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36章 一家一经

第36章 一家一经

        边瑞直接把车子开到了汪捷家小区门口,通过了门卫的检查,进入了小区,直接把车子停在了汪捷家的门口。

        汪捷知道边瑞要送小丫头回来,听到外面的动静便出门来。

        边瑞把闺女从车上抱下来,小丫头这边紧紧的揽住了边瑞的脖子,死活不松手,边瑞没有办法,只得冲着汪捷笑了笑。

        “车上还有东西,我帮你拎进屋里去”。

        说着边瑞抱着女儿打开了后箱的门。

        汪捷一看,后箱里的东西还不少,一整只去掉了头和四肢的羊,还有一条猪后腿,剩下的都是一些水果什么的,满满的两大筐。

        “怎么这么多东西?”汪捷有点不好意思。

        “都是老人给孩子的”边瑞一边说一边伸手把筐拖到车厢边上。

        汪捷这时伸手从边瑞的怀里抱下小丫头,小丫头不乐意不过被汪捷拿眼睛一瞪老实的从父亲的怀里下来了。

        边瑞抱着一个筐进了屋里,这才发现汪捷家里今天还有客人,一个约三十来岁的妇人,旁边还站着一个小女娃娃,妇人的模样长的还可以,只不过现在正冷着一张脸,用吃人的眼神瞪着汪捷在现婆婆也就是上次那个老太太。

        赵伟山也要,看到边瑞抱着一筐东西进来,冲着边瑞笑了笑便要过来帮忙。

        边瑞这边摆了一下手示意不用,便把筐放到了客厅的地上,转身把另一筐东西给抱进来的时候,边瑞听到沙发上的女人说话了。

        “您凭什么拿我们娘俩的抚养费不给?您比法院还牛了?”妇人语调很不好。

        老太太也如同一只斗狗似的,梗着个脖子:“我就是不给,你能拿我怎么样,你已经不是我们赵家的人了,凭什么给你钱用”。

        边瑞听了几句便知道大致什么事情了,也猜到这位妇人就是赵伟山的前妻,两人离婚的时候赵伟山每月要给她们娘俩几万的生活费,现在这生活费也不知道怎么落到了老太太的手中,老太太舍不得钱就没给,这妇人就上门讨要。

        这烂事儿,边瑞也没有心情关心,把东西摆到了客厅,便冲着汪捷招了一下手:“外面来,我有事情和你说一下”。

        汪捷听了便跟着边瑞来到了院子里。

        “靖靖想学古琴,不想学小提琴了,我和你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换个兴趣班上?”边瑞说道。

        汪捷听了想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好的!等过两天我带她去报个古琴班”。

        “嗯?”边瑞原本没有想着汪捷会一口答应,都准备一肚子的劝词了,谁知道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

        汪捷看到边瑞的模样,笑道:“你以为我不讲理啊,现在学国乐的人不少,而且小囡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学小提琴,我也不会强迫她,现在她想学古琴那就学呗……”。

        “那就好,正好我也可以在周末教她一下”边瑞说道。

        “你的水平?算了,还是找专业的老师来教吧”汪捷可不知道边瑞的古琴水准,反正在她的记忆中边瑞就没有摆弄过乐器,摆弄酒瓶子的时候到是挺多的。

        边瑞也不争辨,继续提起了让孩子找个周末回家住两天的事情。

        也不知道汪捷是好说话了还是怎么滴,居然又答应了下来。

        就在两人站在院子里说着事的时候,屋门开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妇人牵着孩子气冲冲的出来了。

        走到了汪捷的旁边,妇人拿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汪捷和她的肚子。

        “可别开心的太早,你要是生不出个儿子来,以后的日子有你受的,也别以为你就嫁入了豪门,有些人家就算是再有钱,也洗不掉身上的猪粪味儿。你可能以为我说这话是抒发心中的不满,我跟你说你错了,一想到不用再看那老虔婆的嘴脸,我睡觉都能笑醒了,以后的日子您慢慢体会吧,老娘不伺候他们这一家子烂人了”。

        到了门口,妇人又道:“我这里先预祝你生个儿子,好给他们赵家开枝散叶!”

        妇人说完,拉着女儿的手出门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汪捷到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对边瑞说道:“让你看笑话了”。

        “行了,我的事情说完了,我也该走了”边瑞冲着汪捷挥了下手,转身回到了车子旁边,关上了后厢,钻进了驾驶室里。

        离开了汪捷的家,边瑞回到了自家的铺子,一个月没有过来,先是打扫了一下铺子里的卫生,把铺子从里到外都仔细的清扫了一遍,又和旁边的刘大爷、齐大妈打了声招呼,这才开着车子回老家。

        到了老家,边瑞的小日子继续这么过着,在外人的眼中看来很是无聊,但是边瑞却是自得其乐。每天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不管时光飞去,每日都活的开心而且充实。

