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34章 找事

第34章 找事

        回头一琢磨,边瑞发现琴是没有问题,每个孩子一张可以保证的,但是琴桌自家可没有那么多,而且边瑞家里用了木地板,一般坐在地板上就可以抚琴,于是这桌子要求也不能太高。

        琴桌都是边瑞做那肯定不行的,不是边瑞做不了,而是边瑞怕太吓人,今天说要琴桌明天你就把十几张琴桌给拿出来了,这不合适,不好解释,于是边瑞便给了大家尺寸让各家自己做。

        好在前些日子边瑞给大家一些料子,各家都没有用完,加上村里的男人多少都会点木工活,不会的各家打个帮手很快也就把桌子给做好了。

        琴桌的样式很简单,孩子们练的琴桌,要求太高了也不合适,就小孩子的水平,所有的小琴桌都像是农村放大的板凳,一个桌面带上四条小短腿。

        十几张桌琴在边瑞的正屋一字摆开,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

        今儿是边瑞第一天教学,早早的边瑞就准备好了要教的东西,一首简单的小调,用到的指法也简单,右手的指法就是挑、抹、勾,左手的指法是带与推。

        第一课边瑞想提起孩子们的兴趣,所以让孩子们能弹出点调调来,然后慢慢的增加一些指法的练习。

        小丫头下午三点多就过来了,现在正懒洋洋的坐在自己的琴桌前面,桌上摆的是边瑞从小用来练习的那床唐琴。

        在小丫头的身边,是家里的大黄,大黄现在正充当小丫头的脚垫子,一双光着的小脚丫子正架在大黄的肚子上,也不知道怎么滴就不嫌热。

        大黄自然还是那幅生不如死的模样,一张狗脸上挂着满满的无奈。

        边瑞看了一下大黄,心中道了一句:溅皮子!

        每天都要被小丫头欺负无数次,但是大黄就是离不开小丫头,因为小丫头口袋里总会有好吃的,所有好吃的一半进了小丫头肚子里,另外一半进了大黄的肚子里。所以大黄对小丫头的忠心,比对边瑞可高多了。

        为了一口吃食出卖自己的灵魂,让边瑞有时对大黄很是不耻!

        小丫头练武的时候精神抖擞的,但是一学琴,就有点懒洋洋的,大约是被母亲常送去学小提琴给学的厌烦了,一看到带弦的东西就犯困,这回功夫都打了好几个哈欠了,两只眼睛眯眯的都快睁不开了。

        “爸爸,我想睡一会儿,就一小会”小丫头冲着边瑞说道。

        “睡了两下小时了,晚上不睡了?”边瑞瞪了小丫头一眼。

        吃完饭已经睡了两个小时,现在还想睡,边瑞怎么可能同意,她要是现在睡了,晚上那一家子老人都得陪着她瞪着眼睛。

        大黄见边瑞瞪小丫头,立刻转过头来望着边瑞,看样子想呜咽两声,不过被边瑞眼睛一瞪立刻又把狗头缩了回去。

        “十九叔!”

        边瑞听到有人叫自己,一抬头看到一位族侄带着孩子进了院子,另外一只手还提了一条肉,瞧这模样得有两三斤。

        “这是干什么?”边瑞哭笑不得。

        在以前拜师得有束侑,通常就是一两条肉。

        “学古琴嘛,得古礼,叔,您也别嫌弃”来的这位笑嘻嘻的把肉直接挂到了院中的树杈上,然后领着孩子在门口脱了鞋,进了正屋里。

        这位比别瑞小了四五岁,但是辈份却比边瑞小了整整一辈,像是这样的侄子,最大的那位快五十了,大家族就这点在外面人看来怪,老头管小奶娃子叫爷爷都不鲜见,更何况是边瑞这样年纪的。

        第一位到了,后面陆陆续续的人就全到了,每家像是说好的似的,都带了一条肉过来,有的是鲜的,有的是咸的,反正人都到齐了,边瑞院中的那株老杏树上挂了十来条肉条。

        边瑞怎么看怎么有点酒池肉林的味道。

        人都到了,边瑞便开始给孩子们上课。

        除了孩子们,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在,大家对于下琴还是有点好奇,再加上现在是农闲时,很多人也没有多少事,正好看看热闹。

        边瑞用闺女的琴先演示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教孩子们今天用到的指法。

        教了十来分钟,边瑞听到自己的屋里时不时的响起一两声啪的巴掌声,不用转头,边瑞便知道这是家长在旁边着急了,觉得自家的孩子笨,这么简单的东西都学不会。

        边瑞也没有阻止,只要不是太重,边瑞都不会说什么,小孩子时不时的挨两下子,其实也是好事,慢慢的承受力就大了,不至于到了叛逆期的时候说两句就要跳河什么的。

        十几个孩子中学的最好的就是小丫头,因为她有音乐的基础,小提琴都练了一年了,这么简单的古琴曲子对她来说不甚难,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屋里家长们夸赞的榜样。

