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30 伏狐

030 伏狐

        那游方郎中年近五旬,身背箱笼,手执铜铃,腰别葫芦。

        看打扮像郎中,内里却穿了件蓝色道袍。

        他仰头呼喊,宣称能伏鬼狐,包治百病。

        声音极大,引得孟府仆人前来驱赶。

        可郎中站在原地,楞是不动。

        孟太史得知消息后,很快赶了出来。

        若此人真有本事,或许能解决心头之患。

        见两人开始交谈,陈鸽装作漫不经心地走过。

        游方郎中放低箱笼,从中取出一本泛黄书籍。

        那孟太史几欲伸手,却不料对方往回一缩。

        郎中咧嘴笑笑,左手比了个五的手势。

        “五两?好说好说。”

        “不,是五十两。”

        孟太史家境殷实,加上伏狐心切,并不还价。

        他唤来仆人,取来足额纹银,交予对方。

        郎中收了钱财,顿时喜笑颜开。

        他从怀中摸出一青色瓷瓶,倒出两粒褐色药丸,督促道:

        “公子把药服了,研习此法。今日之内,必除狐祟。”

        孟太史纵欲过度,面容枯槁,深受狐魅所害。

        当下竟不迟疑,心头一横,抓起药丸吞入口中。

        陈鸽走到近侧,见郎中递予书籍,不禁面色古怪。

        泛黄书封上,竟印有‘房中术’三个大字。

        嘶~

        孟太史服药后,脸色很快红润起来。

        他长吐一口浊气,发出舒服的声音:

        “啊♂~”

        察觉到病体好转,孟太史十分感激。

        他施了一礼,想留郎中到府上吃饭。

        见对方百般推辞,只好拱手再拜,打道回府。

        围观百姓见无事发生,自觉散了。

        那游方郎中背起箱笼,准备离开。

        陈鸽几步上前,拱手道:

        “老先生请留步,我有一事相求。”

        那郎中瞥了他一眼,笑道:

        “公子并未染恙,所求何事?”

        陈鸽再施一礼,脱口道:

        “老先生肯定是能看到狐妖,才会登门自荐的吧?”

        郎中摘下葫芦,抿了一口,并不作答。

        陈鸽清了清嗓子,继续问道:

        “我想学会如何辨别鬼狐,老先生能否教我?”

        “哈。”对方讪笑一声,摇了摇头:“公子说笑了,老朽不过一介郎中……”

        话还没说完,他目光诧异,偏头看向陈鸽身后。

        灵傀陡然现身,又瞬间消失于眼界中,令郎中颇感惊讶。

        那衣着,跟眼前之人一模一样。

        “这……这……”

        见郎中被吸引到,陈鸽及时发出邀请:

        “老先生,可否借一部说话。”

        之前捕捉辛九娘时,他就察觉到狐女对灵傀颇为畏惧。

        个中原因,尚不可知。

        这位游方郎中有两把刷子,兴许能解惑答疑。

        既然对方酒不离身,不妨投其所好。

        想到这里,陈鸽转身往酒肆走去。

        谁知郎中从后拉住他,直接拽到孟府旁的巷道中。

        相较于美酒,他对灵傀更感兴趣:

        “公子,方才那是何物,可否再展示一遍?”

        陈鸽点点头,呼唤出傀儡。

        游方郎中围着灵傀绕了好几圈,啧啧称奇:

        “非人非鬼,非仙非妖,虽无法力,却有灵智。

        老朽生平闻所未闻,如今得见,真是开眼呐!”

        陈鸽默默记下这句描述,把灵傀收了起来,笑道:

        “老先生谬赞,实不相瞒,这是仙家所赐宝具。”

        来源自然是杜撰的,不必解释太清楚。

        有时候语焉不详,反倒令人信服。

        “原来如此。”

        “现在呢,能否教我如何分辨鬼怪?”

