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20 我想做个好人

020 我想做个好人

        蕉皮挂断电话,用对讲机吩咐道:

        “c小队原地待命,b小队盯住五楼通道和电梯,a小队跟我来!”

        “go!go!go!”

        a小队跟随蕉皮跑到八楼,很快找到目标的住处。

        六人队自动分成两个小组,分列房门两侧。

        蕉皮打了一个手势,后退让出道来。

        左边小组开枪打锁,右边小组抬腿一踹。

        彼此之间配合默契,一气呵成。

        砰!

        木门登时被踹开,a小队成员鱼贯而入,一手持枪一手托臂,相当专业。

        地板上一片玻璃渣,显然刚打碎灯泡不久。

        加上窗帘紧闭,屋内光线有些昏暗。

        “卫生间没人!”

        “客厅没人!”

        “卧室没人!”

        听到连串的报告,蕉皮皱眉进入房间。

        明明没看到目标离开,怎么就不见了,他肯定没有走远!

        嗡嗡嗡……

        “什么声音?”

        蕉皮走进客厅,见临近阳台的位置摆放了许多电脑。

        上面一大串绿色的代码,屏幕中央是orgplete(完成)的白色英文字符不断闪烁。

        那道像是翻译蛋的嗡嗡声响,就藏在电脑后面。

        忽而,蕉皮面色一僵。

        他嗅到空气中,有股刺鼻的汽油味。

        前往查看的小队成员掀开声源覆盖的黑布,不禁面色大骇。

        运作的微波炉中,有个杀虫剂一样的金属罐剧烈摇晃。

        电线被黑色胶布层层缠绕,已经来不及拔插头了。

        “快跑!”

        听到提醒,众人心头一颤,连忙后撤。

        “叮!”

        随着微波炉的提示音,金属罐像是加热到极限,轰然炸裂。

        溅出的火花,引燃了电脑上的汽油。

        两位还没跑出去的队员,被热浪粗暴的推倒。

        boom!

        这场爆炸声响大,威力小。

        队员后背受伤,好在没有性命之虞。

        炽热的烈焰将电脑烧成黏液,泛起滚滚黑烟。

        任灭火器怎么扑救,都找不回硬盘里的数据。

        “这家伙没走远,追!”

        b小队和c小队,持续在五楼和一楼待命,堵住所有逃离通道。

        蕉皮领着剩余的a小队成员,进行地毯式搜索。

        从八楼搜到十一楼天台,都没看到陈鸽的身影。

        跑了?

        怎么可能!

        蕉皮来到天台,看到边缘有钢丝连接到对面楼顶,不禁皱起眉头。

        是去对面了?

        还是躲在这栋楼的住户家中?

        他拿起对讲机,吩咐道:“c小队,去旁边……”

        刚说到一半,蕉皮忽而意识到什么。

        目标很可能在用调虎离山之计,妄图分化人手,寻找突破口!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b小队,前往盯住一楼出入口。c小队,去旁边大楼盯住出入口。”

        “yes,sir!”

        由于人手有限,他让两个小队堵住出入口,再由a小队搜索这两栋楼。

        这是考虑之下,最稳妥的办法。

        与此同时,陈鸽从三栋外的一层楼里走出。

        他的眼中布满血丝,很是疲倦。

        既然做好从天台撤离的打算,怎么可能跑到隔壁楼就完事了?

        身为惜(怕)命(死)的人,一套方案远远不够。

        他在临近五栋楼的天台上,都安装好粗壮的钢丝。

        随身携带工具,便能从任意楼层逃脱。

        香港寸土寸金,尤其是铜锣湾这种商业区,高楼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米。

        安装设备,用不了多少材料。

        陈鸽戴了一幅黑色口罩,没有戴帽子,避免太过显眼。

        在路边拦下一辆牌照为港ipx398的出租车,坐进后座。

        好巧不巧,附近路口的红绿灯全坏了。

        陈鸽像是毫不意外似的,抿嘴一笑。

        向司机曝出一个地址后,他直接侧躺到后座,身子低于车窗。

        除了犯困,更重要是避开街边商店的监控摄像头。

        他只黑掉了交通局,没对商铺动手。

        数量太大,那样做太麻烦了。

        没有信号灯,路况变得拥堵,使得车速较慢。

        陈鸽抵达目的地后,还会再搭几辆出租车兜圈,从而规避被跟踪的风险。

        “哈啊~”

        他打了个哈欠,随出租车消失于人海。

        ……

        西九龙警署,内务部。

        接到下属的来电,杨锦荣呼吸有些急促,完全不似以往稳重的形象。

        “人呢?”

