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15 山雨欲来(四更求票求收藏)

015 山雨欲来(四更求票求收藏)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廿五日。

        编号dpc27149,陈永仁。

        通过黄志诚警司电脑中的卧底档案,恢复警员身份。

        根据警署高层商议,将其暂时安排到内务部就职。

        四天后,九龙咖啡店。

        陈鸽早早赶来,坐在二层的靠窗处。

        望向车水马龙的繁景,他有些没睡饱。

        不多时,穿着警用制服的陈永仁走了过来。

        “哟,陈sir,挺帅的嘛。”

        陈永仁微微一笑,点头回应。

        他的风格比以往更加内敛,含蓄。

        “有新的线索吗?”

        “当然,不然叫你出来pj(扑街)吗?”

        陈永仁无视他的骚话,目光很快锁定桌上的信封。

        见他伸手想拿,陈鸽率先摁住,盯着对方的眼睛:

        “如果通过非法手段,才能得到内鬼的罪证,你愿意做吗?”

        陈永仁悬在半空的手僵住,略一歪头。

        他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停顿三秒后,脱口反问道:“比如?”

        “让你潜入保安科,偷一样东西。”

        听到这句话,陈永仁很快明白过来。

        陈鸽所说的罪证,是指杨锦荣的。

        稍加思索后,他摇了摇头:

        “你知不知道保安科是什么地方?”

        “前政治部嘛,我有上网查过。”

        “那你知道杨锦荣是什么人吗?”

        “地球人……咳……高级督查嘛。他现在休长假,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陈永仁稍加思索,还是觉得不妥。

        六个月前,他在码头替韩琛做过一笔军火交易。

        卖家沈澄,是一名大陆来的公安。

        在交易告吹后,负责追查他的杨锦荣出现。

        也就是在那时候,三人见面,互相兜过底。

        如果陈永仁没有因卧底一事离开警校的话,两人就会是同学。

        因此,他不相信杨锦荣是韩琛派的卧底,否则他早暴露了。

        “你的情报,是从哪儿来的?”

        “调查陈俊时发现的,杨锦荣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放了重要的录音磁带。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也想知道。”

        听到这里,陈永仁果断摇头:

        “是跟韩琛有关的磁带吗?杨锦荣跟他交换情报,上头是知道的。”

        “阿sir,我可没说杨锦荣是韩琛派的呀。”

        “什么意思?”

        “如果他是其他人派来的卧底,你查不查?”

        陈永仁目光闪烁,有些挣扎。

        调查杨锦荣需要向上级申请,而且肯定不会被批准。

        贸然调查,不符合规矩。

        兹事体大,由不得他乱来。

        陈永仁把手缩了回来,咬着下嘴唇。

        他在十余个呼吸后,做出了决定:

        “只要是卧底,都得查!但潜入保安科这件事,容我考虑一下。”

        “得了,就知道你要这样说,不用偷东西。”

        陈鸽把资料推了过去:“相关细节,已经安排好了。”

        见陈永仁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u盘,他笑着补充道:

        “你回警署后,可以公布我的线人身份,说我掌控其他卧底的情报。如果警方想要,就安排我探监,并且办理一张至少两个月的临时居住证。”

        放人,是不可能放的。

        陈鸽又不是圣母,没想过去救他们。

        自己做错的事,就要接受应有的惩罚。

        保安科的杨锦荣,暂时不能动。

        只有通过这种自曝身份的办法,尝试把最后一个卧底钓出来。

        陈鸽承认,自己是个很怕死的人。

        毕竟这项计划非常危险,卧底有充分的理由杀人灭口。

        但他也有十多种应对方案,尽可能的把危险降到0%。

        0%可能有点过分了,那就1%吧。

        “就这样?”

        “对,就这样。”

        经过调查,潜藏在梁警司身边的卧底就是死掉的陈俊。

        第五个人是谁,至今没有眉目。

        其实,刘建明可以晚几天抓的,用来当诱饵。

        潜藏的卧底,很可能跟他搭上线。

        因为梁警司的偏袒,刘建明破获韩琛案以后,会被提拔为高级督察。

        放虎归山,实在不是一步好棋。

        为了安全起见,陈鸽思忖再三,还是决定先逮捕他。

        陈永仁大致扫了一眼资料的内容,然后塞回信封:

        “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就这些。”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刚交了个女朋友,带你见见。”

        陈鸽对这方面无感,完全闻不到恋爱的酸臭味。

        作为吃货,有人主动请吃饭,怎么可能拒绝呢?

        “行啊,记得发给我时间地址。”

        “没问题,我先回警署了,晚上见。”

        “好。”

        晚上七点,铜锣湾,英皇道。

        陈鸽抬头看了一眼店招,感觉索然无味。

        原以为土豪要请大餐,没想到是自助餐。

        好吧,反正不花钱,凑合吃吧。

        陈永仁乘的士赶到,带着一位长发美女。

        “介绍一下,我女友,李心儿。这位是我朋友,陈水生。”

        陈鸽露出礼貌又不失风度的微笑:“你好,李小姐。”

        “你好啊,陈先生。”

        眼前这对俊男靓女,相处足有五月。

        日久生情,也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情。

        入座之后,开始挑选食物。

        蒸鱼、川椒龙虾、长脚蟹、三文鱼腩、烧豚肉等,菜品还不少。

        陈鸽口味很刁,感觉就那样,兴致不高。

        推杯换盏间,送上一波助攻:

        “你们看起来好般配,准备多久结婚?”

        陈永仁听后朝陈鸽不断眨眼,似有暗示。

        李心儿则是羞涩地低下头,捋着长发说道:

        “多接触几日再说吧。”

        “真要结婚,你小子可要来啊。”

        “一定,一定。”

        吃的差不多了,陈鸽起身告辞。

        离开餐馆后,他没着急打车离开。

        现在不用加班,不用写代码,时间上非常充裕。

        有道是饭后走一走,苟到九十九嘛。

        陈鸽沿街散步,微风拂面,好不惬意。

        往东南方向走了约两三百米,顺坡而上。

        在他两点钟方向,看到一座庙宇。

        发灰的牌匾上,天后古庙四个字掉漆严重,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翠瓦白梁,红绿交替的灯笼高挂。

        就算是夜晚,也有不少的游客和当地居民拜访,香火旺盛。

        坡边的矮墙还不到三米,站在二十米开外,能看到庙门里的塑像一隅。

        陈鸽在外面停顿片刻,没有进去参拜的打算。

        毕竟他不信佛不信神,只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