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21 弃车

021 弃车

        “乓!”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杨锦荣开枪倒地

        红白之物溅射在办公桌上,染透了白色的纸张。

        好端端的,怎么就……

        陈永仁嘴里调侃的话,被硬生生的卡回喉咙里。

        他嘴唇阖动,一时间竟有些感伤。

        梁警司咬牙推门离开,呼叫重案组的人。

        之前被枪指着无法呼救,如今杨锦荣自杀,自然要迅速掌控局面。

        门外保安科的人员听到枪声,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见梁警司气呼呼的冲出来,有些摸不着头脑。

        直到重案组成员接到命令,将他们团团包围时,才有人意识到不妙。

        几人推开房门,见到长官的尸体后瞠目结舌。

        瑞贝卡坐在椅子上,像是脱水的茄子。

        她双眼无神,彻底放弃了抵抗。

        陈永仁则是扶额走出房间,想找人包扎一下。

        资料还没送到警署就畏罪自杀,侧面说明了证据的真实性。

        有手下撑腰,梁警司顿时有了底气。

        今日,他必肃清所有卧底,重振警队雄风。

        “张警官盯住他们,其他人,跟我来!”

        “yes,sir!”

        随着梁警司的振臂一呼,重案组成员紧跟其后。

        ……

        西九龙警署,某办公室。

        陈警司站在全身镜前,盯着镜中的自己。

        他抬手十分认真的整理衣着,不留下任何褶皱。

        动作不疾不徐,颇有一股仪式感。

        就在几分钟前,他已经得知x基金的事情败露。

        那些为了私欲的诸多荒唐事,也将浮出水面。

        陈警司如今,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是在监狱待一辈子,还是在此刻终结。

        他跟杨锦荣不同,并非了无牵挂。

        漆黑的枪管塞到嘴里,扣动扳机的手指就跟灌了铅一样。

        要是能活,谁想死呢?

        陈警司长叹一口,拉开办公桌的抽屉。

        他粗糙的手指轻抚相框中的女儿,泪眼婆娑。

        为了让她下半辈子在国外衣食无忧,某些牺牲是必要的。

        “照顾好自己,别怪老豆啊,囡囡。”

        浑浊的老泪顺着脸颊,啪嗒一声砸落。

        听到走廊上渐进的脚步,陈警司脱下警帽盖住相框。

        他不愿让自己的血,脏了仅剩的美好。

        希望那位先生,能够遵守约定。

        “开门!”

        砰!

        “有胆做,没胆开门吗?”

        砰!

        拍门震响与呐喊交织,宛如催命音符。

        陈警司闭上双眼,手指颤抖。

        在踹开门的刹那,声响四野。

        “乓!”

        ……

        翌日。

        陈永仁头上缠着纱布,坐在警署的食堂里。

        角落里挂着一台电视机,唇红齿白的女主持人介绍着新闻:

        “昨日下午2时许,西九龙警署陈警司突发心脏病,因抢救无效死亡。警方对此深表惋惜,将于周日召开追悼会……”

        陈永仁闻言轻哼一声,把一块排骨吐到餐盘上。

        他拿起纸巾擦了下嘴,头也不抬。

        陈警司是怎么死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平复这件事带来的影响。

        生活还要继续,日子还得照旧。

        “据本台报道,x基金会董事长刘耀涉嫌谋取私利,检察机关以挪用公款罪等13项罪名起述,相关部门依法将其逮捕……”

        陈永仁起身,远离电视,把餐盘放到指定地点。

        卧底身死,机构被查,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他吸了口冷气,情绪低落。

        像是紧绷数年的神经,放松后再也不复往日。

        陈永仁心中有那么一瞬,觉得特别累。

        这种感觉像是燎原之火,愈发膨胀。

        渐渐的,竟再也遏制不住。

        陈永仁低垂下眼眸,脚步沉重的似乎做了某种艰难的决定。

        沿途,重案组的女同事看到他,主动打起招呼。

        “陈sir,帮你泡杯咖啡吗?”

        “不用,谢谢。”

        从某种程度来说,陈永仁相当于是黄志诚警司的接班人。

        卧底十年做出的贡献,远非在场的警员能够比拟。

        无论是颜值还是实力,都担得上这份尊重。

        他回到工位上,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

        然后走到另一间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咚咚。

        “请进。”

        梁警司抬头看到陈永仁,微微一笑:

        “好巧,正说搵你。”

        “什么事?”

        “下周安排你上《警讯》,扮靓一点。”

        “梁sir。”陈永仁一扯嘴角,显得有些为难:“我是来辞职的。”

        梁警司闻言一怔,颇有些古怪的看向他。

        警署内部大洗底,正是缺人才的时候。

        像陈永仁这种十年不改初心的好警察,可以重点培养。

        “你知不知,我很看好你呀。”

        “知,我准备同心儿结婚了。”

        “好事呀。”梁警司露出微笑,认为还有回旋的余地:“我可以放你大假。”

        “不用。”陈永仁摇摇头,去意已决:“梁sir,现在我只想过平凡人的生活。”

        “当真?”梁警司目光稍顿,觉得有些惋惜:“不再考虑一下?”

        “我考虑的很清楚。”

        说完,陈永仁摸出那份辞职报告。

        连同配枪、警徽、证件等若干物件,一起摆放到桌上。

        递交辞呈后,他离开办公室。

        在走廊上,陈永仁莫名的笑了,心头忽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十年间,他时常想要结束卧底任务,回归警署。

        可真正恢复职位,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却没那种期望了。

        像是碰到一件心仪的商品,没到手之前百般思念。

        购买以后发现有瑕疵,顿时索然无味。

        沿途碰到不少同事,都主动跟他打着招呼。

        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相信。

        陈永仁在这么好的形势下,竟然主动辞职。

        或许,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吧。

        走到警署大楼外,一阵风过。

        他停下脚步,仰头望向飘扬的国旗,敬了个标准的警礼。

        为这十年的卧底生涯,划上一个不算完美的句号。

        离开警署后,陈永仁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铜锣湾。

        他从一大串钥匙里摸出备用钥匙,打开808的房门。

        那场爆炸,波及的范围并不广。

        会助长火势的易燃物,都被事先搬离。

        即便爆炸引发火灾,也在可控范围内。

        这一切,都是你提前安排好的吗?

        陈永仁神色复杂,随后来到顶层天台。

        这里的天空,很蓝。

        四周高楼林立,给人一种繁华的压抑感。

        他忽而有些想念,那位大陆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