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45章 老林中

第45章 老林中

        在家休息了一日,又赖的两日,到了周四的时候,边瑞就不得不出发进山,名义是上指食材,其实是想找找有什么食材可以栽种到空间里的。

        今天一大早,边瑞着装整齐,把该带的东西都捆上了笨牛的背,吃完了早饭带上家里的大黑一个人出发了。

        原本边瑞的爷爷准备带孙子走一趟的,只不过边瑞不乐意,并且一再保证并不会去太远的地方,边瑞的爷爷这才放下心来,就算是这样还是让边瑞把自家的大黑带上,以防万一边瑞在老林子里迷了路。

        翻过边瑞宅子的小山头,放眼一看就是茫茫的林子。外面的这些树还细一些,要是再翻过一个山头,随处就可见那些两三合抱的大树。

        外围的林子并不好走,树与树之间全是灌木,往往这些灌木上还长着刺,好在笨牛皮糙肉厚的,边瑞也有大砍刀护体,一人一牛一狗,很顺利的经过了小林子,进入了真正的老树林子里。

        老树林子里路相对来说好走多了,因为老林子里灌木很少,就算是有也这高。老林子里的树是又高又密,别说是灌木了,就算是小树也很难在常年不见阳光的阴暗地方生活下来,树与树之间时不时会有一些喜阴的藤蔓。

        老林子容易走,但是真的不舒服,人呆在里面有一种特别的阴冷感,如果是夏天还好一些,但是现在可是冬天,就算边瑞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也觉得一丝丝阴冷的风直往自己的脖子里灌。

        沿着山脊一路往上,走了很久这才重亲看到了头顶的太阳,虽然冬日的太阳几乎让人感觉不到温度,但是跟刚才相比,还是头顶有太阳更踏实可爱一些。

        边瑞第一个要去的是老祖留下来的一个印记所在地,按着笔记上记栽的,老祖在那里种了一些树,还有一些药材什么的,边瑞想过去看看,那些东西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拨一点回去凑个菜也好呀。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边瑞到达到了目的地,当边瑞看到这边情况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这里根本看不出有老祖整理过的痕迹了,就算是说有,那也是水塘子旁边那一个破到了让人几乎不敢认的草棚子,如果它还能被称之为草棚子的话。

        “完蛋喽,完蛋喽!”边瑞挠着自己的后脑勺不住的说道。

        大黑和笨牛两个到是挺开心的,笨牛时不时的抬头吃一下周围鲜美的树叶,至于大黑则是四下里撒着野尿,似乎是想把这一片地给占为已有。

        这地方是个大潭子,说大潭子可能有点怪,因为这潭子大的有点过份了,差不多有四五个游泳池那么大,像个小湖一样。从山涧上有几股子水流下来,潭子又分出了两条小河一直往山脚下流。

        潭水分出的河也没有结冰,那是因为潭水自带温度,边瑞伸手试了一下差不多五六度的样子,比现在空气中的气温还要高一些。

        原本就知道这里是一处温水潭,边瑞想着气温还不错,总得长点什么东西吧,现在到了这里一看,发现潭子边上啥也没有。

        哦,也不是啥也没有,潭子附近有成片的脚印,有狍子的、狐狸的、野鹿的,还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半大猫科动物的,也不知道是野猫还是什么。

        看到这些,边瑞知道这里就算是长出能吃的野物来,那也被食草的给抢先了。

        虽然看起来这里已经被扫荡过了,但是边瑞还是决心在仔细找一遍,就算是找不到菌,找点能移栽的菌柄什么的也好啊。

        可惜的是,边瑞再一次失败了,唯一找到的菌丝扔进空间里种出来的还是一群毒蘑菇,这玩意原本是淡蓝色的盖子,到了空间里成了亮蓝色,还带着红斑点,别说吃了光看它这样样,边瑞都不想去吃它。

        刚想从空间里出来,边瑞发现自己原来扔进来的那条虎刺鱼。

        就是几个月前,边瑞准备拿鱼招待邻居那时候扔进空间的,现在这小家伙长的可不小,身体差不多一米多,最粗的地方像小水桶一样粗。

        原本是找不到地方放它,所以边瑞一直把它就扔在空间里,久而久之的就有点儿忘了它,遗忘可能也会成为一种习惯,就是看到那东西又觉得不碍眼,不想去挪动它。

        现在看到它了,边瑞自然而然就把它给弄了出来,四下无人,而且这玩意儿脑袋扎在水桶里,大半拉身子都立在空中,看起来着实是有点不雅观。

        把虎刺鱼弄出了空间,边瑞这才发现,好家伙,原来的塑料桶卡在它的脑袋上了。

        边瑞不得不一脚踩着虎刺鱼,一脚踩着塑料桶,费了老大气力这才把塑料桶从虎刺鱼的脑袋上拨了下来。

        亏得在是空间里,如果在外面脑袋上卡这么一塑料桶这鱼早就死翘翘了。

        拨出了鱼,边瑞忍不住一下子乐了,这鱼长的那叫一个奇怪啊,鱼身大鱼头小,鱼身和鱼头之间还有几道皱巴巴的圈儿,是红桶卡出来的印子,但是离远了一看像是鱼脖子上挂了一圈围脖。

        拽着鱼的尾巴,边瑞把鱼扔回到了潭里:“走你!”

