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32 吸阳吸下(求推荐票)

032 吸阳吸下(求推荐票)

        (ps:上试水推了,推荐票和投资都整一个呗!)

        那女子面容姣好,约莫十八九岁,正是合法的年纪。

        臂如莲藕,指如玉葱,让人有种想要呵护疼爱的感觉。

        冲进庙里的她黑发散乱,显得有些狼狈。

        白色衣衫湿透,隐约可见亵衣边角。

        女子手持纸伞,护住身前春光。

        这种楚楚可怜的俏佳人,对书生有着致命的吸引。

        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两位书生对视一眼,很快读懂彼此眼中的意味。

        他们从箱笼中翻出火折子和火石,还有几块两指宽的木柴,开始摩擦生火。

        趁此间隙,陈鸽取出蓝瓷瓶。

        他偷偷抹上牛眼泪,朝那女子望去。

        只见她还是那般娇俏模样,只是身体显得有些透明。

        果然是鬼!

        陈鸽虚眯着眼,按兵不动。

        这女鬼见到四个活人都不肯走,要么实力强横,要么另有帮凶。

        外面雨这么大,山路泥泞湿滑,骑马怕是跑不远。

        不如假意休憩,引得女鬼靠近。

        使用灵傀发动偷袭,探探底细。

        倘若无效,可佯装无计可施,惊慌逃窜。

        待骗得女鬼近身,再用崂山道符猝然发难!

        “呼呼~”

        两位书生,终于点燃了木料。

        短短一两分钟,陈鸽已经想出了四套方案应对。

        那雀跃的火苗,泛起温暖的光。

        书生笑脸吟吟走上前去,拱手邀约道:

        “姑娘,不如过来暖暖身子。夜晚风寒,可别着凉了。”

        这人虽有礼数,却不似生死之交宁采臣那般儒雅,显得很油腻。

        女子轻咬朱唇,似有些挣扎,摇了摇头:

        “两位公子,不必了。”

        她环绕一圈,在陈鸽身上的视野多停留了片刻。

        很快,女子‘发现’了石台后的走廊。

        犹豫片刻后,她走了进去。

        行脚商看向不再焦躁的黑马,布满皱纹的脸上很是焦虑。

        他同样察觉到,这女人有古怪。

        见女鬼去了后院小屋,陈鸽坐在原地,没有动弹。

        他还在脑海中推演,务必补全每一个细节。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一位瘦削的书生抓耳挠腮,心里痒痒的。

        几分钟后,他拉了拉同伴的衣袖:

        “张生,不如随我同去,打听下这小娘子是谁家闺女?”

        “李生,深夜叨扰,非君子所为。”

        “呵,别扯什么圣贤之道。”

        书生冷哼一声,有些不怒而威:“怎么,难不成你看上她了?”

        “小生绝无此意,李生莫要误会。”

        张生急忙撇清关系,一拱手,彩虹屁信手拈来:

        “暴雨倾盆,庙宇相逢,必是老天爷赐予的缘分.

        李生与姑娘郎才女貌十分般配,乃天造地设的一对!”

        “嘿嘿,张兄此言深得我心呐。”

        眼见那书生要去后院寻人,行脚商出言阻拦:

        “公子,请留步。”

        李生一听就不乐意了,板着脸问道:

        “老丈,我寻小娘子探寻家世,与你何干?”

        行脚商没把书生不恭敬的态度放在心上,继续劝道:

        “这姑娘手指白净,一看就不像做粗活的人。”

        “不错,那又如何?”

        “她要是大户人家,行于荒郊野岭的,身边怎会没个仆从?”

        听到这里,李生蹙着眉头。

        那颗被美色迷惑的心冷静下来,智商重新占领了高地。

        嘶~

        老丈言之有理。

        若是大户人家的闺女,如此年轻貌美,身边怎会没个丫鬟奴仆伺候?

        他站在石台边缘,遥望逼仄的走廊尽头,心怀不甘。

        万一是姑娘没带仆人,岂不是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做着激烈的挣扎。

        “时光如河,浮生为鱼,在暗流湍急中相会。李生若是跟姑娘有缘,日后必能相见。”

        经不住张生和行脚商的劝阻,书生打消了夜访美娇娘的念头。

        陈鸽坐在角落,眯眼假寐。

        外面雨势很大,行路艰难。

        他跟这些人非亲非故,没必要告知真相。

        如果他们的死能让鬼怪放松警惕,换来一个陈鸽偷袭的机会。

        为了生,他不介意这样做。

        行走诸天,最重要的是安全。

        庙外的暴雨下了许久,仍不见停歇的架势。

        夜色如墨,仿若噬人野兽。

        三人商议之后,决定轮流值守。

        见陈鸽‘熟睡’,并没有过来叨扰。

        出门在外还戴着一副黑面具,让他们不敢轻易招惹。

        值守刚开始还好,留心观察四周。

        可轮流几波不见异样后,逐渐有些松懈。

        李生和行脚商躺在地上合衣而眠,发出轻微的鼾声。

        张生借着火光捧书夜读,旁边摆放着随身的辟邪物件。

        荒山没有打更人,不知准确时间。

        估计,应该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

        陈鸽重新擦过牛眼泪,瞧得真切。

        从破开的窗户纸中,涌进一股缥缈的白烟。

        那烟雾像有意识似的,飘向张生。

        后者很快有了困意,栽倒在地。

        迷香?

        陈鸽脱离视线数秒,自动激活初级敛气术,降低自身存在感。

        如今没有破解的手段,烟雾要是过来了,必须提前行动。

        奇怪的是,白烟让黑马栽倒后便自行消散了。

        陈鸽见状,眼睛眯成一条缝。

        难不成使用初级敛气术,女鬼看不见我?

        “嗤啦~”

        思忖间,木门发出酸牙的声响,一团人影进入庙门。

        书生恍若未觉,像睡死了一样。

        借着微弱的火光,躲在暗处的陈鸽瞧得分明。

        对方脸上戴着生丝面罩,身穿白色丧服。

        瞧这身段和打扮,像是个女人?

        体型比白衣女鬼高大,想必是她的帮凶!

        她先来到李生跟前,伏低身子,用嘴去嗅他的脸、腮、鼻、眉、额。

        完整的嗅完以后,对着书生呼气。

        一团淡黄色的雾气,从李生口中溢出。

        女鬼像吸果冻一样,哧溜一声将其吞入口中。

        阳气?

        陈鸽留意到,女鬼完全不惧辟邪物件。

        她踩在书生身上没有直接穿过,确认有实体。

        吸完以后,女鬼把目标转向张生。

        陈鸽神经紧绷,考虑着最佳出手时机和后续应对方案。

        书生吸完,该轮到行脚商了。

        正在此时,白衣女鬼穿过庙门,进入大殿。

        她暗自朝黑马的方位瞥了一眼,跪地乞求道:

        “这老丈被吸就没多少时日了,您行行好,放过他吧。”

        “滚开!”

        白衣女鬼吃了一爪,惊叫着飞出大殿。

        登时穿墙而出,再也不见踪迹。

        “不自量力。”

        丧服女鬼冷嘲一句,来到行脚商身边。

        她伏低身子,开始嗅对方的脸颊。

        陈鸽神经紧绷,尽量在不暴露的情况下靠近。

        瞬间放出傀儡的最远攻击距离,是十米。

        倏然,灵傀猝然现身,发动袭击。

        去你马的安全。

        受死!

        ……

        涿西南八十里,有一庙宇。豪雨滂沱,借宿于此。夜深,见一妇人入室。生绢抹额,爪如豺狼。俯近榻前,遍吹卧客者三。--《鸽游记·涿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