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22 刚刚好(三更求票求收藏)

022 刚刚好(三更求票求收藏)

        陈永仁跟李心儿拍拖没几天,就厚颜无耻的住到女方家。

        返回家中,已是下午六点。

        陈永仁盯着墙上滴答的时钟,忽而心血来潮。

        他从冰箱里取出意大利面、牛排、番茄等食材,准备做饭。

        以前在韩琛手下懒散惯了,很少自己做东西吃。

        厨艺生疏不要紧,慢慢来嘛。

        算算时间,在她下班回来以前应该能赶得上。

        烹饪之后,他把牛排等食物摆盘放好。

        除了标配的红酒,还准备了很有仪式感的蜡烛。

        倏然,门外传来一阵掏钥匙的声音。

        陈永仁摸出打火机,忙把蜡烛点上。

        李心儿身穿驼色大衣,进门之后,在玄关处脱掉米色高跟鞋。

        仰头看见餐桌摇曳的烛光,她嫣然一笑,调侃道:

        “怎么,有求于我?”

        “没。”陈永仁抿嘴一笑:“我辞职了。”

        李心儿换上拖鞋,走了过来:

        “为什么不做差佬了?”

        “我也不知道。”

        陈永仁耸耸肩,招呼对方坐下:“或许系想过平凡的生活。”

        李心儿微微一笑,走到桌前。

        当她看到桌上的红色首饰盒时,不禁捂住嘴巴,有些惊讶。

        陈永仁挠着后脑勺,动作有些笨拙:

        “你看看,合不合适?”

        在认识陈鸽后的第二天,他就见过前任了。

        分别五年,对方已为人妻。

        女儿都四岁了,还有什么好牵挂的。

        只有经历过才更加明白,一万年太久,珍惜眼前人。

        李心儿取出戒指戴在无名指上,不大不小。

        她左看右看,藏不住眼里的欢喜:

        “阿仁,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陈永仁摇摇头,眼含深情:“不快不慢,刚刚好。”

        李心儿的眼眶有些温热,两人默默对视。

        空气中,有一种名为暧昧的氛围在发酵。

        陈永仁起身靠近,直接a了上去。

        (接下来是不能过审的部分,已略。)

        “讲真,阿仁。你婚期定这么急,是不是为了那个大陆人?”

        陈永仁躺在床上,背对着李心儿。

        见男友不答,她继续说道:

        “我听说他帮忙,破了不少案子……”

        陈永仁面带苦笑,转过身同女友坦诚相对:

        “他以前讲,很快就返大陆。我想在他走之前,再见上一面。”

        说完,他凑了过来,把李心儿搂在怀里:

        “我因为他提前婚期,你会怪我吗?”

        女友挣脱怀抱,凑到陈永仁的耳边。

        呼出的温热气息,让耳朵痒痒的:

        “不快不慢,刚刚好。”

        ……

        陈永仁每天都在打陈鸽的手机,可惜无人接听。

        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联系不上,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他知道,因为某些原因,对方不便现身。

        风平浪静的局势下,是汹涌的暗潮。

        可即便如此,陈永仁还是想见一面。

        他认可的朋友不多,就这样离别,总觉得很遗憾。

        得到女友的支持,陈永仁第二天发动了自己的资源优势。

        电视、广播、报纸争相报道两人婚讯,十分高调。

        婚期,定在本月月底。

        2002年12月31日。

        这是降临当前世界的,第46天。

        关掉电视,陈鸽把遥控板丢到沙发上。

        他做着扩胸运动,下到一楼锻炼。

        在逃离铜锣湾后,陈鸽打车几经辗转,步行来到了阿伟的住所。

        这里,是他刚到香港后的落脚点。

        由于阿伟跟同乡被抓,房间空了出来。

        周边没有邻居,地点非常隐蔽。

        要是用身份证开房的话,铁定会被查出来。

        陈鸽的任务是找出卧底的证据,没有要求抓捕和杀死。

        没想到布局之后,两人双双自尽。

        他有西九龙警署的内部管理权限,不必查看假新闻。

        上面那位,可真有些手段。

        事已至此,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三项历练完成,随时可以申请脱离。

        但是,陈鸽没有这么做。

        不出意外的话,脱离结算,点数肯定够了。

        为了生存,不能白白浪费后面的天数。

        这段时间,陈鸽通过网上的视频资料学习各国武学。

        包含泰拳、国术、空手道等,均涉猎一二。

        当然,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做不到精通。

        甚至连入门,都有些够呛。

        他这样做,是为了增加相关经验。

        以便今后对敌制敌时,能够派上用场。

        顶不顶用是一码事,总好过什么都不了解。

        客厅有冰箱,去附近市场采购一次食物能撑很多天。

        警方没有通缉他,外出不会有限制。

        那些想要调查他的人,都是暗中行事,能力有限。

        只需戴个口罩,很难辨别出来。

        陈鸽没心思到处乱晃,去拓展什么支线。

        自己有几斤几两,就做与实力相匹配的任务。

        命只有一条,任务是永远做不完的。

        要懂得知足,不要贪得无厌。

        陈鸽通过协助查卧底,从陈永仁手中得到几十万港币。

        自己留一些,看脱离世界后能不能带走。

        其他的钱,都给本体的四位同乡。

        坐牢是他们自己选错了,该罚。

        出狱以后,给个机会。

        用这笔钱做点小生意,不至于看人脸色,过着低三下四的日子。

        陈永仁联合媒体搞出这么大阵仗,目的昭然若揭。

        也罢,想见一面就见一面吧。

        好歹是他大喜的日子,总归得去一趟。

        完成所有历练后,如果不脱离,可以在当前世界待满六十天。

        他准备跟陈永仁见面以后,再离开这个世界。

        当前时代互联网尚不够普及,许多擂台对战资料画质模糊。

        早点回归,也可以做做测试。

        看看提前脱离,会不会影响结算的奖励。

        ……

        时间一晃,很快来到年末。

        两人的婚宴地址,定在九龙尖沙咀的半岛酒店。

        十四辆加长版幻影劳斯莱斯压阵,场面相当奢华。

        夫妻俩名声不显,请不来什么大人物。

        到场的多是陈永仁的警署同僚,还有李心儿的亲朋好友。

        天空没有放晴,飘起了2002年的最后一场雨。

        一辆出租车穿过雨幕,停在酒店外。

        陈鸽身穿西装,手持黑伞,走了出来。

        他与台阶上恭请来宾的陈永仁,遥遥相望。

        后者微微一怔,旋即双眼含笑,好似在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