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79章 坑

第79章 坑

        从青花坛子里抽出了几卷画,颜岚小心摊开在了地板上,学着边瑞的样子席地而坐开始看了起来。

        颜岚的欣赏水准真的很一般,她现在也就能看个热闹什么的,所以她并不能分辨边瑞这些临摹的作品中那些是好的,那些是不怎么样的,反正边瑞也没有怎么分,当时觉得不错的,等着干的差不多了便随手一卷插进青花坛子里了事。

        边瑞见颜岚自己看的还挺投入的,于是继续躺下了打自己的盹。

        ”边瑞,边瑞!“

        ”什么事?“边瑞闭着眼睛淡淡的回道。

        颜岚见边瑞没有睡着,于是说道:“你能不能教我怎么欣赏这些画?”

        边瑞听了睁开眼睛,坐直了身体冲着颜岚问道:“你不开玩笑?”

        颜岚摊开手对着边瑞说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

        边瑞见她真不是开玩笑,便长叹一口气:“我还真没有办法,想看懂这些画,最好的方式就只有两条,一是多看,二是多画。其实这两条就是一条,只有通过多画多练你才能体会到画家在画这些作品的时候是如何构图,又是如何用笔的,还有他想表达什么样的意思,如果只说,教你如何去欣赏那真没有办法,至少我没有办法教你”。

        像是西方的古典绘画还好理解一些,主要是都神话作品,讲的也是普通人耳熟能详的故事,但是到了后来,印象派之后,西方的艺术和东方艺术一样玩‘心’了,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看的明白的了,到了现代,所谓的当代艺术,老实说边瑞大部分都看不明白了,根本不知道一个连线条都画不直的家伙想用画面来表达什么思想。

        “要不你教教我怎么样?”

        “教你?”边瑞看了一眼颜岚:“那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中国画和古典油画相比,虽然说是入门简单一些,会一些基本的技法练个一两年就能唬外人了,但是你想画的有点模样那也要有一两年的时间啊,没时间谈什么都是空”。

        颜岚道:“你就教我一些基本的东西,要不这这样吧,你把这个临一遍,一边临摹的时候一边教我怎么用笔,你怎么理解的,这样不就行了?”

        边瑞一听张口就想说,你是要硬嚼我嚼过的馒头啊!不过转念一想这话说出去不合适于是便咽回到了肚子里。

        “你还真会省时间,我可告诉你,这东西任何讨巧其实都是小聪明,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笔一笔练出来的,由不得任何取巧,敷衍的过别人,你永远也敷衍不过自己”边瑞正色说道。

        以前边瑞就讨过巧,这话老祖也和他说过,当时年少并不知道这话真正的含意,但是现在边瑞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对于这话的体会自然是相当深刻,因此无论是练字还是斫琴,或者是临画都是一笔一笔极为专注,慢慢的这种专注会随着技艺的提高成了一种享受。

        这就像是练钢琴,开始练的时候总要被逼着拿尺子揍着才能坚持练下去,很多娃儿都是一边练一边哭的,但当水准到了一定高度,或者把练琴当成一种习惯的时候,那种弹琴的快乐感又会慢慢回来了,不光如此还让人沉浸其中不能自拨。

        “没事,你就这么教我就好了”。

        说着颜岚把手中的画摊在了地上。

        边瑞略想了一下,觉得客人来一趟自己也不好驳人家的面子,于是站起来,走到了书桌的旁边,拿了一个蒲草垫子垫在身下,采用跪坐的方式坐到了书桌前面。

        伸手从旁边的纸架子上抽出了一张宣纸,平摊到了书桌上,然后取了镇纸把边角这么一压。

        “把画拿过来”边瑞冲着颜岚伸了一下手说道。

        颜岚把自己挑出来的画拿在手上,小跑到了书桌旁边,学着边瑞的样子拿了一个蒲草垫子跪坐到了边瑞的身边。

        边瑞把画同样展开,放到书桌上和摊好的白宣并排之后,开始研墨,取了一点水注中的清水置于砚池中,用墨条垂直在砚池轻轻的打着圈儿,等着差不多了,边瑞这才取了笔,开始在宣纸上临起画来。

        一边画一边给颜岚解释,什么中锋、侧锋,什么平、重、留、圆、变之类的,讲了一会儿,边瑞干脆开始自己给自己讲,其实是一个领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领会画家的技法,原本是只想不说,但是现在一边画一边领会一边用简单的语气说出来,让边瑞觉得似乎可以比干临的时候领会更多一些。

        讲着讲着,边瑞就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心中再无一点杂念,也没有想什么颜岚偷不偷懒之类的,这时候在边瑞就想着如何用平实听的懂的语言把自己体会到的东西给转述出来,无论旁边是颜岚还是谁,又或者有没有人都和边瑞没什么关系。

        “看这朵梅花,只是轻轻几笔,虽然不用色,但是依着笔墨的浓淡,腊梅的神韵有过之而无不足,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其中用到了人类最出色的器官,也就是大脑,在脑海里欣赏的人可以补出无数的花海,也似乎能嗅到寒意中绽放腊梅释出来的清香……”。

        边说边绘,几笔下去一朵腊梅便在纸上出现了,以颜岚的本事自然是分不出好坏来的,她觉得边瑞的腊梅画的跟原来画的一模一样,就像是拓下来的一样。

        只是边瑞知道这已经是落了下乘,真正的高级的临,是取意而不是专注于取形,一但取形就落了下乘。就像是同样都是临《兰亭序》为什么大家临的能传下来,一般人临的就没人要?

