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05 原来是你小子

005 原来是你小子

        翌日,正午。

        吃过午饭后,阿伟说外出办点私事。

        驱车离开前,还特别叮嘱大家不要外出。

        他前脚刚走,陈鸽后脚就准备好了。

        如今单独外出买手机的机会,可不多。

        家乐在一楼看电视,见陈鸽出门,开口问道:

        “水生哥,去哪儿啊?”

        旁边的文杰噗嗤一笑,揉了下他的头:

        “人家去成人礼呀,这你也管?”

        “成人礼是什么?”

        志文志强哈哈大笑,用过来人的语气劝道:

        “等你长大点就知道了。”

        “可我已经成年了!”

        “不够呢,还得大点儿才行。”

        “哈哈哈。”

        在到港的第一天晚上,陈鸽就说过想那啥。

        这次外出,几位同村会帮忙打掩护。

        他跑到公路拦下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去最近的商城。

        下车之后,陈鸽跑得飞快。

        阿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要抓紧时间。

        他来到一家通讯商城,直接告诉柜员要最小巧的手机。

        付款得到手机和号卡以后,陈鸽进入厕所,把包装盒等物品丢掉。

        两千年初,香港还没有推行号卡实名制。

        直接购买,省却了他不少时间。

        匆匆离开商城,陈鸽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准备打车离开。

        只要回到暂住地,装作无事生就好。

        FLag刚立,好巧不巧的,看到了从十一点方向走来的阿伟。

        草。(一种植物)

        陈鸽面色微沉,启动应急的c方案,转身朝反方向走去。

        阿伟或许已经注意到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回头。

        走了大概百来米,陈鸽看到路边‘新到北姑‘的灯箱,闪身进入大楼。

        一口气,爬到四楼。

        他从临街的窗户处探头出去,见阿伟蹲守在楼下,不禁有些无奈。

        果然被现了呀……

        这种突情况,陈鸽事先早已做好应对方案。

        根据计划,将错就错吧。

        他站在4o4房门外,没有敲门进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在楼梯口待了十多分钟,陈鸽估计差不多了。

        将自己的衣领弄乱后,迈步下楼。

        “哟,这么快啊?”

        见他走出一楼,阿伟主动现身,扬眉笑道:

        “第一次?”

        陈鸽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惊慌失措,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伟……伟哥?那个……你……我……”

        “别紧张啦,后生仔。”

        阿伟搭上他的肩膀,一副都是男人,我懂你的神色:

        “放心,不会告诉琛哥的。”

        他自己都是出来风流的,自然不会把这些事告诉韩琛自找麻烦。

        “喏,下次搵到钱,记得去那间。”

        陈鸽循着手指的方向望去,见到个湿身夹死仔的红色灯箱。

        他嘴角扯动,面色尴尬的点点头:

        “知道了,伟哥。”

        “走吧,载你一起返屋。”

        阿伟和善的拍了下陈鸽肩膀,以示宽慰。

        有时候男人之间建立友谊,就是这么简单。

        ……

        傍晚。

        陈永仁走出餐馆,嘴里叼着跟牙签,姿态潇洒。

        韩琛给他放了几天假,不必去据点待着。

        见四下无人,陈永仁摸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那边接通了。

        “最近别见面,内鬼可能在跟踪你。”

        说完,陈永仁直接挂断。

        十余秒后,电话响起,他接了起来。

        话筒内,传来黄志诚的声音:

        “查到内鬼了?”

        咔擦一声,电话又挂了。

        两人每次通话均不过十秒,可能是某种反监听的手段。

        陈永仁蹙着眉头,似在思虑。

        那位大6人提供的情报来路不明,是否采用,他有自己的考量。

        很快,陈永仁再次拨打了过去:

        “没有,反正你自己小心。”

        电话那头的黄志诚,没有回拨。

        手机搁在桌上,咖啡杯里溢出袅袅白烟。

        他背靠办公椅,低着眉头,单手托着下巴。

        十余个呼吸后,他叫来重案组里最信得过的警员小张,低声吩咐着什么。

        ……

        次日上午,十一点十二分。

        重案组黄志诚从警局里走了出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他左右张望一番,快步向东走去。

        不多时,黄志诚进入九龙湾的高铁站台。

        周遭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坐站过海以后,他穿过两个十字路口,进入一处偏僻的小巷。

        巷口宽度不到一米,堆砌的杂物让通道显得更加逼仄狭窄。

        过了十余秒,有人走了进来。

        来者身穿浅灰色西装,国字脸,没有打领带。

        他在巷口左右张望,行踪鬼祟。

        察觉到有人靠近巷道尽头,黄志诚突然现身。

        一个回马枪,杀得对方措手不及。

        待看清跟踪者的容貌,黄志诚嘴角一咧,皮笑肉不笑的。

        对方知道中计,心里咯噔一跳。

        他正准备摸向腰部的配枪,身后忽而传来张警官的声音:

        “别动!”

        一柄警制手枪抵住后脑勺,冰凉的触感让他放弃抵抗。

        张警官因此看到跟踪者的面容,不禁面露诧异。

        这不是重案组的同事林国平吗?

        原来是你小子!

        林国平双手举过头顶,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我是根据刘建明长官的指示,跟踪黄警司的。”

        黄志诚在得到陈永仁的提醒后,以身做饵。

        跟下属张警官联手设下陷阱,逮到了疑似内鬼的林国平。

        可惜,这样做是远远不够的。

        如今的香港,是法治社会。

        没有实际证据,很难将林国平定罪。

        提前获悉,只是让心里有数。

        遇到关键的活动,可以有意的规避对方的参与。

        黄志诚眼睛微眯,自觉卷入了一场莫大的旋涡中。

        指使林国平的人,是最近调到内务部的刘建明,背地里有梁警司撑腰。

        别人有查内鬼的大旗,就算安排手下监视自己,也没什么不妥。

        “小张,放了他吧。”

        见对方撤下手枪,林国平咬牙看向两人。

        然后头也不回,火离开现场。

        “长官。”张警官收起配枪,很是不解:“就这样放他走了?”

        “不然呢,请他大波磨鸠吗?”

        黄志诚耸了耸肩,用玩笑话稀释尴尬的氛围。

        别看他表面无恙,内心却是异常沉重。

        如果追查内鬼的人,自己就是内鬼。

        局势,会变得非常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