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70章 抓鱼

第70章 抓鱼

        午觉醒来,边瑞接到了颜岚的电话,在电话里她说晚上还不在边瑞家吃饭,于是边瑞放下电话之后回到了父母家,看看晚上他们吃什么。

        到了家门口,边瑞进门发现奶奶正忙活着洗腊肉,于是出声问道:“奶奶,今天晚上吃腊肉?”

        奶奶看到孙子进了院子,笑眯眯的说道:“嗯,晚上吃腊肉!”

        “那您多做一些,晚上我在家吃”边瑞说着走到了奶奶身边搭了把手。

        “你家里的客人一起过来?”

        边瑞摇了摇头:“他们在三嫂家里吃,这仨人有点儿乐不思蜀了,帮着干农活上瘾,城里人脑子有的时候就是不太灵光,见什么都新鲜”。

        奶奶笑道:“你三嫂子家正在点豆子,估计是他们觉得好玩吧。对了,你也别老让你三嫂子白忙活,等会给他们家送点腊肉过去,还有,你去湖里捞点鱼也给你三嫂子送过去,她们家这两天人不少,弄条鱼给她们家添个菜”。

        边瑞一听这才知道,原来这两天三嫂子娘家来人了。

        “那好,爷爷的探网在哪里?”边瑞决定按着奶奶说的河里捞鱼。

        见奶奶伸手指了一下山墙巷,边瑞走进去一看果然发现家里的探网在最显眼的地方摆着呢,旁边就是竹编的鱼篓子。

        背上鱼篓拿起探网,边瑞出了门往西边的小湖方向走。

        “小十九,捞鱼去啊?”

        路上,边瑞碰到了五婶子,老太太看到边瑞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边瑞见她的手中拎着一条约三四斤的鱼,一个柳条从鱼腮穿进去从鱼嘴里出来,于是笑着问道:“您也捞鱼去了?”

        五婶子抬了一下手,把手中的鱼展示给了边瑞:“这不,三媳妇娘家来了人,我这边捞点鱼给添个菜什么的”。

        边瑞听了说道:“哎哟,您和我奶奶想一块去了,她让我去湖里捞点鱼给三嫂子家送过去呢”。

        五婶子并不是三嫂子的亲婆婆,不过两家因为住的近,关系自然而然要好上一些,像是三嫂子家里来了客人,通常都是由五伯去陪客,现在五婶子帮着弄条鱼添个菜什么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既是亲戚又是近邻,关系自然要好一些。

        “你就别送了,我们家那口子刚才拎着两条过去了,现在加上我这条,你三嫂子家肯定用不到的,这事情我和她说,鱼就别送了,你捞着自家吃吧”五婶子笑呵呵的嘱咐边瑞。

        边瑞能说什么,只得嗯了一声。

        五婶子这边想了一下,对着边瑞压低了声音说道:“你那几个朋友挺有意思的,干农活干的这么开心真是少见”。

        边瑞听了尴尬的笑了笑,他到不是因为颜岚几个干农活很开心而尴尬,而是大致猜到了五婶子下面有什么话在等着自己。

        果不其然!

        “我说小十九,我觉得那年青姑娘不错,用电视里的话说就是条美盘靓,关健是人还没有什么坏毛病,我跟你说呀小十九,男人在这方面就要主动一些,试试反正也不花什么钱,你要大胆一些……”。

        边瑞听的尴尬的满脑门子黑线,自从大家发现颜岚的美貌之后,各位婶子嫂子只要见到边瑞就要旁敲侧击一下,似乎大家都想边瑞把颜岚这么一个漂亮姑娘留在边家村似的。

        边瑞也承认颜岚的确漂亮,别说是边家村就连美人如云的明珠,颜岚的颜值也是一等一的存在,实在是不用怀疑的,但是边瑞觉得自己现在根本不想那方面的事情,二来自己是个二婚,人家颜岚不光是个小姑娘,而且才二十出头,边瑞这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两人无论是年龄还是性格,都不合适。

        “完全没有的事情,我和颜岚就只是普通朋友!行了,您忙去,我还要去捞鱼呢”边瑞说着从五婶的身边逃离。

        五婶忘着边瑞的背影笑的一副我是过来人的模样:“小样,男女之间不就那点事情么,还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能上一个大男人家住?”

