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53章 吹牛有风险

第53章 吹牛有风险

        听到周政这么说,边瑞有一种撕开周政的脸皮在地上踩上十七八脚的冲动,强压着这种冲动,边瑞长吁了一口气,转头望向了白领美人。

        “不行!”

        “为什么?”

        “我不教女人!”边瑞淡然的伸手拿了一块方巾出来,擦了擦手。

        白领女人望着边瑞怒道:“你看不起女人!”

        “我没说看不起女人,我只是看不起你!”边瑞依旧是淡然的模样。

        边瑞现在其实有个欲设的立场,觉得这白领美人根本不是个学厨艺的料,真是要能沉的下心来的那种人,谁会总日里流连于夜店酒吧?有和白领美人胡扯的时间,自己还不如多和自家的闺女在一起练琴呢,实在不行斫制一床琴也好啊。

        白领美人望着边瑞怒道:”你的母亲也是女人”。

        没有等白领美人的话说完,边瑞直接单手一按台面,整个人轻松的越过了操作台,如同一只落雁似的稳稳站在了台子外面。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中,边瑞来到了白领美人的身后,直接伸出手揪住了白领美人的领子,这么一拎就把白领美人直接给拎了起来,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拎小狗,如果会拎的人会揪着小狗的颈皮,这样小狗就会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任由你拎着。

        现在白领美人直接被边瑞给吓傻了,就这么任由边瑞拎着自己的脖子,一直来到了门外,并且把她放在外面的地上。

        就在白领美人要怒火中烧,冲着边瑞撕扯一番的时候,突然间想说的话如同卡的咽喉里一样。

        边瑞淡淡的望着白领美人:“别想着给我耍横,我这一拳下去轻松让你鼻骨骨折,你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这么高耸的鼻子,挨这么一下子,那以后可有的瞧了,别以为我不敢,相信我,我的分寸极好的,绝对只有轻伤,达不到二级伤残,依法最多也就是关上十天,罚五百元,你想试试?”

        白领美人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知道怎么的觉得眼前的男人一准能干出来,白领美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一般男人见她都是先掉半个魂,然后小手段一个接一个的讨好送东西,今天见到一个特别的。

        边瑞见白领美人老实了,于是转身回到自家的小铺子里。

        白领美人望着边瑞的背影,心中突然间跳出一个念头:这人难道是个兔儿爷?要不然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不得不说漂亮的长相能给一个女人带来很多的方便,所谓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当男人看到一个美女的时候总是要忍不住去呵护她,保护她,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长的漂亮,也是属于人生的优势之一,白领美人就占有这种优势,加为她也会利用这种优势,所以一直以来混的都不错。

        可惜的是今天她遇到了硬茬,边瑞似乎就看不到她的美。

        其实边瑞也觉得这姑娘漂亮,不过教她做菜什么的,边瑞觉得还是不要了,他哪里有兴趣陪现在二十来岁的姑娘耍着玩,自家的闺女都快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弄的他头大了,再来一个这么样一个不省心的徒弟?

        边瑞回到了屋里,看到一帮人个个都跟个大傻子似的望着自己。

        “都愣着干什么?被人点了穴了?”边瑞回到了柜台里面,继续整理着台面,干着自己的活。

        周政冲着边瑞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兄弟,我今天真的服了啊,你就这么对一个美女?真下的去手?”。

        “行了,你还怜香惜玉起来了,你这个玩导弹的还好意思说这话,脸红么?”边瑞直接怼了周政一句。

        玩导弹是什么梗是,现在导弹不是可以做到射后不理么,导弹自己可以找目标跟踪击毁,梗的重点就在这导弹的特性,射后不理上了。

        吴惜对着边瑞说道:“我了个去,大瑞,我今天才知道你那么啊,你说胡硕跟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死党,怎么就没有学到你这点呢?”

        徐一峰道:“别扯了,整天被拎来拎去的你就舒服啦?那不是受虐狂么,对了,边瑞,我觉你该收这样的学生,不是有句老话嘛,要想学的会,先和师傅睡。要想学的好,多帮师傅搓搓澡!”

