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118章 小魔女

第118章 小魔女

        一家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席间还喝了一点小酒。

        吃完饭之后,边瑞帮着母亲和祖母收拾起了桌子。

        “我去大哥家里一趟,大山子,跟我一块去”边瑞的爷爷披了一肩单衣在肩上,说边便往门口去。

        边瑞的父亲听了放下了小孙女,跟在了父亲的身后出了门。

        等着两人出去了,边瑞小声的问道:“哪里又冒出一个三伯?村里不是有个三伯了么”

        边瑞的奶奶说道:“这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那还是七几年的事情呢,当时国家刚恢复了高考,你有一个伯父就考上了首都的大学,毕业了之后就留在首都工作了。当时你老三老太爷爷还在,想着家里有个孩子熬出来了端上公家碗了,于是便打算着让他带带一两个堂弟,让他们出去见见世面,其中也不是没有让安排个工作什么的意思在里面,但是当时你三伯刚工作,又被他们领导家的姑娘给相中了,不是太乐意”。

        边瑞的母亲见老太太停下了嘴,便接着说道:“当时你太爷那脾气可是燥的很,觉得没有家族会有你小子今天,怎么就去了几日首都人都不认了呢”。

        边瑞的奶奶说道:“这话要说起来你太爷和你三伯都错,你太爷的性子暴了些,做事也强硬了一些,你三伯的姓子也犟,一下子就断了来往,你太爷一气之下将你三伯遂出了族谱……”。

        “那后来就没有联系过?”边瑞问了一句。

        “怎么没有,你三太爷去世的时候你五伯亲自去的首都报信,最后连个人也没有见到只把信留下就回来了,打那时就没有再联系了”边瑞的奶奶说道。

        边瑞似乎明白了一点,那个拨乱反正刚没多久的时候,什么事看起来都比今天复杂,今天上个大学你有本事考呗,那时候还讲成份,讲什么的,这个末谋面的三伯当时可不是家里成绩最好的一个,外面乱边家村可不乱,老祖可是都教着东西呢。

        无论是大伯二伯,都比三伯的成绩好上太多了,就就是后面的四伯五伯一直到七伯也都不差,但是大伯肯定不能去的,因为他是宗族这辈之长,随时准备掌家的,二伯呢以前又在老祖带领下准备办小学,所以三伯就被派了出去。

        年青人出去,成绩不错,但是思想上和那时的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三伯进进去就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对,想留下来那时根本就无法脱离集体,那是什么时候?大动乱刚平没几年,于是就被大家慢慢的同化了,渐渐的觉得家族教的东西简直就是糟粕,反正这是那个时代的东西,现在人很难理解的。

        对于这个三伯没有印象,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感情,就算是归宗,到时候如果大家处的挺客气,见面点个头称呼一下不失礼数也就算了,反正边瑞也没有指望这个三伯什么的,真的想走这门路,边瑞有空间在手,只需不住的种老参就行了,别说是千年的,万年的也能当萝卜给你产出来,不管有没有效,但这人情总是明明白白吧。千年老参它真不是大白菜,这就是实打实的人情。

        好奇的问了一下,边瑞就把这事给忘到了脑后,继续埋头干着活。

        “别撩狗!”

        边瑞听到院中大黄的惨叫声,忍不住冲着院子里正摆弄大黄的小丫头驯了一句。

        小丫头立刻说道:“我没有摆弄大黄,大黄自己不争气”。

        边瑞都无需去看,便知道大黄狗脸上一准贴着生不如死几个字,这小丫头真的跟个小霸王似的,人家小姑娘小小子都是喜欢狗,拿脑袋蹭来蹭去的,但是这小丫头呢喜欢给狗画妆,有的时候要画成白龙马,有的时候化成青毛狮子,反正电视上演上,大黄指不定哪天就得扮什么。

        至于大黑,糟小丫头摆弄的时间到很少,因为大黑几乎和丫头的太爷形影不离,每一次丫头要过份的时候,边瑞的爷爷也会张口说上两句,言语中对待大黑已经不当成狗了,而是当成自己的老伙伴,小丫头自然就会手下留情一些了。

        大黄就没有这待遇了,它是属于边瑞母亲养的看门狗,陪小主人玩也是它的本份之一,而且边瑞的母亲太宠孙女了,要月亮不摘星星的那种,别说给大黄描眉了,就是说吃狗肉汤,估计边瑞的老娘也会立刻磨刀。

        边瑞正准备再说上两句,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胡硕给发来了一些图片,都是他们在牧场玩的照片。

        看到这些照片,边瑞不由的被周围的景色给吸引住了,如果说边瑞这边是江南风貌,那照片上的就是雪山草地,一片苍茫,放眼望去,到处是绿意昂然的草地,在远方是清晰的群山,可以看到山头上那皑皑白雪。胡硕这邦人一群牛仔打扮,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骑着大马,排成一行在一望无边的草场上,那景像别说是身临其境,就是看也望边瑞心驰神往。

        这时候边瑞终于能理解周政说的那话了,拥有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土地,而且可以传家的土地,可能是扎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骨血里,现在边瑞看了这些照片,居然也生出了在这样风光秀丽的地方弄一块草原,供自己信马由缰,自由驰骋的念头。

        “看什么呢?咦,这不是上次来的几个孩子么?”

        ”嗯,就是他们,这是那个周政刚买下来的牧场,他们在那几做客呢”边瑞把图片翻给了母亲看了一下,又凑到了祖母的面前翻了一下。

        “这么好的地怎么也没有人种庄稼吖?”