        有人说那是因为临的是大家啊,他的字本来就值钱,临的自然也比普通人临的贵。

        这话对也不对,其实是书法大家在书法造诣上都达到了一定层次,普通人临那是临的形,字的结构,通篇安排,而大家临的时候更多的是取其意,外在的形反而是不需太注重了。如果真有谁临的了十成王佑军的神,哪怕是临的,这作品的艺术水准也足以比肩正版《兰亭序》成为传世名作。

        渐渐的颜岚有点听不明白了,以她的水准不足为奇,就像是一个人还没有学会爬呢,你就拉着他跑,那不得拖的他遍体鳞伤啊。

        只是现颜岚并没有出声打断边瑞,她这时不是在听边瑞讲什么,而是在看边瑞投入的样子,颜岚觉得这时的边瑞全身似乎都在放着光,那种微不可见,但是又让人注目的光芒。

        颜岚并没有喜欢上边瑞,她只是觉得自己这时候好像又回到了练舞的时候,自己和同事一起排舞,大家都是那么专注,专注到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清澈的如同婴孩一般,专注的目光闪着光,如同现在边瑞眼中她所看到的一样。

        “你真幸福!”颜岚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冲着边瑞轻轻说道。

        “什么?”

        边瑞没有听清楚。

        颜岚又道:“我说你真幸福,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你也可以啊?”边瑞冲着颜岚说道。

        颜岚摇了摇头:“我不行,我的个子太高了,这辈子可能都重返不了舞台了”。

        边瑞却道:“为什么你那么执着一定要上那种舞台呢,听着下面一帮西装革履人的掌声就那么重要?谁的掌声不是掌声呢?你上不了那种所谓高大上的舞台,那你可以办舞蹈班么,你教孩子,当你跳上一曲的时候,也能从孩子身上得到掌声,或者干脆自己成立一个舞蹈队,哪怕是在马路旁边跳也可以啊,你为什么要专注于一种形式呢?……其实我觉得这世界上只有两种生活方式,一种是你开心的,一种是你不开心的”。

        不得不说边瑞劝人真的很有套,但是说实话劝人归劝人,你让边瑞现在衣不裹腹的去搞什么高档餐厅,愣是不赚钱的那种,估计边瑞直接掀桌子,然后推个小车晚上去夜市卖炒饭去了。

        但是颜岚一听,顿时眼睛一亮:“是啊,我什么要跳给他们看呢,为什么就没有想着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听到颜岚这么说,尤其是看到颜岚目光中那闪的都快瞎人眼的光,边瑞良心一揪:这学艺术的毛病都一样啊,怎么看着这么吓人!

        同时之心中,边瑞立刻向满天神佛发起了祈祷:“三清、玉皇和佛祖各位,我真的没有让去夜店跳那种脑袋甩来甩去的傻舞啊,我就是劝人来着,她要是走错了路可不关我什么事!”

        “我决定了,虽然我不能重返舞台了,但是我可以教孩子们跳舞,我要去当一名舞蹈老师!”颜岚握紧了拳头在空中狠狠的挥了一下。

        一听这位要当老师,边瑞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嗯,当老师好,当老师好!”

        颜岚想了想又道:“嗯,在明珠竞争太大了,而且公立学校不好进,一心赚钱的培训班也没什么意思,要不我换个乡下的学校当老师,这样的话好进……”。

        边瑞越听越觉得这话头有点不对了。

        “对了,你们村不是有小学么,需不需要舞蹈老师?放心吧我学历什么的都没有问题……”。

        边瑞脑门子上都开始冒冷汗了,现在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村里已经有巫老爷子老两口落户的,现在又来一个?

        老爷子两口子到没什么,因为人家有地方会做饭,也不会打扰边瑞,但是这样一个除了会跳舞别的啥也不会的,边瑞觉得她可能是想着时不时的到自己家蹭饭。虽然说常见一个美女很养眼,但是边瑞可不想三天两头养什么眼,他就是清净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每日盘算完三餐摆弄一下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成了。

        果不其然,颜岚接来的话就说到了这条上,开始例举边瑞这边的好处了。

        “如果太远的话我会想家,太近的话我爸妈又麻烦,这里不远不近,来回也要四五个小时,这样的话我的空间大,想家了也能回去看看,实在是比去西部支教好多了……”。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我们这边的学校缺不缺老师!”边瑞现在直接拿刀捅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虽然边瑞觉得这两天大家处的不错,但是他可不想有人天天这么来自己家,一月来个一次两次的,过过热闹瘾就是了。

        天天来?那不是把说好的乡间生活又变成了菜市场,指不定还不如菜市场,成了大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