        一边说一边徐一峰还露出男人都懂的微笑。

        “我去,那周政和边瑞不是成连襟了”伍尚彬扯道。

        听到伍尚彬这话,胡硕等人都没心没肺的乐了起来。

        周政连忙说道:”跟我可没什么关系,我就是见这姑娘特别,于是想泡一泡,只是个想法还没有泡上手。我觉得这姑娘是个聪明的,不占男人便宜,所以也不好下手,这下我轻松了,人家看上边瑞了,我给边瑞打”。

        “滚蛋!”边瑞没好气的说道。

        “都吃完了,吃完了一个个都滚粗我这里还要准备中午的一餐呢,没空和你们扯这些有的没的”边瑞说道。

        听到边瑞这么一说,众人也不恼,一个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嘻嘻哈哈的往门口走。

        这边家伙出了门,边瑞还听到周政和门口的那个白领美人说道:这小子已经离婚了,姑娘我看好你,加油

        弄的边瑞脑门子上全都是黑线,心中盘算着是不是要换一批朋友,不过一想,换一批朋友也要时间,自己现在恰恰不想在这些琐事上花时间,于是决定先把这几人留友查看,暂时不开除他们。

        边瑞专心准备中午的午餐,也算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好午餐,很快忘记去看门口那位白领美人还在不在。

        到了中午约定的时间,周老爷子准点带着他的几个朋友过来了,老爷子的朋友岁数都和他差不了多少,最少的也有七十好几了,一个个无论从神态还是气质来看,没有一个是普通的,其中一人身上还有一些官威。

        边瑞没有问,周老爷子也没有多介绍,提了一下自己的几位朋友,边瑞这边便开始上菜。

        食不言寝不语,几个老人家从头到尾一个半小时下来,愣是没有超过二十句话,边瑞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介绍了一下菜名,然后便闭口不言,专心做菜上菜。

        “小朋友的手艺太好了,让我不由的想起我父亲以前的一位老友,他就善长做这种菜”坐在周老爷子对面的一位老人感叹的说道。老人年纪不小,脸上已经开始长老人斑了,不过精神头不错,面色也得红润。

        “哦!”边瑞轻轻的应了一声。

        “老黄,你觉得怎么样?”

        被叫做老黄的老人,拿着纸巾抹了一下嘴:“我是粗人出身,比不上你们这些贵公子,哪里能尝出这种席面的高低来,我就事说事,初吃觉得淡,但是越吃越有味道,就如同这人生一样,越活越能品出个滋味来,不错,小朋友,明天晚上给我定一桌,我带老伴过来尝尝”。

        边瑞说道:“明天恐怕不行,这次我带的食材老实说只够两顿的!”

        “那还不是有一顿么?”黄姓老者惊奇的问道:“你这开的什么馆子,有客人上门还有拒绝的?”

        周老爷子替边瑞解释说道:“他这馆子开不开看心情,一周一般就开两天,周六和周日,就算是这两天还得看食材,有就接单没有就不接”。

        “你这还能吃上饭?”黄姓老者看向边瑞嘴角挂起了淡淡的笑容。

        边瑞微微一笑,说道:“我不靠这个吃饭,自然也就不用在意客人的多寡!有食材有客人就做,客人和食材缺一样,就不做”。

        见到边瑞这副模样,黄姓老者玩味似的看了一下周老爷子。

        周老爷子笑道:“你别看我,我见过他也就上周一面,今天让你们过来尝尝,没有给你们下套的意思”。

        一群人都是老狐狸,看问题可没有那么简单,对于他们来说一顿饭有时候其中的意思可深着呢。

        “我不管你周老扣有什么打算,我都装傻子,我就是喜欢这小朋友的菜还有他做菜的手法,用刀精准有力,锋过无声,这就像是做生站,有了目标就不要犹豫,一但犹豫心就着了魔,刀不稳自然也就不准”。

        黄姓老者笑着打断了这位的话:“行了,老陈疯子,就是吃顿饭,你还上纲上线了。别让人家小朋友笑话”。

        “那下周六给我定一桌,两个人的!”

        “周日吧,周日中午给我定四个人的”

        边瑞没有想到,这一顿饭吃完,下周两天自己中午晚上都有活干了。

        边瑞不知道的是,人家这帮老爷子给的都是周老爷子的面子,当然了,边瑞这菜也要做的够层次,不够层次人家也不会订,首先周老爷子就不会邀请老友们过来捧边瑞的场,硬捧这东西,老实说边瑞还没有这个资格,周老爷子宁愿送边瑞一个公司,都不会拿自己的脸面开这玩笑。

        这就是所谓的打铁还需自身硬,自己的本事才是基础。

        送几位老爷子到门口,边瑞微微一抱拳,看到白领主人现在正坐在行道树下。

        一见边瑞出来,白领美人立刻站了起来,冲着边瑞两着一点讨好展颜一笑。

        边瑞并没有搭理她,转身回了铺子。

        现在边瑞有点后悔自己太能扯了,如果不说那一番话,说不准就不会招这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