        边瑞的祖母觉得这些人也太浪费了,这么平整的好土地居然没有搞成农田,真是太不会过日子了。

        “这是牧场,专门留着放羊什么的,不种庄稼”边瑞说道。

        老太太听了点了点头:“怪不得,现在养羊比种地赚的多!咱们这里要不是保持水土什么的,养羊就能发家了”。

        老太太说的到是真的,羊这东西一但超过了草原林地的负荷之后对于植被的破坏是巨大的,因为这玩意会吃草根的,草根被它吃掉了,草就也不会长了,地也就跟着秃了。

        不光是边家村,附近的几个村子大家都是被县里约谈过的,一个村子里最多能养多少头羊,这是有规定的。

        村里养羊又没什么成本,还不用打各种针,完全就是纯天然的羊肉,那全村什么事也都不要干,专门养羊吧。

        “太奶奶,太爷爷和爷爷怎么还没有回来?”小丫头一个人大约是玩的无聊了,于是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一边掰着自己的手指玩一边冲着太奶奶撒着娇。

        老太太哪里能吃的消这个,立刻喜眉笑眼的说道:“你太爷爷和爷爷有事去了,乖乖,是不是口渴了,口渴了太奶奶给你拿喝的去!”

        说着老太太把手在面前的围裙上擦了擦,然后迈着步子来到了厨房的碗橱旁边,打开了橱子的门,从下面拎出了一瓶饮料。

        “可乐!”

        小丫头一看立刻笑了起来,欢快的向着太奶奶跑了过去:”我要喝,我要喝!”

        “你看看把孩子给馋的“老太太这心疼啊。

        “拿碗倒了喝,不许喝多,只许喝一碗!”

        碳酸饮料这东西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的糖份太多了,现在又不是以前,大家没什么吃的身体缺少糖份,现在是糖份过多,从小孩子开始慢慢就发胖了。

        因此在家里的时候,汪捷是极少会买这些东西的,家里除了水果之外,就是纯水,桶装的罐装的,有味道的就是苏打水,其它的就没有了。

        “少喝一点,又不是天天喝,再说了村里的孩子时不时也喝这玩意儿,也没见出什么事,就你们讲究”边瑞的奶奶瞬间站在重孙女的一边。

        “妈,这东西真少喝一点,对牙齿不好,电视上看到的您忘了,一孩子天天喝这个把牙给喝坏了”边瑞的母亲说道。

        母亲到不是站在边瑞这边,她是被电视上放的新闻给吓住了,她也就没有想想上了电视,那能一般现像么?饮料是个问题,孩子的身体情况也肯定是个问题。

        当然这是不边瑞关心的,边瑞关心的是让这两位以后别老给孩子喝这东西,高糖的东西真没什么好处。

        听到媳妇一说那事,把老太太吓的一个哆嗦:“哎呀,我真的忘了,丫头咱不喝了好不好,别把牙给毁了”。

        “太奶奶,我要喝,我要喝!”丫头一边说一边甩动着两只小胳膊,两只脚还不住的在地上跺着。

        小丫头已经学会了如何对付大人们,对付边瑞的时候就要动之以情,对付太奶奶和奶奶这些人则是只要撒娇就行了,实在不行抹眼泪,至于抹眼泪要是再不行那就真没办法了,因为自己想要东西指定不是个好东西。

        边瑞可不知道小丫头的脑瓜子里有这念头,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这个岁数可不会想这么深的东西。

        ”少喝一点没事的!对了,奶奶,这东西过期了没有?“边瑞问道。

        老太太怒瞪着边瑞:“我的心眼就这么坏,给我重孙女喝过期的东西?”

        边瑞连忙摆手:“我就这么一问,您发那么大火做什么呀!”

        边瑞的母亲笑道:“前两天你七哥家出去礼,拎了两瓶子回来,正好在路上遇到了,知道乖乖回来,就送了一瓶,我看了还要好久才过期呢”。

        边瑞只得埋头干自己的活。

        “你是现在就回去,还是和孩子呆一会儿?”

        母亲帮着把剩下的一些菜打了包,让儿子带回去喂喂狗。

        边瑞正想着这个事情呢,便见到父亲和爷爷回来了,一见这两位,边瑞便知道就算是自己留下来今晚自己也指不上和闺女说上几句话。

        “乖乖,喝的什么啊,这么好喝?”

        果不其然,进门的时候老爷子还是皱着眉头,一看到重孙女抱着比脸还大的碗,嘴都叉到了嘴里吸溜着饮料,那小可爱的模样,一下子把老人家的心就融化的粉碎粉碎滴!

        “太爷爷,您也喝一口!”

        小丫头一见太爷爷回来了,立刻拍起了小马屁。

        “太爷爷不喝,咱们乖乖喝”

        “不嘛,太爷爷,喝一口,可好喝啦!”小丫头双手捧着碗来到了太爷爷的面前,垫起脚尖非要太爷爷喝一口。

        老头现在这不光是心化了,连人马上也被懂事的小重孙女给化了。

        “好,好,太爷爷喝一小口!”

        老头贴着碗沿,用嘴唇沾了沾饮料。

        “不,您没喝到,大口喝!像我这样,呼~啊!”小丫头仰着头,开心的给太爷爷演示着该喝一大口的样子。

        边瑞都看到老爷子眼角隐约有点亮晶晶的了,着实有点受不了。

        老爷子喝了一口,之后大赞:“好喝,太爷爷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

        “太奶奶,你也来一口?”

        小丫头接过了碗,又递到了太奶奶的身边。

        就这么转了一圈子,边瑞算是明白了,自家这个小闺女鬼主意大着呢。瞧瞧,愣是把小半碗的口乐喝出了人参果的滋味!

        眼前这个老人,直接就是两拨,一拨是重孙女奴,一拨是孙女奴,谁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我先回去了,家里还不少东西要喂呢”边瑞心中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