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全能监督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八章:明码标价

第三百一十八章:明码标价

        发生在福克斯总部的大乱子,立马就吸引了全米各方的注意力,之前在舆论上怎么斗都是行业内的正常竞争,可调查局的介入使得一切都变了性质。这个时间点太巧了,罗杰·埃尔斯刚联合了盟友,准备给林田海一点颜色看看,转头就被抓去“协助调查”,那些被他邀请来助阵的盟友会怎么想?

        一时之间,各方都对林田海的实力讳莫如深,能调动调查局的人帮他打压对手,这是迈克尔·布隆都做不到的事情,可他却轻易地做到了。很多人都是前一天晚上刚跟罗杰·埃尔斯吃过饭,第二天早上就在新闻上看得了他被带走的消息……

        “你们说,这一切会不会只是观海跟田海演的戏?”林田海跟奥观海的关系不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仔细想想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在禁枪的方式上产生了点分歧而已。两人在各个问题上的立场却始终一致,却又有着各自的行事理念,这很像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弟。

        “我看也像,这些年托尼·林的生意顺风顺水,换成别人从华尔街捞了这么多钱,早就被有关部门找麻烦了,他却一直逍遥自在,是谁在给他保驾护航?这里面的水深的很,可不是市长先生的支持就能解释得通的。”奥观海和迈克尔·布隆是一伙儿的,只不过立在两个山头上,为了共同的敌人联起手来非常正常。

        感受到了林田海的强势,纽约的这些投机分子开始坐不住了,打不过就加入的事情,对于商人根本就不叫事儿,反正大家只为求财,面子之类的都不重要。某人虽然没有牵头搞过基金,但艾里森家族的那位对他言听计从,可以联络一下感情。

        外人并不知道,林田海此时其实也是懵的,他正打着小算盘准备给默多克新闻集团一下狠的,谁曾想还没发力对方就先倒下了。要不是一直坚守这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不曾动摇,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梦中练成了真气外放的功夫,隔着空气都能伤人了。

        “托尼,不管你喜不喜欢他,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迈克尔·布隆再次跟林田海坐到了一张桌子前,不过这次是他主动提出来要见面的,那些消息闹得满城风雨时,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跟这个年轻人之间的关系,“没有好处的事情千万不要做,那样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福克斯新闻中心的服务器被人攻破,地下的信息中心的各种防御也被层层敲开,那些秘密就像是结在路边的苹果一样人人采摘,而实施行动者没有要挟默多克家族敲诈巨款,反倒直接向官方进行了告发。

        这样的事情,绝非小说里那种高中没毕业的天才宅男就能做到,一定要有技术与设备的双重保障才行。这个有动机又有这个实力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要知道林田海就是靠着网络发家的,手下的网络工程师和网络安全专家足有近百位。

        鲁伯特·默多克没有慌,他手里掌握着很多黑料,其中不乏直指联邦政府的,一旦公开就能动摇上层的统治,所以即便被调查局的人找上门还能保持淡定。这一次就跟在嘤国时一样,找个人推出去当替罪羊,在出点血打点关系就行,唯一的问题在于那些黑料不仅他有,攻破了信息中心的人也肯定拿到了。

        事情关系重大,观海同志不得不放下面子找到迈克尔·布隆,让他对林田海旁敲侧击一番,表示只要愿意把那些监听资料交出来,一切都好说。很可惜,林田海并不是幕后推动这一切的黑手,那些东西在什么人手里他也全无头绪,“你也说是没好处的事情了,我绝对不会做的。”

        林田海死咬着不松口,迈克尔·布隆只当他拿在手里当护身符,由于两人在很多地方都有合作,也就没有逼迫太甚,反正刀掌握在盟友手里总比掌握在敌人手来来的要好,他没多追问就回去了。于是这成了一个美好的误会,旁人都以为林田海手里有一件其实并不存在的大杀器,而他本人再怎么解释也没人信。

        罗杰·埃尔斯手段太脏,而默多克家族又需要一个人来吸引火力,所以他就被理所当然地推了出去,成为了这场大范围监听风波的罪魁祸首。不仅如此,以前对他敢怒不敢言的受害者,或者甘愿用身体换前途的功力女人,纷纷跳出来指控他利用职务之便或威胁或恐吓,要求福克斯台的女主播跟他发生不正当的关系。

        早在二十年前,罗杰·埃尔斯就曾因为这种事情而丢过工作,被默多克家族再次启用后成为福克斯电视台的高层,不犯旧毛病才不正常,纽约检方鉴于其掮客立刻介入调查,证实了其中一些指控确实是真实的。

        “看到这个新闻我气得发抖,大热天全身冷汗手脚冰凉,这个社会还能不能好了,我们女孩子到底要怎么活你们才能满意,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这个国家到处充斥着对女性的压迫,女性合适才能真正站起来。”相关新闻下一则评论被顶到了最上层,而异常的数据显示这是个刷上来的热评。

        站出来公开指控罗杰·埃尔斯的格雷琴·卡尔森被当作英雄,女权主义者大肆宣扬她的“勇敢”和“独立”,然而现实却扇了这些做作多情者狠狠一击耳光,甚至还在她们的脸上吐了一口浓痰,因为格雷琴·卡尔森都没等到开庭,就撤诉了,随即被披露私下里跟罗杰·埃尔斯达成了和解。

        这个前米国小姐用实际行动证明,资本社会下的女人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平等,也根本不在乎所谓的正义,她们要的只是好处而已。她跟那些站在街边挠手弄姿的女人一样明码标价,不过就是贵了一点而已:两千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