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07 复仇烈焰(四更求票求收藏)

007 复仇烈焰(四更求票求收藏)

        红色警灯乍现,宛如霓虹划破漆黑的夜空。

        “警察,别动!”

        “别动!”

        泰国佬不是头次遇到差佬,逃跑已经演变成一种本能。

        几乎在见到警灯的瞬间,两人撒腿便跑,连钱箱子都不要了。

        位置靠边的陈鸽,反映仅仅比他们晚了半秒。

        开启迅影后施展两秒,一口气拉开近三十米的距离。

        那些警员乱射的手电筒灯光都没照到他身上,人就已经逃离现场。

        直到此时,其余几人才反应过来。

        杰哥迅扫视一圈,竟没看到陈水生的影子。

        见警员顺坡而下,他身子颤抖,出不甘的狂吼:

        “跑啊!”

        声音扩散开来,很快被海风撕碎。

        陈鸽用了两秒迅影后,及时打住。

        该技能会耗费等量体力,副作用来得异常迅。

        他的双腿,陡然传来强烈的酸痛感。

        好在这具身体素质不错,使用两秒后仍有余力。

        陈鸽沿着河岸,片刻不歇,向东北方向跑了五六分钟。

        这才改跑为走,同时取出了鞋底里的手机。

        ……

        陈永仁坐在吧台前,面前摆了半杯酒。

        他来这儿,只是想要喧闹的氛围,并不是来买醉的。

        几年的卧底生涯,让陈永仁跟夜幕下的都市越来越融为一体。

        感受到兜里的振动,他摸出手机。

        是个有些眼熟的号码。

        摸出钞票放到桌上,陈永仁拿起外套起身。

        待走出酒吧,周边安静了些,他才摁下接听键:

        “喂?”

        “龙鼓滩那批货,已经被黄警司缴了。

        阿sir你这么热心,今晚肯定不会让我露宿街头咯。”

        “靠,你这是吃定我了?”

        “哪儿能啊,互惠互利嘛。”

        陈鸽顿了顿,直奔主题:“去哪儿找你?”

        陈永仁看向街上过往的车流,抬头仰望漆黑的天空:

        “中环,兰桂坊。”

        ……

        刘建明背靠客厅的坐垫,手里拿着一本浅绿色外皮的书籍。

        龙鼓滩事件中,韩琛身边的内鬼通过摩斯密码传递消息。

        他要是学会,说不定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

        夜深了,未婚妻mary已经入睡。

        她这些天构思一本人格分裂的,压力颇大。

        刘建明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最近被查卧底的事,搞得焦头烂额。

        作为多年以前,被韩琛送入警校的内鬼之一。

        随着职位越高,刘建明清晰的认识到。

        如果摆脱不了韩琛的控制,就会一直受限。

        像是万丈高空走钢丝,随时都有跌下来的风险。

        这一次,正好是个机会。

        只要把那位卧底挖出来,就能跟韩琛两清了。

        想到这里,刘建明看向正前方的音箱,目光有些迷茫。

        真的,能两清吗?

        像是在自问,亦或是提问。

        “滴滴滴~”

        铃声响起,刘建明摁下接听键。

        他用手捂住话筒,免得吵醒卧室里的未婚妻。

        “老大,是我。”

        说话的,是原重案组成员林国平。

        “什么事?”

        “重案组今晚破获一起大案呐,来警署看看吗?”

        “今晚?”刘建明闻言,眉头一皱:“什么时候的事儿?”

        “黄警司召集的人手,出时根本没通知我们。

        不知道多久行动,听说人赃并获。”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来。”

        挂断电话,刘建明咬了咬嘴唇。

        韩琛到底怎么回事?

        内鬼都还没挖出来,居然在这种节骨眼儿上交易?

        真是要钱不要命!

        这老家伙坐牢就算了,万一把他供出来怎么办?

        刘建明的眼神闪烁,起身来到卧室前。

        他轻轻拧开卧室门,看向熟睡的mary,目光柔和。

        在关门的刹那,刘建明的眼神紧了紧。

        大婚在即,是时候为自己考虑了。

        拿上钥匙,穿上外套。

        刘建明匆匆前往地下停车场,准备返回警署。

        刚插进车钥匙,他的手机就响了。

        接听之后,话筒那边传来韩琛咆哮似的嗓音:

        “今晚的行动,究竟是谁负责的?”

        刘建明单手打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托着机身:

        “刚收到的消息,是黄志诚带队。”

        “靠,又是他!这家伙,怎么老跟我过不去!”

        从韩琛愤怒的语气,可以猜出他今晚损失惨重。

        不知怎么的,刘建明觉得他的货被查,似乎不是件坏事。

        “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可能在署里吧。”

        刘建明一踩油门,轿车行驶入街道:

        “我正赶过去呢,不然待会儿帮你问问?”

        韩琛的情绪很快冷静,拒绝道:

        “这事你别插手,抓紧时间掘出内鬼!”

        “嗯。”

        “咔。”

        刘建明把手机丢到副驾驶的座位上,眉头仍未舒展。

        韩琛在黄志诚手里,已经折了两批货。

        按照他的性子,此事绝不可能善了。

        那他会怎么做?

        找人把黄志诚打一顿?

        或者用他女儿做威胁?

        从始至终,刘建明都没想过韩琛会下死手。

        重案组警司遇袭身亡,会带来非常严重的社会影响。

        舆论加剧酵,会让警署高层加大对黑生意的打击力度。

        韩琛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吱~

        停好车以后,刘建明匆匆前往警署办公室。

        沿途,碰见了好些下班的重案组成员。

        不过,他们都没什么好脸色。

        刘建明派林国平跟踪黄sir的事情,已经被张警官曝出来了。

        自然而然的,对他产生一股厌恶感。

        这次行动泰国佬跑太快了,根本没抓到。

        好在有一箱没来得及投海的货,六箱合计上千万的赃款,可谓帮了大忙。

        涉案的五位嫌疑人成功收监,安排了专门的警卫严加保护。

        只要在审讯时供出韩琛,不死也能让他掉层皮。

        刘建明停了脚步,双手撑住膝盖,不住的喘息。

        他抬头看向关灯准备下班的黄志诚,问道:

        “今日行动,为什么要避开内务部,啊?”

        黄志诚是老油条了,闻言耸肩,作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没有啊,我们接到线人反馈就出,可能忘了汇报?”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有心难,也难以捕捉到痛点。

        “你们重案组这么不配合,让我怎么查?”

        黄志诚冷笑一声,从刘建明身边走过,反问道:

        “都查到我头上了,还不够配合吗?”

        刘建明脸上没什么情绪,可放在裤兜里的左手攥成拳头。

        “你是上头派来查内鬼的嘛,也不好为难你。”

        黄志诚微微咧嘴,似笑非笑:

        “我明天让小张写份报告,把详细情况汇报一遍,ok?”

        刘建明需要的,是第一时间的通报。

        人都抓了,货都扣了。

        事后的马后炮报告,要来何用?

        “哈啊~”黄志诚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先下班了,明天见。”

        门砰的关上,脚步声越来越远。

        刘建明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办公大厅内。

        头顶是盏泛着白光的孤灯,一如他此时在重案组的处境。

        真是宠了媳妇得罪娘,两头为难。

        刘建明长吐一口浊气,关上大厅的灯,推门离去。

        他沿途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Boom!”

        刚走出警署大楼,露天停车场忽而响起炸响,声惊四野。

        一辆轿车爆出烈焰,滚滚烟雾直冲天际。

        刘建明冷汗涔涔,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不禁后退了数步。

        那是……

        黄志诚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