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10 计算与算计(三更求票求收藏)

010 计算与算计(三更求票求收藏)

        谈论完一些细节后,陈鸽站了起来,有点送客的意味:

        “到时候筹备妥当,我再告诉你具体行动。”

        “嗯。”

        陈永仁点点头,跟着站起身。

        如今黄警司死了,他的状况真是举步维艰。

        对方提议的计划不错,先这么办吧。

        至于刘建明是不是内鬼,他会多加留意,挖掘线索。

        如果是,一定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

        刘建明很苦恼。

        爆炸案生后,他第二天刚到警署,就被叫去参加内部会议。

        由于之前派林国平跟踪黄志诚一事曝光,弄得重案组人尽皆知。

        重案组的张警官脾气火爆,双方因此大吵了一架

        人死,不能复生。

        刘建明万万没想到,韩琛竟然这么大胆。

        越是心惊胆战,越是后怕,越是细思极恐。

        他曾想过利用黄志诚埋下的旗子,给韩琛设一个死局。

        可惜,那部手机同它主人的尸体一样,被火焰吞噬。

        这还怎么查?

        听梁警司说,黄志诚生前安排的卧底警员档案,都存在办公室的电脑里。

        本以为是个希望,没想到是空欢喜一场。

        电脑技术部那帮饭桶,捣鼓了许久竟然解不开密码,令人头大。

        盯着警署的监控画面,刘建明坐在办公室里,喝了一口咖啡。

        在黄志诚车底安放炸弹的人,是个蒙面的家伙。在进入警署前戴着帽子,看不清面容。

        就算知道是韩琛做的,也没有证据说明是他指使。

        况且,韩琛被捕对刘建明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的结局。

        他若想鱼死网破,在牢里把什么都招了。

        那刘建明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因此,韩琛必须死!

        正在此时,他办工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

        刘建明眼神一松,拿起话筒:“喂?”

        “是重案组负责人吗?”

        “对,我是暂代重案组警司的刘建明。”

        话筒那边停顿了约有两秒,脱口道:

        “我是黄警司安插在韩琛身边的卧底。”

        刘建明闻言,登时眼神一亮。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的身体前倾,饶有期盼的问道:

        “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警员身份?”

        “我的警校记录,都在黄sir的电脑里。”

        “sorry啊,技术部还没有破解……”

        “密码是‘卧底’两个字的摩斯密码。”

        让陈永仁坦白相告,直接恢复警员身份,是陈鸽反复强调过的。

        在原剧情里,韩琛身死,陈永仁前往警局准备恢复身份。

        他在刘建明的办公桌上,现了以前要求登记的个人资料表。

        陈永仁在那一刻,立马明白了对方的内鬼身份。

        然后,他竟然……跑了?

        现陈永仁逃跑的刘建明,果断的删除了他的警员资料,甚至还出通缉。

        最后两人在天台对决,落得一个悲惨的结局。

        陈鸽就想不明白,陈永仁在当时,为什么要那么着急逃走?

        先把警员身份恢复了,再偷偷将录音上交给高层多好。

        多年卧底的谨慎人设,在那一刻彻底崩塌。

        非要滑舌添足,多此一举。

        就算察觉到刘建明是内鬼,短期内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韩琛这么多疑的人,陈永仁都能在他手下隐忍数年未被察觉。

        恢复身份以后,竟瞬间破功,突然稳不住了?

        真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言归正传。

        获悉陈鸽完整计划的陈永仁,主动联系重案组负责人,自曝卧底身份。

        通过密码,成功得到他的警员档案。

        刘建明嘴上安抚,说会尽快回复,实则把资料一事隐瞒下来。

        这位卧底,肯定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只要运用得当,就是一枚好棋!

        ……

        傍晚,刘建明主动联络陈永仁。

        表面上,是听工作汇报。

        实际上,是在变相打探。

        汇报完韩琛的近况后,陈永仁估计聊得差不多了,脱口道:

        “刘sir,你记得前几天,龙鼓滩那次行动吗?”

        “嗯,我知,怎么了?”

        “那次揭秘的线人,其实被我救了。”

        “是吗?”

        刘建明顿时来了兴趣,脑海中不断思考。

        应该如何谋划,才能有利于自己?

        刘建明知道,直接把线人信息透露给韩琛,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除了会引起陈永仁的怀疑,没有实质上的好处。

        “刘sir,我有一个计划。”

        “你讲。”

        “我们可以这样……这样……然后再那样……那样……”

        陈鸽花费时间,已经选好场地。

        得到通知的陈永仁,自然可以透露计划。

        大致内容,便是先把这位线人引到海港城的购物中心。

        然后刘建明出面,告知重案组成员,前往救援。

        警队内鬼未除,线人的消息势必会落入韩琛的耳中。

        因尖沙咀不在管辖区域,一来二去,抵达时会耽误不少时间。

        加上地理因素,陈永仁等人必定率先赶到。

        待警员到场,刘建明可以击毙或抓获一位级别较高的韩琛手下。

        事后联络媒体,用新闻捏造一个‘卧底’身份,替陈永仁背锅。

        这样一来,他就安全了。

        降低韩琛的戒心后,陈永仁试着说服对方去货仓看看。

        届时刘建明带队出马,就能人赃并获。

        “很完美的计划,你想的?”

        “啊,是啊。”

        刘建明沉吟片刻,点点头:

        “行,就这么办。”

        ……

        翌日下午,两点四十八分。

        据点大厅内,看不到其他客人。

        韩琛的手机响了,摁下接听键:

        “嗯……嗯……我知道了。”

        说完,他挂掉电话,呼喊道:

        “阿仁,傻强。”

        “什么事啊,琛哥?”

        陈永仁起身,走到韩琛跟前。

        “准备好车,待会儿去捉个人。”

        “是。”

        “迪路,跟我过来。”

        目送陈永仁和傻强离开,韩琛从抽屉里取出一柄手枪,递了过来:

        “上次连累我赔钱的大6仔,已经找到了。你留个心眼,看谁帮这人逃脱,谁就是内鬼。你用这个,直接毙了他。”

        迪路、阿仁、傻强。

        这三人是韩琛头马,平时一起出入各式场所,私交不错。

        听韩琛这意思……

        想让他直接动手?

        迪路面色犹豫,但还是接过手枪放进兜里。

        他郑重地点点头,挤出一个难堪的笑容。

        “这么多手下,我最信你了。”

        韩琛拍了拍迪路的肩膀,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意味:

        “我刚把你家人接来香港……”

        迪路兀自回头,眼神复杂地望过来。

        韩琛脸上笑意不改,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放心,等忙完了就放你个长假,带他们好好玩玩。”

        迪路眼神一紧,咬着嘴唇,什么也没说。

        目送远去的背影,韩琛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