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06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006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第三更了,求推荐票投资!)

        晚上七点,港署内务部。

        听完林国平跟踪失败的汇报,刘建明挂断电话。

        他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跟踪之事,俨然暴露。

        如果临阵退缩,反倒显得心虚,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追查下去。

        这烂摊子,真难处理啊。

        见四下无人,刘建明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派去盯他的人,被现了。”

        话筒那头,传来韩琛公鸭嗓似的声音:

        “他的行踪,记得及时通知我。”

        “好。”

        挂断电话,韩琛双眼眯成一条缝。

        这个时间,那批大6人应该出了吧。

        ……

        回说陈鸽这边,临时接到一个电话就出。

        时间上,非常的仓促。

        韩琛对所有手下,包括他们一行人,都说得是下星期交易。

        实际上,那是个幌子。

        真正的交易时间,就在今晚。

        上车之前,根据韩琛的命令,阿伟开始搜身。

        陈鸽没带充电器,手机藏在鞋子里的,有点紧。

        阿伟依次摸了一通衣服口袋、内衬,还有裤子的口袋。

        确认没有携带通讯工具后,让众人上车等候。

        “哗啦~”

        门被拉上,车厢内的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尤其是家乐,陈鸽坐在旁边,感觉他身子都在抖。

        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做了,就再也回不了头。

        志文志强两表兄弟神色严肃,他们低声嘀咕着,似乎在互相打气。

        就连平时吊儿郎当的杰哥,表情也凝重的不行。

        紧张的氛围,在车厢里弥散。

        面包车行驶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陈鸽看向外面的景色,面色古怪。

        沿街有株歪脖子树,离他们当初上岸的地方不远。

        后来查询纸质地图,得知了此处的地名。

        龙鼓滩。

        在雇佣他们以前,韩琛在这里跟泰国佬做过交易。

        因为陈永仁的泄密,赔过上千万的货。

        这次货,竟然选择了同样的地点。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陈鸽哑然一笑,不禁有些佩服韩琛毒辣的眼光。

        此处地势开阔,水流平缓,确实是交易的不二地点。

        “家乐,给点儿纸,肚子疼。”

        “哦。”

        这个时间,交易的人还没到。

        陈鸽向阿伟说明情况,跑到山丘另一边‘方便’。

        “早去早回。”

        夜色寂寥,周遭漆黑一片。

        如果暴露光源,就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那么耀眼。

        陈鸽脱下外套挡光,取出鞋子里的手机,摁住启动键开机。

        陈永仁的手机号码,他已经背下来了。

        如果提前存在手机里,万一被现,很难解释两人的关系。

        在各种细节上,陈鸽有着乎常人的谨慎。

        送了交易的地点和时间后,他把短信删掉,直接关机。

        在山坡上继续蹲了一会儿,陈鸽顺了顺肚子,回到队伍中。

        ……

        感受到兜里的振动,陈永仁摸出手机。

        「今晚交易,龙鼓滩。」

        他一个激灵坐起身,盯着这段内容。

        短信,无疑是那位大6人来的。

        不是说下星期交易吗,怎么是今晚?

        而且……

        又是龙鼓滩?

        陈永仁蹙着眉头,光影映照着侧脸,棱角分明。

        他跟了韩琛这么多年,对方还真有可能玩一出偷梁换柱,故技重施。

        想到这里,陈永仁拨打了黄志诚警司的电话。

        “今晚交易,龙鼓滩。”

        “咔。”

        夜已深了,重案组的人差不多都下班。

        黄志诚站在办公室内,盯着黑板上夹着的资料来来回回的看。

        接到陈永仁的电话,他第一时间联络了张警官:

        “叫上大象他们,韩琛今晚龙鼓滩交货。对了,别让内务部那班人知道。”

        “yes,sir。”

        ……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真特么冷啊。

        陈鸽紧了紧衣领,身子有些抖索。

        夜晚的冷风,真是无情,残酷,又无理取闹。

        除了海水涌上岸边的水花声,周遭安静的出奇。

        方才车厢内的紧张氛围,并没有因为寒风的吹刮而稀释。

        相反,还更加肆虐了。

        陈鸽来回踱步,时刻注意着观察海岸线上的动向。

        万一出现变故,他会在第一时间用迅影逃离。

        海边的夜风,冰凉刺骨。

        他不断活动着身子,避免四肢僵硬,影响移动度。

        大家都站在原地,唯独一人走来走去,显得有些另类。

        杰哥来到身边,关切的问道:“紧张?”

        “没有。”陈鸽摇摇头,表情有些郑重:“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四周很安静,这句话大家都听见了。

        陈鸽的行为准则,是管好自己,多做好事,不渡他人。

        同村几人看似可怜,但也有可恨之处。

        他给出暗示,算是替本体尽到义务。

        能不能领会,全看个人悟性了。

        “放心吧。”不远处的阿伟望了过来,笑着宽慰道:“不可能出事的。”

        这旗一插,感觉稳了。

        “快看哪儿!

        “来啦!”

        随着志文志强的呼喊,数道目光汇于海面上的一道模糊船影。

        众人打起十二分精神,严阵以待。

        快艇缓缓停靠在浅滩,两位泰国人踩着过膝的海水,提着一箱货上岸。

        阿伟上前,跟对方的负责人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一个良好的站位,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随时准备逃走,陈鸽的位置比较边缘。

        加上风声呼啸,听不清双方的谈话。

        不过,具体说什么,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负责试货工作的,是有相关经验的陈文杰。

        过了几分钟,一位泰国人熟练的取出货品,在木箱上扑上倒了一些。

        杰哥用准备好的纸张卷成筒,蹲下身子,把货品吸入鼻子里。

        远远看向他奇怪的肢体动作,陈鸽脖子往后一缩。

        难道说……

        毒里有毒???

        “啊,卧槽!”

        杰哥出享受的声音,捏了捏鼻子,举起大拇指:

        “很棒!”

        阿伟瞥了眼离得较远的家乐和陈鸽,叫上距他最近的志文志强:

        “你,还有你,过来。”

        三人返回面包车,从驾驶室提了六个手提箱来到岸边。

        交一箱的货,给一箱的钱。

        海风,更烈了。

        带着湿润寒意,无情的拍打在脸上。

        陈鸽原地跺脚,不断搓手,对着掌心哈气。

        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

        像是回应他心里的期盼似的,霎时间,警笛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