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04 如果能重来

004 如果能重来

        陈永仁一脚踩住,借着身躯掩护,不动声色的把纸条握在掌心。

        待他起身,傻强已经走到身侧,偏头倪了一眼陈鸽。

        两人刚出了大厅,傻强就停步回头,神秘兮兮的问道:

        “阿仁,那大6仔是不是一直在看着你呀?”

        “没注意。”陈永仁先耸肩,旋即摇头:“你说是就是咯。”

        傻强扣了扣耳朵,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做吗?”

        “不知道。”陈永仁想了想,插科打诨道:“或许是见我长得帅,多看两眼?”

        傻强凑了过来,故作神秘的说道:“我看他像差佬呀。”

        “靠,基佬还差不多!”

        陈永仁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你都说人家大6来的嘛。”

        傻强觉得有理,认同的点点头。

        陈永仁借尿遁离开,进入大厅一楼的走廊。

        见左右无人,他打开揉成一团的纸条,上面写着‘卫生间等我’五个字。

        陈永仁微眯着眼睛,有些想不明白。

        对方是大6来的,之前也没见过,找他做什么?

        猜来猜去也没用,见面就知道了。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陈永仁这些年跟着韩琛做事,应变能力十分出众。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他盯着镜中的自己,忽而意识到。

        那个大6人,会不会是韩琛派来试探自己的?

        越想,越觉得可疑。

        正当陈永仁满怀踌躇,准备离开时。

        哒哒的脚步声,从卫生间外传来。

        陈鸽进入后,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他先检查其他厕所蹲位,确认无人后才脱口道:

        “时间紧凑,长话短说。我知道你跟黄sir的关系,这次是来救你的。”

        陈永仁的眼中,霎时闪过一抹异色。

        他迅抓住陈鸽的衣领,用力抵在后面的白瓷砖墙上。

        “砰!”

        由于手上有伤,力道没有看起来那么重:

        “靠,你个二五仔,原来是公安!”

        陈鸽后脑勺撞到墙壁,有些吃痛。

        他跟陈永仁的碰面机会,有且只有这一次。

        如果不能说服对方,后续就没办法了。

        时间紧凑,绕来绕去没用。

        直接下‘猛料’,才能起到效果。

        他单手点了下陈永仁握住衣领的手,咧嘴道:

        “韩琛在黄sir身边,一共安插了两个卧底。”

        陈永仁眼中闪过稍纵即逝的惊诧,手中劲道微微一松。

        两个?

        感觉到动作上的细微变化,陈鸽趁热打铁,搬出想好的说辞:

        “一个叫刘建明,还有个人只见过长相,不知道姓名。他们一直在跟踪黄sir,想等他落单行凶。你别跟他约见天台,会害死他的。”

        像无间道这种经典电影,陈鸽只看过一次。

        平时编程写代码没那么多时间,只记得重要男女主角的名字。

        至于那个林什么的配角内鬼,他还真忘了姓名。

        反正不着急,到时候指认就行。

        陈永仁脸上看不出喜怒,内心没有表面显得的那么平静。

        天台约见都被现了,说明身份已经彻底暴露。

        那双眸子里,陡然闪过一抹杀意。

        “喂,阿sir,别乱来啊,我是好人。”

        三四个呼吸后,陈永仁放开手。

        对方有充足的情报,要告早就告了,没必要私下联络他。

        陈鸽摸出兜里的纸笔,递给对方,问道:“写下你的手机号。”

        陈永仁接过纸笔,面色古怪:“要这个做什么?”

        “报警啊,阿sir。下周不是要交易吗,到时候把地址给你。”

        眼前的男人说要揭秘交易地址,对陈永仁而言可是帮大忙了。

        催促他快写好联系电话,陈鸽把笔纸接了过来:

        “到时候出了事,韩琛肯定找我麻烦,还得来你这儿躲两天。”

        陈永仁闻言,脖子往后一缩:“靠,不是吧?”

        “没跟你开玩笑呢,我说得是真的。”

        陈鸽收好笔纸,开始褥羊毛:“对了,你身上有多少钱?”

        “干嘛?”

        “买手机啊,不然我飞鸽传书吗?”

        陈永仁抱有怨气的瞥了他一眼,眼神复杂。

        随后从怀里摸出真皮钱包,抽了十余张钞票递过来。

        陈鸽抬手接过,胡乱的塞进兜里,提醒道:

        “我先走了,你最近小心点儿,也让黄sir注意。”

        说完,他转身离开卫生间。

        为了追求效率,陈鸽直接曝光陈永仁的底,并提前设计好应对话术。

        他心里很清楚,对方并未打消对自己的猜忌。

        只要短时间内维系合作关系,不把陈鸽当成敌人就够了。

        离开韩琛的据点,外面是宽阔的马路。

        司机阿伟从窗内探出头,招呼他赶紧上车。

        过了近一个小时,汽车行驶到昨天的落脚点。

        他们五人下星期才参与交易,期间有好几天的空闲时间。

        钱的问题解决了,买手机还得再找机会。

        进入房间,陈鸽径直上了二楼。

        反正没有娱乐项目,就这样躺着就好。

        没过多久,楼下传来杰哥的惊呼声。

        “我找到张碟片呀,一起来康康。”

        陈鸽对此不感兴趣,在床上躺着躺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他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日落黄昏。

        晚饭跟昨天一样,还是烧鹅饭和叉烧饭。

        陈鸽不挑食,随便选了份就开吃。

        填饱肚子以后,他来到二楼的窗台前,瞭望远方。

        金色的余晖洒在水面,波光粼粼,别有一番韵味。

        “想家了吗?”

        陈鸽偏过头,见是杰哥,抿嘴笑了笑。

        对方走到身侧,同样靠着窗台,轻叹一声,满是惆怅:

        “我也想啊,只是……回不去了。”

        这句话语意双关,陈鸽默不作声,没有表任何意见。

        杰哥眼垂一低,充满歉意的望了过来:

        “水生,你多读几年书,是个明白人。万一出了事,你先跑,别管我。”

        陈鸽嘴唇阖动,眼神略有些松动。

        多读几年书就了不起吗,踏上社会还不是一个样。

        “既然知道犯法,为什么不趁早收手呢?”

        杰哥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他这种有劳改前科的,事业单位都不会录用。

        去店铺打工,微薄的薪水勉强够温饱。

        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从怀里掏出烟盒,杰哥抽支烟递了过来,有些唏嘘:

        “人在世上,身不由己,要是能重来……该有多好。”

        见陈鸽摆手拒绝,他把烟叼在嘴里。

        啪嗒一声,窜起的火苗点燃香烟。

        杰哥啜了一口,看向远方,笑容有些凄苦:

        “我这种烂人,没得选啊。”

        吐出的烟雾,像不切实际的梦。

        飘出窗外,被海风一吹,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