        说完五婶拎着鱼,笑眯眯的继续往回走。

        边瑞扛着探网来到了湖边。

        刚一到湖边发现七八个小毛孩子正在湖边玩,而自己空间里养出来的那条大虎刺鱼正伸着脑袋凑在小毛孩子们的旁边,嘴巴一张张的,不用看边瑞都知道这帮小家伙肯定在喂鱼。

        自从大爷爷宣布这鱼是吉祥物之后,村里就没有人打大鱼的主意,小孩子们更是喜欢凑到湖边和大鱼玩。

        也正是因为有了大鱼,所以大人们也越来越放心小孩子们在水边玩,因为只要有孩子落水,没有等人到呢就会被有鱼给顶到岸边来,弄的大家开玩笑时候都说,现在就算是想不开想跳湖都跳不成了,因为只要有人落水,大鱼就会把人给顶到岸边来。

        边瑞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支开了探网,并且把一些食物放到了探网里,把整个探网沉到湖水中。

        十九叔!

        十九伯!

        十九爷!

        一帮小毛孩子见到边瑞,纷纷乱七八糟的抬头打起了招呼。

        边瑞连忙制止这帮小毛孩子,怕他们吓到了自己这边的鱼。

        小孩子到是领会到了边瑞的担心,很快老实起来继续和大鱼玩,但是边瑞的手机这时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边瑞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直接掐断了。

        谁知道打电话的这位还不死心,没到十来秒钟又拨了起来,一连着几次把边瑞给弄的火死,眼睁睁的看着一条大鱼刚游进探网,被这货弄来的铃声给吓跑了。

        “喂,你是哪位?”

        边瑞的语气很不好。

        那头打电话的被边瑞的语气也弄的一愣,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您好,请问您是边瑞边先生么,我这里是傅青绪先生的工作室……”。

        啪!

        边瑞一听傅青绪工作室,直接挂了电话,挂完了电话之后嘴里还嘟囔着:“特么的现在骗子还真胆子大,什么人都能扮!”

        傅青绪边瑞是知道的,作为一个玩古琴的,边瑞怎么可能不知道国内的几个古琴大师,虽然说边瑞不一定看的上,但是人家名声足够大,边瑞自然是如雷贯耳。

        边瑞这一挂,又把电话的那位给弄傻眼了,又拨了两次,发现边瑞居然关机了,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来到了傅青绪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起了门。

        “进来!”

        “老师,那个边先生好像并不是太友好,我一说是您找他他立刻挂了电话……”这位虽然说的很客观,但是无论是语气还是说话的方式无疑都暗示傅青绪,这个姓边的可不像是什么好人,有点看不起您的意思。

        傅青绪活了那么大年纪,哪里会不知道自家这个弟子的小心思,只是他不想去管这事儿,更不想提点自家这个弟子别耍什么小心思,每当你耍小心思的时候,说不准别人脸上带着笑早就在心里冷哼呢,这年头哪有什么傻子。

        “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吧,等一会我自己打!”傅青绪说道。

        对于边瑞,现在傅青绪还是有点儿容人之量的,他现的非常欣赏边瑞的那一床唐琴,除了唐琴之外,更让傅青绪动心的是那床唐琴上的弦,作为一位古琴大师,他对于琴弦的敏感那肯定是不用说的。

        而且做为一个六十来岁的古琴大师,他也试过不少的弦,像是解放前的回堂琴弦,解放前后的上虞琴弦他都用过,当然了这两家制弦厂已经消失了,所留下来的弦价格不菲,就算是这两家留下来的弦,傅青绪也认为难及这次他见过的唐琴上的丝弦。

        傅青绪现在甚至琢磨有机会的话最好把这弦的配方给弄到手。

        傅青绪可不认为这个事情是骗,他觉得这弦在边瑞的手中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创出名号来,这是对这项技艺最大的辱没,既然这么好的弦你不能发扬光大,那不如让我傅青绪来做。

        这其实也不能说傅青绪的道德就是这么不堪,而是一个人难免有这么一点贪心,像是傅青绪对钱不甚在意,但是对于古琴的相关的东西就相当执着了。

        边瑞可不知道自己被明珠的古琴大师给盯上了,就算是他知道也不以为意,他可不是汪捷,因为自家的闺女想学古琴对傅青绪给个笑脸,在边瑞看来傅青绪的水平也就那样,再好也不可能好的过老祖去,听惯了老祖抚琴的技艺,当世所谓的大家,边瑞直接可以用两个字评价:呵呵。

        这时候的边瑞正一脸纠结的望着水中的探网,在探网的旁边有一条大鱼正游来游去的,似乎是想吃探网里的食,但是又担心这是个陷井,在探网的外面来来回回的徘徊了十好几圈了。

        这是一条大鲤鱼,以边瑞的判断最少也得有三四斤的样子,这个时候的鲤鱼味道是最好的,肉质不算老而且个头大肉多汁,吃起来还会有一些回甘。

        边瑞注视着大鲤鱼心中急切的想盼着它快点进网,至于已经在网中的那些个小杂鱼,边瑞根本就不在意,就算是抓到了也会扔回湖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