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08 死于生

008 死于生

        生爆炸以后,在场的警员迅取来灭火器一顿乱射。

        这么大的火势,里面的人绝无生还可能。

        不远处,刘建明脸色惨白如纸。

        他以为韩琛是个聪明人,没想到真就这样做了。

        警署广场上有监控的,很快就能查到作案人员。

        疯子!

        真是个疯子!

        刘建明紧咬嘴唇,参与了救火。

        待一团烧焦的尸体被医护担架抬走,他才返回车内。

        摸出手机,刘建明神色凝重。

        做了几个深呼吸后,他拨通了韩琛的号码。

        “喂。”

        刘建明表情僵硬,故作轻松的问道:

        “琛哥,怎么闹这么大?”

        “那差佬成天派人跟我,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咯。”

        刘建明挤出一抹苦笑,顿了顿,回应道:

        “不出意外,重案组暂时是我话事。以后要出货,记得提前netbsp;            “好。帮我留意下今晚抓了几个人,我怀疑有内鬼。”

        “还有?”

        “算了,不多讲啦,省得你心烦。”

        电话挂断,刘建明把手机丢到副驾座,眼神愈冰冷。

        梁警司没有诓他,今后前途无量,还能再往上升。

        等做到警署高层,难道还要受制于韩琛吗?

        这家伙就是头喂不饱的狼,狡猾而狠辣。

        终有一天,会给他带来大麻烦!

        刘建明双手扶住方向盘,望着挡风玻璃前的情侣玩偶装饰,瞳孔微缩。

        卧底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现在得来的一切,都太不容易。

        美满的爱情,惹羡的工作,光明的仕途……

        刘建明的眼神逐步变化,再也没有以前那股逢人便笑的温柔。

        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他,必须做出改变。

        ……

        湾仔区,铜锣湾某高档小区,八楼。

        陈永仁掏出一大串钥匙,检查贴条后,取下一把。

        “仁哥,我也想过过每天收租的日子。”

        自从倪家人全部丧命后,身为私生子的陈永仁继承了部分遗产。

        即便是部分,也是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你少来。”

        对于陈鸽的玩笑话,陈永仁并不接招。

        他把钥匙递过来,说道:

        “看你帮手的份上,借你住几天。”

        “谢谢仁哥,那就说定了。”

        “没问题。”

        在抵达兰桂坊碰头以后,陈鸽没有去夜蒲。

        而是催促陈永仁帮忙找到落脚点,以便藏身。

        期间通过交谈,两人达成了某种交易。

        根据协定,只要陈鸽挖出警队的内鬼,并且找到相关实证。

        陈永仁作为甲方,需支付给他十万港币/人。

        陈鸽目前的身份,是个来港挣快钱的大6人。

        要是义务帮忙抓卧底,反而会被怀疑动机,认为居心不良。

        思虑再三,陈鸽在碰头后主动起了这场交易。

        以金钱关系为纽带,可以更加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就算陈永仁事后调查他的背景身份,也不带怕的。

        你查得是陈水生,与我陈鸽何干?

        作为倪家血脉,陈永仁还真不差这五十万港币。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如果这种事能用钱解决,自然再好不过。

        见陈永仁转身离开,陈鸽立马叫住了他。

        “等一下。”

        “嗯?”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啦。”

        陈鸽搓了搓大拇指和食指,有所暗示:

        “买手机已经没钱了,阿sir总不会看着我活活饿死吧。”

        “靠,你这家伙。”

        陈永仁一脸嫌弃的摸出皮夹,抽出几十余张钞票递了过来。

        陈鸽笑着接过,拿在手里扬了扬,嬉笑道:

        “谢啦,仁哥。”

        待对方离开,消失于视野后,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市侩,不过是种伪装色罢了。

        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是言语上的一种自我保护。

        陈鸽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还算整洁,未落太多的灰,基本不用收拾。

        两室一厅的面积,在铜锣湾这种繁华的商业地段,租金必然不低。

        陈鸽整晚都在吹冷风,身子都快冻僵了。

        寻得安全之地,连忙褪去衣衫。

        进入浴室,拧开热水。

        那哗啦啦地水流砸在米白色的瓷砖上,激起朦胧的雾气。

        置身其间,给人一股莫名的舒适与安全感。

        陈鸽躺在浴缸内,仰头望向天花板上略显昏黄的灯。

        不出意外的话,同村四人和阿伟,都被黄sir的人给抓了。

        如果能通过他们的供词,扳倒韩琛最好。

        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要是没辙,陈鸽会执行netbsp;            至于同村四人,会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动成为他的棋子。

        陈鸽来到这个世界的主要任务,是挖出警队内潜伏的卧底。

        而这帮人平时都按兵不动,难以寻觅到踪迹。

        只有当韩琛死后,他们为洗白身份,会变得蠢蠢欲动。

        唯有这样,才能让毫无头绪的第五个内鬼暴露出蛛丝马迹。

        陈鸽后续的几套方案,都建立在同一个前提下。

        韩琛,必须死。

        区别在于,是自己动手,还是借刀杀人。

        按照他谨慎的性格,是不会亲自出面的。

        就算以后有了傀儡,也是远程操作,搞突然偷袭的路子。

        人不苟且枉少年,能活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陈鸽闭上双眼,脑海中不断萦绕着那些交错的方案。

        他逐步推演,修改,完善着每一个环节与步骤。

        ……

        次日。

        不知道陈永仁昨晚在干什么,起得比较晚。

        起床以后,差不多是正午时分。

        他穿衣下楼,去餐馆点了碗鱼丸粗面。

        “昨日傍晚,在西九龙总区警署生一起爆炸案。

        经警方证实,死者是重案组警司黄志诚……”

        正在吃面的陈永仁,闻言一怔。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仰头看向那台17寸的黑白电视机。

        “警方对此事件深表惋惜,并表示会尽力追查……”

        不知怎么的,陈永仁鼻子有些酸。

        他歪着头,旋即紧了紧双眼。

        像是熏了洋葱那般,包含的热泪很快就要从眼眶中决堤。

        自母亲死后,陈永仁很少跟倪家联系。

        这些年,虽然跟黄志诚是上下级关系,有时却亲如父子。

        陈永仁左手遮面,想要遏制住这股情绪。

        可当他低下头时,入眼之物,正是黄志诚前些天送他的那块手表。

        内心仿佛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一瞬间被戳破。

        啪嗒。

        滚烫的热泪,滴落在面碗里。

        听到街道外匆匆路过的警笛,陈永仁举起右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