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50章 古琴的神格

第50章 古琴的神格

        带上了所有该带的东西,边瑞开着车子往明珠去。车上除了用到的一些食材之外,还有爷爷奶奶给小丫头带的好吃的,像是焖好的小羊排、猪蹄子等等。

        到了村口,边瑞看到祝同强站在路边上,身上背着一个包,正冲自己招着手,于是慢慢的把车子停了下来。

        “去县城么?”祝同强拉开了副驾驶的门问道。

        边瑞不知道怎么说了,瞧这架式就知道这人一准是在路边等自己的,去明珠从县城上高速是最快的道,就算是走国道,那也得从县城在外围走,离县城中心也就是三四里的路,顺位弯就给送过去了

        “上来吧!”边瑞也不好直接拒绝,虽然心中有点挺烦这人的。

        见祝同强上了车,边瑞开出了村子。

        过了小学校的时候,祝同强对边瑞说道:“你好像对我有什么看法?”

        “你觉得我有什么看法?”边瑞不置可否的反问道。

        祝同强道:“对我有很高的警愓性!”

        边瑞直接了当的说道:“见第一面,你看上了我的床,后来第三面还是第四面来着,你又看上了我的琴,经过这两次,你说我该这该对你有警惕性?”

        祝同强点了点头:“该!”

        ”知道就好!我老实跟你说吧,你在村子里是收不到什么东西的,因为村里就没什么好东西,各家各户用的东西都是普通的东西,最多也就是解放初期的,你在这里耗着十在是浪费时间“边瑞说道。

        祝同强道:“他们是没什么好东西,但是并不包括你还有宗祠吧?”

        边瑞听了转头瞄了祝同强一眼:“别做白日梦,也不动不该有的心思,现在虽然是新社会,但是这是山里,随意死一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一定找的到”。

        “你威胁我?”祝同强笑道。

        虽然装作笑的很坦然,但是祝同强知道自己的确是害怕了,他害怕的不是边瑞说出来的威胁,而是刚才边瑞轻飘飘的瞅他那一眼。祝同强也是走南闯北的人物,跟黑道也打过交道,像是一些蛮横的村子也去过,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在那一眼之下,顿时生出了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背上的汗毛一瞬间立了起来。

        “我威胁你干什么,我只是告诉你,喏,从这条道上去就是许家村,动乱那时个一队造反派上去,七八个人就这么平白无故消失掉了……查了几次最后不了了之”边瑞说道。

        边瑞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一帮子愣头青过来想拆许家的宗祠,还有要挖许家的祖坟,关健是带队的还姓许,还是他们许家村的人,几十号人围着村子,那时候又没有强光手电,更没有手机什么的,一到了天黑都是油灯,那跟鬼火一样的能看到多远,就这么一个晚上,七八个就无声的消失了,包括许家村的那位领头人。

        到现在还是悬案呢,不过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这七八个是怎么丢的,其中涉及到的不光是许家村,附近的几个村子都跑不了,因为谁都知道折了许家村的宗祠,平了许家村的祖坟,下一个就轮到大家了。

        “我相信!像你们这样的村子,怕是宗族礼法大过法律”祝同强点了点头说道。

        “你知道最好,你在村里溜跶那没事,但是你要是打宗祠的主意,我劝你还是先给自己挑一块好墓地”边瑞不客气的说道。

        祝同强笑了笑:”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傻,钱蒴的再多没命去花,那有什么用”。

        “想明白就离开到别处去吧”边瑞说道。

        谁知道祝同强却道:“其实一开始是想弄你那床琴,不过后来住在这里越住越喜欢,大家之间都很单纯,每家遇到什么事情大家伙都一拥而上帮忙,而不是围着看热闹,也见不到媳妇指着婆婆骂的,加上空气好,水好,这个我是亲自取样去化验的,水质比自来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纯天然无污染的山泉,得出来的结论可以直接灌瓶级别的。所以我觉得该时不时来住住,下一步我准备自己租个小院,再租一块地种种菜什么的……”。

        边瑞不知道祝同强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听到他说租个小院,于是摇头说道:“租小院你就别想了,没有宗族的发话,没有人会把房子租给你的,你现在最多只能住十七哥的宅子,种十七哥的田”。

        祝同强不以为意的说道:”也行,反正这小子自己也不种”。

        边瑞有点忍不住了:“你不赚钱了?”

