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初婚有刺在线阅读 - 第1282章 这是今年最流行的穿法。

第1282章 这是今年最流行的穿法。

        第1282章    这是今年最流行的穿法。

        林羡鱼发火了,她们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他妈妈。

        这些女人的嘴是有多贱,她妈妈碍她们什么事了?

        女人们被打倒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你什么轮胎大王的女儿,你就是一个野丫头,你就是一个没教养的野丫头!”

        还骂,林羡鱼举起了拳头...

        花园里有人打架了...

        卫兰正在和主人聊天的时候,有人急急忙忙的跑来告诉主人:“有人在花园里面打架,打的还挺凶的,刘太您过去看一下吧!”

        卫兰本来不在意的,忽然想起了什么,四周看看林羡鱼不在大厅内,十之八九是她在跟别人打架。

        卫兰气急败坏地跟刘太往花园走去,一走到花园卫兰便看见了林羡鱼正在大打出手。

        那些女人就像沙包一样,林羡鱼一拳就放倒一个。

        刘太惊呼:“这还了得?快住手快住手!”

        林羡鱼正打的眼红,哪里听到刘太的声音?

        卫兰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冲林羡鱼大号:“你在搞什么?”

        林羡鱼这边刚刚放倒了一个,冷不丁听到卫兰的声音,急忙转过头卫兰的脸色极差。

        卫兰心里这个恨呢,她应该能够看出来,什么是烂泥扶不上墙,什么是难登大雅之堂?

        她根本就不该把林羡鱼给带到这里来,居然还能够跟别人打起来!

        瞧那些贵妇名媛躺了一地哭哭啼啼的,刘太都着了慌,这些可都是她请来的客人们。

        那些女人躺在地上耳环也掉了,高跟鞋也折了,有的眼睛被打肿了,还有的口红都给打滑了。

        然后再看林羡鱼就像是一个斗鸡打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她脱了高跟鞋赤脚站在地上,肩膀上的皮草早就不知道在何方,卷着衣袖气势汹汹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卫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林羡鱼。”卫兰忍不住跟她咆哮:“你在干什么?”

        “我...”林羡鱼喘着粗气:“她们骂我妈妈...”

        “我问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在打架...”

        “你还有脸说!”身边的人越围越多,卫兰要脸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林羡鱼那怎么看她都不像是轮胎大亨的千金。

        卫兰努力压下火,不好意思的对刘太说:“可能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先让这几位小姐到医院去吧,医药费我来包。”

        “这不是医药费的问题。”刘太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动手打人这是野蛮人才会做的事。卫夫人,她们都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这样子让我很难做。

        刘太的语气严厉,卫兰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不免也有些生气。

        “孰是孰非还没搞清楚,我这个准儿媳从小就练散打,嫉恶如仇,如果不是她们言语上有什么冲撞她也不会动手,那我们先告辞了,如果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打电话给我。”

        卫兰说完转身向大门口走,走了两步停下来回头看林羡鱼:“还不跟过来?”

        “哦,哦哦...”林羡鱼才回过神来,快走几步跟上了卫兰。

        回去的路上卫兰在车里跟林羡鱼大发雷霆:“你在搞什么?你没有脑子吗?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是菜市场吗?你居然在这里种场合打架?

        你知不知道我带你来的用意是什么?我是带你来接触这些人交个朋友混个脸熟,以后对你的交际都有好处,我卫兰可是第一次这么为别人着想,要不是你看在你是时西认定的份上,我才懒得管那么多。

        可是你呢,你倒好,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打架!亏得我还跟他们说你的爸爸是林正悦,就算你是林正悦外头女人生的孩子也不至于这么没有分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穿着旗袍打架的!

        林羡鱼啊林羡鱼,你可真是穿龙袍不像太子,我拼命的把你往上流社会带,你倒好。”卫兰气的胸口起伏,林羡鱼也有一点点理亏,不管卫兰有没有说谎骗人,但最起码她也算是好意。

        卫兰有句话说对了她对除了桑时西之外的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过。

        林羡鱼真的是辜负了她。

        “伯母。”林羡鱼有些歉疚:“真的是对不起,但是他们说我妈妈,我就一时没忍住。”

        “说了又怎样?会掉块肉吗?我就是讨厌你们这些穷人,穷也就算了,还莫名其妙的那么多的骨气,说两句又怎样?有本事你就让他们仰视你?自己穷不说还受不了气。”

        林羡鱼被卫兰骂的抬不了头,要不是看她是长辈早就顶嘴了。

        卫兰将林羡鱼一直骂到回桑家,刚好在门口遇到了下班回家的桑时西。

        桑时西刚刚下车看到卫兰从车上下来,正准备去打个招呼,却又看到在她身后随后下来的蔫头耷脑垂头丧气的林羡鱼。

        如果那个光着脚穿着旗袍头发乱糟糟的女孩子是林羡鱼的话。

        他妈妈和林羡鱼从一辆车上下来就已经很奇怪了,看林羡鱼的样子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

        桑时西走过去本来是想询问一下,但是看到林羡鱼的苦瓜脸,话到嘴边却变了一个样。

        “这是今年最流行的造型?”

        抬头看到桑时西林羡鱼的嘴扁了扁,没有说话。

        卫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阴阳怪气的跟桑时西说:“真是没想到你越年纪越大,眼光越差。你不是找老婆,你是找一个打手吧?”

        卫兰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率先走上门廊的台阶,桑时西看得出来他妈妈很生气。

        他低头看看林羡鱼的光脚丫正踩在石子路上,便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你干嘛抱我?”林羡鱼惊呼。

        “你没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