        陈鸽没问郎中一身法术,究竟师承何处。

        他在当前世界滞留的时间有限,走正规渠道学习太慢了。

        暂且不论,郎中到底收不收徒。

        即便收了,依他今日表现,跟自己的修炼体系也不兼容。

        妖术幻术,是当下寻觅的手段。

        万一结算得到,也不失为一种对敌手段。

        郎中微眯着眼,认真打量了一番陈鸽。

        随后取下箱笼,翻出蓝色瓷瓶递了过来。

        陈鸽接过,左右看了看。

        上面没有标签和说明书,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这是……”

        郎中咧嘴露出缺牙,取出葫芦咕噜噜灌上一口:

        “牛眼泪。”

        “牛眼泪?”

        “不错,涂抹在眼皮上,有分辨妖魔鬼怪之能。”

        郎中重新背上箱笼,扬起葫芦笑道:

        “今日相遇,说明你我有缘。这物……便送你吧。”

        “那可不行。”

        中国古代的礼仪,素来如此。

        别人说不要,不能傻乎乎的真信了。

        收不收,是郎中的选择。

        给不给,是个人的态度。

        陈鸽深谙此道,取出装有银两的钱袋,双手奉上:

        “老先生的东西,岂能白拿?”

        见对方执意付钱,郎中笑眯眯的。

        他把葫芦别在腰间,没有一点儿接过钱袋的意思。

        陈鸽见状,再次劝道:

        “权当晚辈孝敬您的酒钱,如何?”

        这种习俗,跟发红包送礼一样。

        我给,你不要。

        我再给,你不要。

        我继续给,你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这种流传数年的假正经礼仪,真是一言难尽。

        见话说到这个份上,郎中不好推辞。

        便伸进钱袋中,象征性的取了十两纹银出来。

        随后,他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递了过来。

        黄纸打底,朱砂勾符,完全看不懂纹路写得什么。

        可那上面,分明闪烁着微微的光。

        陈鸽听到脑海中的提示,眼皮猛跳。

        敢情这玩意儿,还是可以带走的装备呀!

        【名称】:崂山诛邪符

        【品质】:高级(辅助类)

        【介绍】:崂山金道人制造,九品符箓。

        【效果】:释放后,可对妖魔鬼怪造成较大伤害。

        【备注】:世间最可怖的是鬼吗?不,是人心。

        崂山,可不是普通的地方。

        传闻是人世间的修仙门派,更有相关故事。

        据此推测,如今身处的恐怕就是聊斋世界。

        兑换银两的首饰没花多少点数,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高级符箓就算用不了,回去也能寄售。

        这波不亏!

        陈鸽拱手道谢,执意宴请。

        先把这郎中褥干净了,再走不迟。

        他还是跟之前一样,刚开始拒不答应。

        经过三番两次的邀请后,还是一道前往酒肆。

        推杯换盏间,两人逐渐熟络了起来。

        游方郎中姓王,幼时拜入崂山修道。

        因触犯门规,被逐出山门。

        后来在中原四处云游,至今已有十余载。

        陈鸽把酒满上,忍不住问询孟府的事情。

        王老道兴致极高,倒豆子似的吐露出来。

        那狐妾修行纳阳补阴之术,丝毫不知节制。

        孟太史予取予求,身子缓不过来,导致日渐消瘦。

        恰逢中秋月圆夜临近,正是修行此术最虚弱的时刻。

        王老道让孟太史服用了回春丸,再搭配上房中秘术。

        可在欢好时反补阳气,榨干妖力,以绝后患。

        听到这里,陈鸽恍然大悟,原来是以毒攻毒的法子。

        王老道眼中有几分醉意,看向他促狭一笑:

        “陈生若有邪欲,不妨指头儿告了消乏。”

        ……

        “太史延之入,投以药,则房中术也。促令服讫,人与狐交,锐不可当。狐辟易,哀而求罢;不听,进益勇。狐展转营脱,苦不得去。移时无声,视之,现狐形而毙矣。”--节选自《聊斋志异卷五·伏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