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23 雨幕(四更求票求收藏)

023 雨幕(四更求票求收藏)

        陈鸽走上台阶,像是毫不在意暗处的盯梢。

        他来到大厅前,把装满礼金的信封放到桌上。

        8888元,图个吉利。

        陈永仁瞥了一眼,并未拆开。

        他让李心儿帮忙照看,说去上个厕所。

        两人见面,相顾无言。

        十分默契的进入大堂,步入同一座电梯。

        陈永仁摁下顶楼的按钮,电梯门缓缓关闭。

        “今后,有什么打算?”

        陈鸽毫不避讳,如实作答:

        “准备回去了。”

        “也好。”陈永仁自顾自的点点头:“留下来,终究会碰上麻烦。”

        陈鸽自然明白他在说什么,并不接话。

        气氛,有些尴尬。

        当电梯抵达十二层时,陈永仁偏头问道:

        “你叫什么?”

        “嗯?”

        “你的贺礼我都收了,知道你的名字,不过分吧?”

        陈鸽低眉,瞥了眼还在淌水的伞,笑道:

        “你就叫我雨吧。”

        “靠,这么老土?”

        半年前,沈澄于码头一战暴露了大陆公安的身份。

        当时陈永仁问其名字,那家伙自称影子,引得他嗤之以鼻。

        如今又来这套,是断然不能接受的:

        “都要返大陆了,就不能让我留个念想?”

        “哈哈。”

        陈鸽闻言,顿时乐得笑出声:

        “你都不当卧底,回去继承千万家产了,还要什么念想?”

        “”

        见陈永仁颇为正经的模样,陈鸽没再打趣:

        “陈鸽。”

        “那个歌?”

        “咕咕叫的鸽。”

        “和平鸽嘛,我懂。”

        他先是笑了笑,旋即伸出手,郑重地自我介绍道:“陈永仁。”

        “哇,有必要这么正式吗?”

        陈鸽嘴里嫌弃,身体却很诚实。

        他伸出手,跟陈永仁握在一起。

        相握的手,对视的眼,竟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电梯显示楼层的数字,越来越大。

        山水相逢,终有离别的一天。

        “顶楼有直升机,已经替你安排好了,直接回大陆吧。”

        陈鸽来赴宴之前,就做好准备。

        会在分别以后,直接申请脱离。

        面对陈永仁的这番好意,他没有拒绝,点头微笑:

        “好。”

        很快,电梯抵达顶层。

        “叮。”

        门,缓缓打开。

        陈永仁叹了一口气,拍了下陈鸽的肩膀:

        “保重啊,朋友。”

        “你也是。”

        男人之间不必有太多话语,门在两人视线中缓缓关闭。

        陈永仁眼神松动,摁下一楼的按钮。

        电梯逐渐下沉,像是从人间,坠入无间炼狱。

        “叮。”

        电梯门,开了。

        “婚礼都要开始啦,你在这里做什么呀?”

        陈永仁刚到大厅,就被人匆匆拉走。

        半岛酒店五楼大厅,司仪登台。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播放,场间宾客很快安静下来。

        两位花童一男一女,分别手持小捧花和戒枕。

        在她们身后,是身穿黑色西装的陈永仁和白色婚纱的李心儿。

        略带镂空的设计和长长的裙摆,别有一番韵味。

        夫妻二人走到台上,向来宾鞠躬。

        场下左边,是梁警司与重案组的张警员等人。

        他们事务繁忙,吃不了多久就会返署工作。

        随着登台完毕,婚礼进行曲戛然而止。

        陈永仁没有家人,证婚人由李心儿的母亲担任。

        司仪致辞后,李母致证婚词,开始入席。

        接下来就到了交换婚戒,亲吻新娘的环节。

        陈永仁盯着貌美的李心儿,心中生出强烈的责任感。

        他不再是担心受怕的古惑仔,而是一个崭新家庭的顶梁柱。

        这对俊男靓女,得到了在场所有宾客的祝福。

        拥吻之时,掌声雷动。

        经过各种略显繁琐的婚庆步骤后,新郎新娘致答谢词,宣布可以用餐了。

        “阿仁,我敬你一杯。”

        “我也敬你一杯!”

        推杯换盏间,陈永仁有些恍惚。

        他仿佛回到了卧底的那段时光,心里空荡荡的。

        “老公,你还好吗?”

        李心儿关心的问询,让陈永仁心里暖暖的,涨涨的。

        今后,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三小时后,西九龙监狱。

        暴雨滂沱,砸在屋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一滴透明液体,诡异地飞进监牢。

        它几乎贴着天花板而行,穿过层层警哨。

        噗通。

        某间牢房内,发出沉重的闷响。

        狱警打了个哈欠,走到房门前一瞧,登时面色大骇。

        住在里面的刘建明,竟然倒在一片血泊中。

        他的下颚不断淌血,整个人发出虚弱的声音。

        “丢!”

        狱警暗骂一声,忙吹响口哨,呼唤同僚前来查看。

        好端端的,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确认囚犯伤重后,他们立刻联络监狱医疗站前来救援。

        忙活了好一阵子,才把刘建明送走。

        噗通。

        还没来得及歇息,另一间牢房内同样传出闷响。

        关押在此处的前任警员林国平,倒在硬木床上,眉心破了一个大洞。

        潺潺血液奔流而出,顺着染红的床单一滴一滴的落下。

        四小时后。

        半岛酒店的顶层,突兀出现一道人影。

        簌簌的雨滴飘落,那人影随之变得透明无比。

        流动的液体没有摁开通过电梯,而是直接顺楼而下。

        沿途的监控摄像头,什么都没拍到。

        透明液体行至五楼,这里的婚宴早已结束。

        服务员把餐盘收拾干净,厅内只有陈永仁夫妇在白桌布上数着礼金。

        这次婚礼开销巨大,两人没什么亲戚朋友,通过礼金是收不回本的。

        好在,陈永仁不差这点钱,亏不亏都无所谓。

        “阿仁,你喝多了。”

        “没我没喝多。”

        陈永仁卧底十年,为避免喝醉泄密,很少饮酒。

        今天是他第一次毫不顾忌,痛痛快快的畅饮。

        看了老公一眼,李心儿的眼中满是怜惜:

        “我去讨碗醒酒汤,等我。”

        “嗯。”

        她踩着高跟鞋,迈步离开。

        大厅内,只剩下新郎一人。

        “嗖”

        倏然,一滴晶莹透明的液体闪过。

        陈永仁的瞳孔骤然变大,眉心深深内陷。

        仿佛遭受枪击似的,血如泉涌。

        噗通。

        都没哼出一声,便直接栽倒在地。

        殷红的鲜血喷出,染透了喜庆的红毯。

        确认陈永仁失去生命体征后,那团透明液体消失不见。

        一分钟后,它出现在楼顶的天台上。

        暴雨滂沱,这里早已没有人影。

        露天泳池旁的空间,忽而呈顺时针急速扭曲。

        一道带有电弧的蓝色传送门,突兀出现。

        它从液体中,取出某款酷似雷达的装置,扫了一眼。

        画面中央,有个逐渐变淡的红点。

        “老萧,我找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