        “我们赶到时,人已经不见了。”

        “电脑呢?”

        “烧没了,无法恢复。”蕉皮知道自己办事不利,解释道:“头儿,不然我再找找?这小子多半……没跑远。”

        听到这般没底气的话,杨锦荣大为光火:

        “你确定他在附近吗?”

        “……”

        “调取附近监控,看他往哪儿跑了。”

        “头儿。”蕉皮的声音软了下来:“附近的监控坏了,没法调取。”

        杨锦荣脸色一沉,片刻后吩咐道:

        “派人去李心儿租赁的三个套间看下,要是发现目标,立即抓获。”

        “是!”

        挂断电话以后,梁警司张开嘴,有些欲言又止。

        杨锦荣瞪了一眼,示意后者闭嘴。

        旁边,是被烟灰缸砸晕的陈永仁。

        殷红的鲜血从额头溢出,顺着脸庞滑落到地板上。

        杨锦荣站在门口,心中百感交集。

        在来到内务部前,他派人通知梁警司,为拘捕找个借口。

        没想到,这样的做完全是作茧自缚。

        从掏枪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没法善终。

        杨锦荣没想过杀人,不论是梁警司,还是钦佩的陈永仁。

        走到这一步,他也不想的。

        要是不作为,让x基金的事情曝光。

        自己遭殃不说,那位有养育和伯乐之恩的先生,同样会受到波及。

        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如果是那位先生,或许可以为百姓做更多事。

        只要干掉陈水生,把x基金的相关罪证销毁。

        他可以揽下所有罪名,弃车保帅。

        可惜,事与愿违。

        对方查出的资料,完全超出杨锦荣的预料。

        陈警司的罪证都掌握了,其他证据难道还会少吗?

        要是再不做点什么,那位先生就危险了!

        过了近半个小时,他收到蕉皮的汇报。

        “头儿,都查了,没人来过。”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杨锦荣脸庞异常冷峻。

        从陈永仁报信,到队员冲进房间。

        如此短的时间内,对方不可能做出连串的应对措施。

        足以证明,陈水生早就准备好了逃生路线。

        这家伙托陈永仁租房才不是什么狡兔三窟,而是障眼法。

        看来,还是低估了对手呀。

        他的内心涌起一股挫败感,但很快被其他情绪盖过。

        “叮铃铃。”

        手机响了。

        杨锦荣低头瞥了一眼,眼皮猛跳。

        他接通电话,走到门边,压低声音:

        “sorry,没捉到……”

        话还没说完,对方打断道:

        “上头已经注意到基金会,没时间了。这边有人接盘,你那里……知道该怎么做吧?”

        杨锦荣面色凝重,艰难地嗯了一声。

        “我相信,你是个识大局的人。”

        “嘟嘟嘟……”

        听到电话挂断,他删除了通话记录。

        随后放下持枪的右手,有些唏嘘感慨:

        “梁sir,其实这样做,我也不想的。”

        “你不是最擅长写报告的吗,怎么不开枪?”

        恢复意识的陈永仁,撑着椅子坐了起来。

        他抬手擦掉额头的血,嗤笑道:

        “都这时候了,还想扮好人?”

        “我想做好人,却从来不认为自己够格。”

        杨锦荣看向陈永仁,眼神变得像以前那般温和:

        “如果当初你没离开警校,会不会比我做的更好?”

        “靠,我哪儿知道。”

        “讲真,我挺羡慕你的。”

        杨锦荣咧嘴苦笑,神色有些动容:

        “如果你没去卧底,会是不错的对手。这辈子没得比,我们下辈子再比过。”

        说完,他举枪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