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14 难啃的骨头(三更求票求收藏)

014 难啃的骨头(三更求票求收藏)

        【卧底刘建明,已被抓捕。】

        【当前进度1/3。】

        听到脑海中的提示,陈鸽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端起咖啡杯,看向对面的男人:

        “提供了这么多线索,是时候结算一下了吧。”

        陈永仁噗嗤一笑,摇了摇头:

        “如果你不是那么爱钱,也许是个好人。”

        “哈,仁哥,话可不能这么说。”

        陈鸽放下杯子,看向对方:

        “我来香港就是为了挣钱,现在同村被抓,自然要连他们那份一起赚了。”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毫不突兀。

        陈永仁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赞许还是别的意思。

        他慢悠悠的从怀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摆在桌上推了过来:

        “密码六个六,里面有六十万。”

        通过陈鸽的指引,陈永仁去酒吧找到韩琛的磁带。

        通过播放,轻易找到刘建明、林国平和陈俊三人的罪证。

        即便没有陈鸽的提醒,陈永仁后续也会想到。

        但他还是支付了相关款额,一分不少。

        “哇,仁哥大气!”

        陈鸽抓起银行卡,爱不释手的多看了两眼。

        随后意识到不妥,放回兜里。

        这笔钱,不知能否带走。

        脱离该世界前,记得做做测试。

        “陈sir,你还是尽快恢复警员身份吧。”

        “不急,等他们先逮捕卧底,我下午再返警署复职。”

        陈鸽转过身,从旁边摸出一个文件袋放在桌上。

        同一时刻,脑海中再度传来提示。

        【卧底林国平,已被抓捕。】

        【当前进度2/3。】

        陈永仁放下咖啡杯,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起来拆开。

        这是陈鸽花费数日侵入警署系统,获得的人员档案。

        陈永仁望了过来,眼神古怪:

        “从哪儿得来的?”

        “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这份人员名单,包含了他通过磁带能找到的所有卧底。

        “别高兴的太早啊,陈sir。”

        陈鸽身子后仰,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这几个只是前菜,后面才是难啃的骨头。”

        闻言,陈永仁微微蹙眉。

        他迅速翻阅完资料,抽出杨锦荣的档案,问道:

        “现在我不追究你获取的渠道,可以解释一下吗,怎么有他?”

        数月以前,韩琛跟内地大佬沈先生交易。

        陈永仁经手过此事,跟负责追查的杨锦荣见过好几次。

        根据他的印象,此人应该颇为正派才对,怎么可能是内鬼?

        陈鸽抽出林国平的档案,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

        “他说警署内部可能有五个内鬼,具体的你自己去审。

        至于杨锦荣,我只是怀疑,还没有实际证据。”

        陈永仁点点头,表示认可。

        杨锦荣是不是内鬼,多多观察就行。

        见对方说可能有五个内鬼,但目前只掌握四个,陈永仁问道:

        “第五个呢?有线索吗?”

        “哇,你真当我是半仙陈呀?”

        陈鸽双手掐手印,即兴表演起来:

        “贫道修为浅薄,不如再捐点香火钱,或许能一窥天机。”

        “臭小子,还演上了。”

        陈永仁摇了摇头,忽而话锋一转:

        “你真是陈水生吗?”

        “哈。”

        陈鸽噗嗤一笑,陈永仁也跟着微笑。

        两人相顾无言,默默对视。

        十余个呼吸后,双方的笑容都僵了。

        陈鸽往前探了探身子,故作神秘的说道:

        “我要说不是,你信吗?”

        陈永仁咧嘴,打趣的瞥了他一眼:

        “你不是半仙吗,当然信啦。”

        【卧底陈俊,已被击毙。】

        【当前进度3/3。】

        【基础历练任务已完成。】

        【进阶历练任务进度:3/5。】

        【挑战历练任务:尚未触发。】

        击毙么?

        陈鸽听到脑海中的提示,眼睛微眯。

        他站起身来,准备道别:

        “仁哥,昨晚我忙个通宵,好困啊。先回去睡了,改天再出来商讨对策。”

        见他准备离开,陈永仁叫住了他:

        “喂,臭小子。”

        “怎么了?”

        “你同乡还在署里喝茶呢,不管他们?”

        “拜托,阿sir。他们是真犯了错,你让我怎么管啊。”

        陈鸽耸了耸肩,似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

        “等你复职以后,可以说我是重要的线人,掌握很多卧底资料。你说,那帮内鬼会不会坐不住,通过他们牵线联络到我?”

        陈永仁恍然大悟,抬起右手,用食指指向陈鸽。

        你这家伙连同乡都算计,够狠!

        陈鸽回指对方,一脸坏笑。

        他点了点头,像是在问对方明白没有。

        陈永仁点了点头,嘴角挂起笑意。

        两人对视,会心一笑。

        一些不必言说的小心思,就藏在简单的肢体动作中。

        陈鸽打了个哈欠,挥手道别,离开咖啡馆。

        忙碌了一晚上,他实在是太困了。

        想要进一步侵入香港警署的内部系统,还不被察觉,得花费不少时间。

        只有获得相应权限后,才能对休假快归的杨锦荣下手。

        ……

        结完账以后,陈永仁离开咖啡馆。

        西九龙警署正在清理卧底,现在去太早了些。

        他拦下一辆不愿透露车牌号的出租车,报出一个地址。

        抵达目的地后,陈永仁付钱下车。

        眼前是一家名为crocodile的男装店,金色的鳄鱼logo格外的滑稽。

        他来这里,当然不是买衣服的。

        陈永仁走进旁边的楼梯,径直来到三楼。

        前台不在,还没营业,他就站在外面默默等待。

        临近十点,下方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李心儿来到拐角,仰头见到熟悉的面孔,不由得一怔。

        陈永仁面带微笑,像是看见久别重逢的老友:

        “李医生,介不介意我进去坐会儿。”

        “好啊。”

        李心儿埋头摸着钥匙,动作有些不太自然。

        她的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陈永仁卧底多年,身份不能公开。

        五个月以前,他用烟灰缸打破沈亮的头,事情闹得挺大。

        黄志诚为了不让陈永仁被律政司告,安排到这里来接受心理辅导。

        刚开始他一点儿都不配合,还跟李心儿医生斗嘴。

        可接触久了,觉得她人挺好的。

        因为一些有关于梦话的小插曲,让两人的关系愈发亲近。

        每当陈永仁心情不佳,难以排解。

        或是承受不住压力,频频失眠时,都会来这里睡一觉。

        也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暂时放下紧绷的神经。

        李心儿坐在椅子上,柔顺的长发披肩:

        “止痛药不够?”

        “没,就是来坐坐,等下去警署。”

        “我记得……你上次说自己是警察,不会是真的吧?”

        陈永仁抿嘴一笑,对她坦白藏了近十年的秘密。

        那个答案,在梦里回响过无数次:

        “没错,我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