        这么大一条鱼,扔回了潭里之后,边瑞居然看它一下子跃出了水面,然后咕咚一声又钻进了潭里。

        “大黑,你说这鱼会不会在这水里热死?”边瑞望着潭面上的涟漪,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大黑。

        大黑自然是听不懂边瑞说什么的,不过既然边瑞开口了,大黑也就汪汪应了两声。

        在潭子边上吃了点东西,边瑞继续往下一个地点走,到了晚上边瑞到了目的地,结果一看和潭子旁边差不多。

        老祖选地方都是大大小小的潭水边上,可能是靠近水源,利于补给吧。

        不过现在看靠近水源也不是什么好事,山里的动物可以不吃东西,但是绝不能不喝水,喝水的时候还能吃点东西,换成边瑞,边瑞也不可能放过送到嘴边吃的。

        对于接下来两个地方,边瑞已经没有兴趣再去了。正巧这个时候天空中又开始落起了雪花。

        “今晚咱们就住这里啰,等明儿一早办完正事就回去”边瑞冲着大牯牛和大黑说了一句之后,开始把自己的装备从大牯牛的身上卸了下来。

        先用铲子挖了一个坑,然后在坑的周围用石头围了一圈,防止火跑出去,弄了一点柴火进去,用点火器点着了火,先是坐下来烘了一阵,等着身体都热乎了这才干别的事情。

        边瑞空间里什么都缺就是不会缺木头,不光是不缺,还有点儿多,这段时间开出来的废料加上一些树枝什么的,如果用来当火烧,烧几个月都够的。这一路上都被边瑞扔了一半,现在空间里差不多还有二十来立方的废木料呢。

        取了一些容易烧而且出油的干枝出来摆到火堆里,很快火苗便蹿出来老高,把周围两三米都照映的红彤彤。

        空间里那么多木头,边瑞怎么可能省料,直接把篝火烧的旺旺的,火苗蹿起一人多高。

        边瑞先把帐篷搭了起来,接下来便是做饭,现在做饭,边瑞可不想搞多大的阵仗,直接弄点米煮点粥,粥里摆点肉丝就行了,凑和凑和明天就回去了,也没有这么多讲究。

        粥将将煮好,大黑忽然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嘴里发出一阵低沉的警告声。

        边瑞拿着开路刀,望向了大黑目光投去的方向。

        “别紧张,别紧张,小伙子!”

        就在边瑞以为遇到什么野兽了呢,突然间听到有人声响了起来。借着月光,边瑞依稀看到一个微微弓着腰的人影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匹驮马。

        “您是哪位?”边瑞提高了声音问道。

        “我是临山村的赵大有,那边是哪位?”

        “我是边家村的边端”边瑞一听是临山村的,心下便送了一口气,把手中的刀给收了起来。

        来这老林子的都是附近的村民,一般没什么外人进来,因为这老林子除了树也没什么珍贵的野生动物,最大的也就是狐狸什么的,连只狼都好久没有听说过了,所以也吸引不了偷猎的人。

        临山村里住的有三个姓,余、赵和钱,解放以前和边家村联系的并不紧,听老祖说这三个姓是清末的时候过来避难的。不像沈家村和许家村这几个村子,大家和边家村相邻了快两三百年了。

        “边瑞,是不是边山边老十家的儿子?”

        声音越来越近,渐渐的来人面容出现在了边瑞的视线中。

        来者是个老人,差不多六七十左右,身体还算是硬朗,不过腰却有些弓了,看样子家里的生活压力不小,戴个蓝色的雷峰帽,帽子上面还打着个补丁,身上是绿色的老款军大衣,脚上是老款的大头皮鞋,磨毛的那种。一看就知道是跑山的老把式。

        “嗯!”

        “哇,这鬼天气!”赵大有走到了火堆旁边,先把马背上的东西放了下来,然后卸了鞍垫子,用一块毛毯盖在了马背上。

        “来,吃点”边瑞看到老爷子的大茶缸子就在旁边,于是拿着锅对着赵大有示意了一下。

        赵大有也不和边瑞客气,现在这深山老林的,遇到了就是缘份,也没必要太过于讲究,于是赵大有拿起了缸子伸到了边瑞的面前:“谢谢啦!”

        “不客气,您知道我爸?”边瑞坐回了自己带来的小椅子上,把锅里剩下的粥都倒给了大黑,至于牯牛自然享用的是空间草。

        “我和你爸小学时候是同级,你满月的时候我还去过你们家呢,没有想到这一转眼都三十来年过去了”赵大有一边吃粥一边感叹的和边瑞说道。

        边瑞有点小尴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赵大有是边瑞父亲的同级,那自然也就算是长辈了,不管亲不亲什么的,在这深山老林里,这样的小关系还是把一老一少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稍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