        祝同强道:“我赚钱也不靠收东西,靠的是眼力,给人当个专家啊,弄个节目啊什么的,现在指着捡漏生活,那不是说瞎话么”。

        “那你还鼓动十七哥入这门?”边瑞说道。

        祝同强回道:“其实你那十七哥是棵好苗子,天生就是干这个的人,你别看整天介游手好闲的,什么事都干不好,那是因为他干的事不是他喜欢的,真正摸到了收藏这一行,你那十七哥那是相当有求知欲的,好学有求知欲,不出意外的话以后的成就肯定在我之上……”。

        祝同强说了一大段,边瑞一句没有听进去,十七哥成就怎么样和他没什么大关系,他又不是败家仔,指望着堂兄活着。

        通过祝同强这么一交谈,边瑞知道至少一段时间内,这老小子不会离开边家村。

        到了县城,边瑞直接也不问他去哪里,在入城的主干道旁,小公交车站点上把这家伙给扔了下去,自顾自的开着车子往明珠方向去。

        到了明珠,太阳已经快落山了,西边留下了一片晚霞。

        边瑞并没有去自家的小铺子,而是来到了汪捷家里。

        这次边瑞不是接闺女,因为小丫头这两天不会跟边瑞在一起,她的外公外婆,也就是边瑞的前丈母娘老两口子过来了,小丫头要跟老两口子好好呆上两天。作为交换,边瑞下周可以接女儿回村子里,和自家的老人们呆上两天。

        边瑞把车子停到了汪捷家的楼下,第一个跑出来的并不是小丫头,而是汪捷的父亲。

        以前边瑞和汪捷没有离婚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好的如同爷俩一样,但是现在两人离了婚,无论是老爷子还是边瑞再次相见的时候都觉得尴尬,原本很亲密的两个人之间突然间出现了一道无型的墙。

        “……汪叔,您好!”边瑞差一点按着习惯就叫一声爸了。

        “那个……小边……进来坐!”汪捷的父亲客气的想把边瑞往屋里引。

        “我是来送东西的!”边瑞笑着开始搬东西。

        望着边瑞搬东西,汪捷的父亲也忙眼着搭了把手。

        面对边瑞,汪捷的老子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别人家换了个更能耐的女婿,那一准开心的要敲锣打鼓,但是汪捷这边的老两口子都觉得不对味。是的,新女婿家的房子大,还有佣人帮忙,里里外外的什么都不需要动手,瞧起来挺好。

        但是老两口就是觉得这不是正常的日子,没有过日子的氛围,以前老两口到明珠来,一边唠叨一边帮着小两口收拾屋子,带带孩子做做饭,觉得自己有事可做,但是现在呢,到了这位新女婿家里,每天除了按时吃饭,什么都不需做,反而让两位老人极度不适应。

        边瑞和汪捷的父亲把东西扛进了屋里。

        一进屋,边瑞便看到那个老太婆坐在沙发上,旁边的一张双人沙发上坐着汪捷,还有汪捷的母亲,母女俩一人抱着一个小孩,不用问这就是汪捷新生的那一对龙凤胎了。

        也不知道那位赵家的老太太说了什么,汪捷的脸色很不好看,汪捷母亲的脸上的表情更是尴尬无比。

        边瑞一瞅只当没有看到,把东西放下来转身离开了屋子,回来的时候,边瑞的手上就拎了一个棕色的长这四方的牛皮包。

        “爸爸!”

        小丫头已经从楼上下来了,看到边瑞之后立刻扑进了边瑞的怀里。

        边瑞把手中的包放到卫边,揽住了闺女,在闺女的小脸上狠狠的亲了两下。

        汪捷这边似乎是想转移刚才的尴尬,于是冲着边瑞问道:“那么怪的一个包里装的是什么啊?”

        边瑞听了,放开了闺女,重新把包给拎了起来,来到了桌子旁边,自顾自的打了开来。

        包打开之后,里面是黑底髹金大木盒,盒子边边角角,都描画着繁复的金色夔龙纹饰,大木盒顶面正中间,有边瑞手书的四个金色的楷书:盛唐风韵!

        打开木盒,木盒里卡摆着边瑞从小练习用的那床唐琴。

        外层的皮包很华美,内里的木盒很让人惊艳,但是里面的这床唐琴落到不懂行的人眼中,那就不是什么玩意了。

        唐琴距现在都那么久远了,原本亮丽的色彩早就褪去了,琴面已经起了断毛纹,纹路各种各样,像是边瑞手上这一床就是蛇腹纹,髹漆经过长时间的放置,干裂形成了这种纹路,像是这床唐琴上纹路是自然形成了,现在市面上有些仿古的琴,追求一种古意,会特意把漆做成这个样子。

        琴上的丝弦也很老了,琴上的轸穗也有些时日了,这些东西都是老祖留下来的,丝弦现在村里还在做,轸穗虽然可以换,但是边瑞有点舍不得,于是就一直保留下来了。

        这些东西虽然不脏,但是看上去有些岁月感,给一般人看到会觉得东西很旧,颜色有些发灰不漂亮。

        总之这一床唐琴,以普通人的视角来看,连给小丫头现在手中的琴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