡然发力,将女鬼摁在地上反复摩擦。

        “告诉我,他的尸体在哪儿!”

        被暴锤的女鬼,艰难的发出笑声:

        “嘿,在……在我肚子里呢。”

        “特么的!”

        灵傀化拳为指,直插大脑。

        女鬼登时两眼翻白,身子剧烈抖动。

        她的胯下,竟多出一根长约两米的卷曲尾巴。

        整个身体,迅速变化成一头硕大的老鼠。

        庙内很快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弥散着烧熟的肉香。

        灵傀仍不肯作罢,强行撕扯开老鼠精的腹腔。

        倪见蓝色道袍一角,陈鸽蹙着眉头,心情极差。

        长时间的焚烧,令老鼠精的尸体逐渐蜷缩。

        良久,他操纵灵傀,开始清理现场。

        骨碎成渣,肉锤成泥。

        残余的渣滓扬向庙外,被雨水迅速冲刷干净。

        焚烧太过耗时,效率低下。

        等返回诸天时空,最好买点化尸水。

        再不济,强酸性化工原料也行。

        石板上那团焦黑痕迹,还有被熏的房梁,都是没法处理掉的。

        待陈鸽清理完现场,白衣女鬼飘进庙中。

        亲眼见到鼠精伏诛,令她激动的跪倒在地:

        “公子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

        话还没说完,白衣女鬼面色大骇。

        陈鸽由于被动天赋面色平静,内心却极为不爽。

        他掏出崂山破邪符,摆出攻击姿态!

        白衣女鬼咬牙,迅速后撤。

        很快飘出庙宇,不见踪影。

        十余个呼吸后,白衣女鬼出现在后院。

        对于陈鸽的态度,她很难理解。

        这一点,可能跟以往的身世经历有关。

        白衣女鬼生前是广平府薛员外之女薛小小,天生丽质。

        途径此处时遭山贼劫道,为保贞洁,自戕而亡。

        死后阴魂不散,附身于一画卷中。

        方才被陈鸽挫骨扬灰的,便是此地修行数百年的竹鼠精。

        也不知道从那里得来的邪法,修行之后,竟然能不惧符箓和道术。

        机缘巧合下,竹鼠精得到画卷。

        以精血设下结界,胁迫薛小小迷晕路人,吸取元阳。

        碰上不知好歹的道士,就直接撕碎吞掉。

        不论生前,还是死后。

        薛小小见过的男人,哪一个对她不是呵护备至,疼爱有加?

        说直白点,就是被舔惯了。

        女神高冷时,没有一只舔狗是无辜的。

        陈鸽对女人没有性趣,对女鬼同样如此。

        所作所为让薛小小觉得不解风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今竹鼠精毙命,结界自破。

        她一挥衣袖,回洞穴取画卷去了。

        ……

        这场暴雨下了一晚上,待天色见亮终于停歇。

        山路泥泞,有些不太好走。

        陈鸽本体有些乏了,伸了个懒腰。

        他唤出灵傀代驾,骑马离开。

        约七八点的样子,庙里的三人醒了过来。

        张生跟李生面色虚弱,像是过度劳累之后,身体被掏空。

        行脚商年约四十,有些昏昏沉沉的。

        见两位书生面色惨白,他面色惊慌。

        迅速检查自身后,并未察觉到异样。

        行脚商瞥了眼地上的一片焦黑,眼神意动。

        竟然直接对着石台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

        “老丈,你在做什么?”

        “昨晚要不是仙人庇护,你们怕是死在这儿了!”

        两位书生面面相觑,感受到身体的羸弱,面色难堪。

        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他们对着石台磕了几个响头。

        戴面具的人和黑马,早已不见踪影。

        张生李生不愿久留,匆匆离开。

        行脚商挑着扁担,速度要慢上些许。

        待他走出破庙,忽而脚步一顿。

        “嗯?”

        昨晚赶来避雨时,没看到这里有座坟包呀。

        土堆上,还摆有一大束野花。

        露水未干,像是放上去没多久。

        联想到昨夜撞鬼之事,行脚商心有戚戚,逃似的离开了。

        ……

        本章培(p)养(y):

        橘子伯爵《最初的寻道者》,希望能反向奶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