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78章 家财

第78章 家财

        颜岚听到祝同强的话,联想到上次在画展的时候遇到边瑞的情况,不由噗嗤一声乐了。

        颜岚这一乐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她的身上。

        “对不起,我想起来去年有一次和边瑞在一个画廊遇到的情况……”颜岚把当时的场景大致的讲述了一遍。

        巫广龙老两口听的直接乐了。

        “现的有些人,虽然有点名声,有点小本事,但是品行真是差到极致,以前人烂至少还要点脸面,现在有些人连一丁点脸都不要了,就只知道钱是好东西”老太太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祝同强这时冲着边瑞问道:“你一定觉得画廊里的画都是狗屎是不是?”

        “我没有说!”

        边瑞连忙摆手否认,虽然边瑞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买画这东西考的就是眼力劲,你买到了狗屎是你的本事不行,行业的道行不够,怪不得别人。

        所谓的当代艺术,真的算的上艺术的在边瑞看来没有几个。

        而且国内的艺术品市场,边瑞觉得越来越看不明白了,一个现在还活着的人,一副作品卖出几千万甚至上亿元,远超绝大部分欧美大师作品,你确定世界油画的画坛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真的活着的艺术家,能开创一个时代的,那自然是值的,像是毕加索这家伙的作品,因为他走的是以前没人走过的路,或者是达到了前人不曾达到的新境界。

        当今一副写实的艺术品卖出几千万来,边瑞就不明白了,不知道你的作品和文艺复兴以后,1860年代印象派之前的写实主义大师们有什么不同,是表现技术提高了还是表现在深度提高了?

        只凭像?你真的确定,你看过古典主义大师们的作品,也真的确定你比他们画的更像,更有艺术深度?或者你比现在欧美的什么超写实主义要厉害?

        如果都没有,那么你只是再重复前人的路,那就要问一下是什么支撑你的作品到达如此高的价格?

        别说画的好像啊,现代还有一门艺术叫摄影艺术!

        哪怕是在欧美这样的油画发源地,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地方,欧美的超写实主义作品都已经被边缘化了,几乎就相当于咱们国内的广告画层次了。

        在发明并且主导世界油画的西方人看来,超写实主义已经脱离艺术的范畴了。处于追随层面的中国油画这么牛逼了?

        国内的超写实作品,比西方超写实作品价格翻了上百倍!是咱们国内的油画真的玩的超英赶美,全球第一了?还是咱们的油画艺术领先全球独步天下了?

        “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祝同强坚定的说道。

        颜岚这时候望着祝同强问道:“他会画画?”

        祝同强望着颜岚笑道:“他可不光会,而且水准不低,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我见过的所有画画的,他的水准不算是最好,但是绝对是第一流未,第二层次的顶级”。

        “你直接说我二流就是了”边瑞被祝同强说的哭笑不得。

        “二流是夸你!你不看看你才多大”祝同强说道。

        谁知道边瑞认真的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真的,画出二流水准来,那真的是夸我!”

        颜岚望着边瑞,不知道说什么好。

        边瑞见了只得解释说道:“我这人临摹临的不错,但是自己画那就差太多了,差距就像是唐伯虎画的大雕,和祝枝山的小鸡吃米图一样大”。

        边瑞真是没那个本事,自己作画画来的东西边瑞自己都看不下去,糊弄外人还行,一放到内行眼中啥也不是。

        “所以说,我觉得他还有东xc起来,说真的,我好想看一看啊”祝同强眼巴巴的望着边瑞。

        边瑞道:“博物馆里有的是!你去看好了,为什么老是逮着我一个人薅羊毛呢?”

        “现在想薅羊毛哪那么容易,说是捡漏的一百个人中九十九点九的都是被骗了的”祝同强叹了一口气说道。

        “行了,咱们能别提这个么,我跟你说,这壶我可是不会卖的,老……我师傅给我留下来的念想不多,这东西我准备……”。

        祝同强说道:“你不会又准备留给你闺女吧,这样吧,边瑞,我孙子挺不错的,不如咱们结个娃娃亲!”

        “一边去!”边瑞笑骂道。

        巫广龙两口子也跟着乐了起来。

        “你这人也真是的,为了一个壶把孙子都给卖了”巫广龙大笑道。

        祝同强装作长叹一口气,哈哈乐着说道:“这事要成了,您孙子长大之后,说不准就得哭着喊着羡慕我孙子了,冲你破口大骂骂你没眼光。您知道那一床唐琴值多少钱?不说唐琴只说那屋里的一堆木料您又知道多少钱?再上我还没有看到的字画,我这么跟您说吧,娶了边瑞的闺女,直接就从人生的起点到终点了。再说了,就边瑞这模样,闺女能丑的了?”。

        祝同强还小拍了一下边瑞的马屁。

        “什么料子?就那边横着用油布盖着的?”