        这让小丫头很开心,练的也更加认真了。

        第一天的课很简单,再笨的孩子一个多小时也能弹出个调来,到了放课的时间,大人们带着孩子喜滋滋的回去了,只有边瑞望着院中树上的十几条肉条发愣。

        “爸爸,我不想吃咸肉!要不让大黄吃吧”小丫头站在边瑞的身边,同样看着肉条。

        大黄狗望着树上的肉,嘴边的小口水流的跟个河似的,听到小丫头这么一说,尾巴都快摇断了。

        农打喂狗那有直接喂肉的,饭里加点肉汁这狗就算是过年了,吃上点肉的边角料那能绕院子跑两三圈,吃肉条?整村的狗估计没一个敢想的,做梦都不一定做的到。

        “瞎说什么,这东西喂狗?你让别人怎么想,等会都带去爷爷家”边瑞说完,转身去厨房拿了篮子,把十几条肉都放到了篮子里,拎回父母家里。

        “这还送了束侑?这帮孩子,鬼主意不少!”

        边瑞的母亲看到这么些肉条,直接乐了。

        “没有办法,要不您找时间给大家送回去?”边瑞说道。

        边瑞的母亲说道:“送回去这好,这东西咱们收下,等会让你爸把鲜肉给腌了,等明天我找点别的给他们送过去,对了,今天孩子教的怎么样?”

        “有什么怎么样就是入个门,先培养孩子们的兴趣”边瑞说道。

        小丫头这时得意的抬起头,像个小孔雀似的邀起功来:“奶奶,奶奶,我弹的最好,大家都夸我呢!”

        “哟,还是我的大孙女棒的”老太太一听眼都笑眯了。

        边瑞直接放开了小丫头,受不了这对祖孙之间的吹捧,拎着篮子进了厨房,把咸肉挂起来,把鲜肉放到一个小桶里,拿到了门口家里的老井边上,把井盖打开,把篮子给吊了进去。老井里的温度低,肉能摆上一晚,算是乡下的土冰箱。

        等着爷爷赶着羊群回到了家里,一家人开始吃晚饭,席间边瑞又回答了一次爷爷对今天上课的问题。

        “要教就要用点心!”边瑞的父亲不失时机的训起了儿子。

        “我知道了”边瑞老实了听了。

        “那个,你们的琴弦制的怎么样了?”爷爷又想起了琴弦的事情,转头问起了旁边的奶奶。

        边瑞的奶奶说道:“现在才浸了第二遍弦,依着二嫂子说的还早着呢,想出一条好弦最少也得到明年开春了”。

        “这么长时间?”边瑞的爷爷听了直皱眉头:“那孩子们还得弹小半年啊”。

        边瑞说道:“爷爷,现在孩子才什么水准,用钢弦练习就行了,丝弦这东西要上一定的水准才好用”。

        边瑞的爷爷说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器都将就那怎么能行?”

        “您说的是!”边瑞只得点头承认老爷子说的对。

        “现在十几张琴都换成丝弦要多久?”边瑞的爷爷问道。

        边瑞说道:“怕得两三年!”

        “唔!”边瑞的爷爷听了想了下不再说要换弦了,这时间上太吓人了。

        这时边瑞的奶奶说道:“小瑞,你要的那几根已经缠好了,是今天就要还是怎么说?”

        “今天不要,您让二爷爷给我先浸一遍,等浸完了一遍再给我”边瑞想了一下说道。

        原本边瑞准备自己拿上两床弦自己利用空间浸,现在因为要教孩子,而且自己斫琴的手艺还没有让自己满意,那块老料自然就没法用,所以边瑞准备再继续练习,这样的话弦就不急着要了。

        “你那朋友?”奶奶有点担心。

        边瑞说道:“好饭不怕晚,五千块给他这么好的弦他赚翻了,还想怎么样?”

        “话不能这么说,你答应了人家的时间就得遵守,不能按时给人家也得和人家说明一下情况……人无信不立,你一次失信于人,人家就不会再相信你了”边瑞的爷爷皱起了眉头。

        边瑞等着老爷子说完便解释道:“我和他说过了,原来他要的丝弦也就能用一两年,现在这丝弦能让他用三四年的,而且音色更好,他有什么不同意的,您放心好了,他开心着呢”。

        边瑞哪里有什么要弦的客人。

        边瑞爷爷听了这才点了点头。

        吃完饭,边瑞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天色一黑,院里的那条牛牯已经回来了,正在院子里的老杏树下趴着呢。

        见边瑞进门,小牛牯抬头望了边瑞一眼,然后站起来开始往院子外面跑,边瑞好奇的望着小牛牯子,发现它跑到了院子外面的小树林子旁边,撅着个腚弯着两条后腿开始拉屎。

        “还是得打,不打不成材!”

        边瑞看着小牛牯子都知道在院子外面拉屎了,顿时觉得这几日铲屎揍牛还是有成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