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29 狐女

029 狐女

        兰若寺,是指没有官府登记的黑寺庙。

        陈鸽没有研究过,只是对这词有些敏感,勾起些许回忆。

        这里是倩女幽魂的电影世界?

        亦或是范围更大的聊斋世界?

        陈鸽的强化灵傀,只做过基础战斗模拟测试。

        没跟妖怪实战过,尚无百分之九十九战胜的把握。

        后续有机会,在确保自身安危的情况下,得找低级女鬼练练手。

        思忖间,小厮返回。

        他端来菜肴放在桌上,轻鞠一躬:

        “客官您慢用,我忙完就过来。”

        “嗯。”

        陈鸽低头看向客栈的招牌菜,好生无语。

        这些菜以前吃过,比眼前这盘味道好多了。

        哎,没有调味品,不该抱有太大期望啊。

        片刻后,小厮去而复返。

        陈鸽从他口中,打探到更多消息。

        目前身处的世界,是大明王朝。

        可是皇帝不姓朱,跟他记忆中的大明对不上号。

        综合诸多信息,聊斋世界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也可能是平行世界。

        毕竟诸天万界,有相似的并不稀奇。

        大不了多待上几天,自然心中有数。

        在此处定好客房,陈鸽便出门了。

        据小厮介绍,那位医治张三的游方郎中,腰间挂个酒葫芦。

        他近期在涿县附近出没,许多百姓都亲眼看到过。

        陈鸽离开客栈,准备打探对方的落脚处。

        希望接触以后,能获取更多线索。

        在此之前,他先前往集市的裁缝铺。

        根据自己的体型,购买了三套一模一样的成衣裤。

        一套自己穿,一套灵傀穿,一套备用。

        陈鸽跟灵傀之间,体型相当。

        如果用替身办事,服饰方面肯定要统一,免得露出马脚。

        陈鸽的精神力不够,无法操纵灵傀说话。

        倘若接下来遇到其他行走,切记谨言慎行。

        多说,多错。

        现在点数稀缺,没有购买「仿真皮肤」。

        要是被其他行走看到灵傀的脸,一下就暴露了。

        因此,除了衣裤之外,面具和首饰也要配套。

        购买齐全后,陈鸽走进一条无人窄巷。

        唤出灵傀,穿上衣物,戴上面具。

        回收,再放出。

        衣服和面具,并没有因此消失。

        陈鸽满意的点点头,换上同样的衣物,便于混淆视听。

        结算时翻牌所得物品天赋和技能,大概率跟接触的有关。

        通过这点逆向推导,就能得出结论。

        如果陈鸽前往金华城,参与倩女幽魂的剧情。

        有机会得到燕赤霞的符箓,还有可以诛邪的剑术。

        问题是,这些跟他的修炼体系不搭,学来无用。

        还不如多花些心思,找到其他契合的技能。

        离开窄巷,陈鸽在街上四处打探。

        百姓们大多只是听闻,并不知道游方郎中的具体住址。

        “当当当~”

        行至城门处,忽而有人敲锣呐喊。

        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骑马入城,引来不少人围观。

        “孟太史回来了!”

        孟太史,不是男人的姓名。

        古代为表尊敬,有时会以姓加官职来称呼。

        此人姓孟,官拜太史,属于修复历史的文员。

        见现场百姓颇为热情,想必孟家在当地声望不小。

        孟太史脸若白纸,左手扶腰,看起来病恹恹的。

        有家仆在前牵引缰绳,往府邸赶去。

        陈鸽见他扶住马背频频回头,似乎在警惕着什么。

        便顺着对方的视线,很快发现端倪。

        不远处有只棕色的小动物,在黑色砖瓦搭砌的屋顶间跳跃。

        狐狸?

        莫非是狐妖?

        倘若这里真是聊斋世界,狐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陈鸽对女人不感兴趣,对狐妖同样如此。

        但如果能从它们身上学到些许幻术,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无论是用来进攻还是防守,都是不错的术法。

        敲定注意,他暗中尾随孟长史。

        那头棕毛狐在房屋上旋转跳跃,一路跟到孟府。

        见孟长史进入府邸,便在附近的屋顶上歇息。

        它伸出软舌,舔舐着毛发。

        确定狐狸方位,陈鸽没有着急动手。

        他先去了趟集市,购买抓捕工具。

        返回孟府,陈鸽分析好站位以后,放出灵傀。

        傀儡手持渔网,趁狐不备,从身后骤然发难。

        它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一跃直奔房顶。

        棕狐很快察觉,撒腿便跑。

        可惜速度比不过灵傀,很快被逼下房梁。

        陈鸽在此等候多时,手持渔网,使出迅影冲刺。

        狐避闪不及,登时罩入期间。

        灵傀迅速下房,与陈鸽合力将其擒下。

        眼见挣脱不开,棕狐体表竟溢出一股白烟。

        烟雾散尽,一位身穿棕衣的妙龄少女出现在渔网之中。

        细细的网格束缚着身段,散发着别样的韵味。

        这要是加入料酒去腥,打去浮漂,大火烹煮……咳咳。

        “大人!大人饶命呐!”

        狐女在网中扑腾,对着戴面具的灵傀不断讨饶。

        兴许在她眼里,它比人类更强。

        操控灵傀制伏狐女后,陈鸽质问道:

        “你为什么跟踪孟太史?”

        见灵傀默不作声,狐女把目光投了过来,解释道:

        “小女乃孟郎妾室,日夜常伴左右。近日夫君归乡,小女忧其安危,故暗中尾随。”

        这番辩解,陈鸽不知有几分真假。

        瞧孟长史那肾虚样,多半是索求无度,跑回家里躲炮来了。

        人家小两口的事儿,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干涉。

        陈鸽这次抓住狐女,其实另有打算:

        “问你些事情,如实作答就放了你。”

        “既如此,大人问便是。”

        “如果我想修习幻术遁术,可有推荐的去处?”

        狐妖微微一怔,似在思索。

        八九个呼吸后,才脱口答道:

        “大人可持信物,前往广平府寻小女家人,自当倾囊相授。”

        说罢,狐妖在渔网中碾转。

        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拔下三根棕色毛发放在地上。

        “你不能教吗?”

        “小女道行粗浅,恐难当此任。”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等我到了广平府,总得跟他们说说来龙去脉吧。”

        “小女姓辛,在家排行老九。”

        辛家?

        莫非是辛十四娘?

        陈鸽以前看过几集聊斋电视剧,对这号人物有些印象:

        “你十四妹,是否痴迷修道?”

        “呀,大人你认识她?”

        “有所耳闻罢了,改日再登门拜访。行了,你走吧。”

        陈鸽没再为难,操控灵傀后撤。

        辛九娘从渔网中挣脱,感谢道:

        “谢大人不杀之恩,小女没齿难忘。”

        陈鸽摆摆手,示意狐女退下。

        辛九娘迅速逃走,很快消失于巷道中。

        陈鸽收回灵傀,从另一侧离开。

        地上那三根棕色毛发,他压根儿没想过拾取。

        方才运用胁迫手段,陈鸽心里还是很有逼数的。

        没报复就不错啦,还真指望狐女指教?

        下一站,决定是广平府了。

        只要操作得当,也许能从辛十四娘身上免费学习到幻术。

        陈鸽走出巷道,行至大街。

        忽而停下脚步,双眼微眯。

        巧了。

        那位腰挂葫芦的游方郎中,正站在孟府门前。

        他大声吆喝,手里摇着个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