        女儿回了明珠,边瑞每周又开始往明珠跑,至于边瑞的小馆子依旧是没什么生意,每到周末,小馆子里只有父女俩的声音,偶尔周政、徐一峰、伍尚彬、胡硕两口子会来这么一趟。

        周末边瑞教女儿做菜,抚琴,除下的五天,边瑞则是忙活着斫琴、练字和临画,小日子那过的真和要修仙一样。

        夏去秋来,转眼间又是冷风渐紧,江南的冬也紧跟着到了。江南的冬天温度不低,最低也就到零下十度左右,但是这种冷是阴冷,潮湿的冷意直钻骨髓的那种,偏偏江南还没有集中供暖,所以网上有人戏称,北方的冬天靠暖气,江南的冬天靠脂肪。

        这天边瑞端坐在正屋,一边抚琴一边望着窗外飘飘扬扬的小雪花,手边还有一壶温着的茶,配上身上一袭汉式中衣,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家中的小牛牯也长大了不少,头上原本只突出来一点点的小犄角现在长出了一掌长,而且渐渐的有了弯度。

        现在边瑞对牛牯已经不像是以前一样喝来呼去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上与牛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而且边瑞家的牛很聪明,几乎能当成一条狗来用。

        “哞!哞!”

        躲在柴房的牛牯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开始哞哞叫了起来。

        边瑞停下了手,望着自家的大门口,看到十七哥穿着厚厚棉衣,手中拎着一个篮子走进院来。

        自从上次被关在宗祠中饿了几天之后,十七哥的坏毛病改了不少,虽然依旧是不着调,但是再也不敢去打宗祠的主意了。

        毕竟也快四十的人了,被关在宗祠里饿肚子,他也知道丢脸,出来之后收敛了不少,不过发财梦到是继续做着,依旧有事没事四下里乱蹿,准备去谁家捡个漏,然后一夜爆富。

        “老十九!”

        边十七进了院子,直接大声喊了起来。

        边瑞来了到门,轻轻推开了门,冲着带着小跑的十七哥说道:“十七哥,下雪了还不在家呆着?”

        “在家呆着也没事,于是过来找小十九你喝上一盅”边十七说话间人已经到了正屋的门口,脱了鞋便踩上了木地板。

        “嘶!还是你这里舒服,快点把门关上!”边十七说道。

        边瑞关上了门,转过身体看到十七哥正把手中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么多?”边瑞看着自家的小桌上摆了不下十来碟东西,笑着说道。

        “别废话,你家里不是有火锅么,先把火升起来,等会儿十哥也过来!”边十七说道。

        边瑞听了奇道:“十哥这时候回来做什么?放假了?”

        边瑞的十哥大学毕业后在南方生活,一般都是春节回来,如春节不回来的话,那五一或者十一准会带着孩子回家,现在还没有到过春节呢,突然回来让边瑞觉得有点奇怪。

        “十哥说是准备回来了,他们公司清员,到了四十岁就劝退了,现在准备在省城搞个公司……”边十七说道。

        边瑞这边听十七哥说完,转身地厨房,把自家的铜火锅生了火拿了过来。

        哥俩一边聊一边等,锅里的汤刚开,边十便到了。

        “十哥,你的腿真长!”边十七笑着调侃起了族兄。

        边十笑道:“我到是想早点来,但是你嫂子事多。哟,这汤都开了啊,真香,你还别说这老十九的手艺算是被老道祖给调教出来了,去了南边最想的就是老十九做的锅子了”。

        “那就别站着了,都坐下吧”边瑞一边笑一边把筷子给十哥递了过去。

        边十接过了筷子,和两个堂弟一样,直接盘腿坐到了小矮桌的旁边。

        “小十九别的不行,这冬日的锅子那做的可是一流,十哥,你尝尝高汤从入秋就开始熬了,五奶奶和十婶子可是每天都看着的,不停火!”边十七说道。

        边瑞现在熬了一大锅的高汤,以羊骨为主料,加上一些草药,方子自然是老祖留下来的,水和料都是空间种的,加上文火熬制十天以上,整个汤都是奶白色的,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肉香味。

        从高汤一熬好,时不时就有乡亲们过来舀上一锅回去涮锅,边瑞家也不介意,反正这底汤有了,加点料和水就可以继续熬制了。而且高汤这东西也不宜一成不变的熬,得有去有加,这样味道才会越来越好。

        “十哥,您准备回来了?”

        “嗯,我和几个同事准备回来创业,定了省城的创业园,给了条件也很好,虽然不如杭湾那边,但是毕竟是老家,同学多些助力也要大些……”边十一边说一边吃着火锅。

        边十七说道:“十哥,要不要我入份股?”

        边十抬头看了一眼边十七,笑道:“不用,现在股份都定下来了,十哥这里不缺钱,等要扩股了,我再找你”。

        边十知道族弟的性子,真不适合搞公司,而且现在公司初创,团结一心更重要,而且边十七除了吹牛也不会别的,他的公司真不需要江湖跑单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