        见祝同强点了点头,巫广龙又问道:“很值钱?”

        “那一堆大大小的全是黄花梨、紫檀和丝金楠,就没有一块不值钱的,还有那整整半屋子的老琴料子,我也不是玩琴的,不知道值多少钱,但是绝对便宜不了!……”祝同强道。

        边瑞听了笑道:“你怎么好像比我还清楚似的!”

        边瑞心中暗笑,因为祝同强还没有进过后院,也就是演武场,在贴墙的地方,边瑞还放了三株同样的料子,一来可以打马虎眼,二来真的准备给闺女作嫁妆。

        空间这东西,老祖临走之前再三吩咐传男不传女,东西一定要在边氏中流传下去,边瑞不可能违背老祖的话,且对于一直受传统教育的边瑞来说宗族依旧是最重要的,况且这东西原本就是家庭的,并不是他边瑞的。

        而且按着老祖活的岁数,边瑞这边还有漫长的人生要过,指不定哪一天就和一女人好上了,哐哐的开始生儿子。因此对闺女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一愧疚自然就想着在别的地方补偿一些,一般的父亲那就多给闺女一点钱,边瑞这边自然就不仅仅是给钱了,凑的都是好物件。

        “嘿嘿!”祝同强乐了。

        “好了,大家吃饭吧,吃完饭,咱们各自忙各自的去”边瑞不想再提自己的财产了,真的提起来边瑞都有点儿心惊,觉得自己是不是装芘有点装过了,一不小心弄了这么多东西出来。

        听到边瑞这么说,吃饭的继续吃饭,摆弄铜壶的则是自顾自嘟囔着继续看着铜壶。

        等着边瑞几人吃完了饭,祝同强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铜壶,和收拾完碗筷的巫老爷子两口子一起出了门。

        颜岚这边回屋呆着去了,边瑞也回到了房间里,拿出了一床琴的面板也就是共呜腔开始慢慢的雕琢了起来。

        面板的槽已经挖的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回音槽需要边瑞慢慢的打磨,这玩意在空间里好制,但是到外面那就是玩的一个情趣了,所以边瑞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慢慢的用刻刀在琴腹内拖刨着木花。

        不急不躁,一道纹刻的极为满意了,边瑞总会放下面板,浅呡一口清茶,欣赏一下自己的手艺,然后继续干活。

        这么摆弄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到太阳一照进来,暖洋洋的晒到身上,边瑞突然间觉得有点困意,于是直接把面板往身边一放,伸手抓了一个垫子垫在了脑后,横过了身体,翘起了二郎腿一边晒着小太阳一边打着盹儿。

        没有一会儿,边瑞便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边瑞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里传来了一阵幽香,这种幽香并不是花木的香气,而是女人身上的体香。

        边瑞心道:我了个去,这是长时间没个女人想女人了?

        就在边瑞想到这里,突然间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前面似乎有个影子,于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我了个去!”

        睁开眼睛之后,边瑞发现一张脸正凑在自己的面前,正好挡住了自己的阳光,虽然闭着眼,但是被太阳这么晒了十来分钟,再加上刚一睁开眼,根本看不清脸只看到模糊一片。

        原本就是习武的,所以边瑞本能的往旁边来了一个驴打滚,同时双手护住要害来了一个防卸姿势。

        “你干什么呢?”

        颜岚的声音传到了边瑞的耳朵里。

        边瑞这才看清了,原来来的是颜岚。

        “我了个去,你走路怎么也没点声音啊”边瑞抱怨说道。

        颜岚张口反驳道:“我在门口都叫了你好几声了,我特意过来看你生怕有什么意外……”。

        “我在我家能有什么意外?”边瑞坐直的身体抹了一下眼睛后说道:“有什么事么?”

        “不是说你画了很多画么,能不能让我看看?”颜岚说道。

        边瑞听了,伸手指了一下身后的仿青花坛子。

        “喏,大部分都在那里了,你要是有喜欢的我送你一幅“边瑞说道。

        颜岚走了过去,看到青花坛子跟个小水缸似的,口径差不多有六十公分,里面插着大约三四十幅画卷。

        ”这是青花坛子?”

        边瑞笑道:“你怎么跟祝同强学了,青花是青花不过是仿青花,虽然是仿的但是仿的质量也是一等一的,卖个两三万没有问题”。

        瓷器的仿也得看什么人仿,若是大师仿那价格自然要比一般仿的值钱,虽然不可能达到真品的地步,但是如果从制到画再到烧都是大师的话,那么一个仿的青花卖到十来万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边瑞这个青花差了点,出炉的时候有点瑕疵,但是也是值个小几万的。

        “哦!“

        一听说值几万,颜岚顿时兴趣大减,对于瓷器来说,她的水准还在值不值钱上,而不是真正的欣赏瓷器本身的美。所以边瑞一说两三万不是真的青花,颜岚立刻没有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