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18章 改造

第18章 改造

        老宅子都是有门槛的,但是对于现代人来说门槛这东西不方便,边瑞这边改老宅不可能学末代小溥皇帝为了骑自行车把门槛给全拆了,只得在原地面上架架子,为了防止鼠虫什么的,还得在架子框中填上一些料。

        整个正屋差不多近两百三十个平方,以方型实木采用榫卯方法打二十公分的木框,这在赵工这些人的眼中完全就是有钱烧的,这么多料子得拿多少钱往里填。

        他们哪里知道边瑞这边所有的木料都不用花钱,那真是想要多少有多少,要不是怕招摇,边瑞都能用五十公分见方的紫檀、黄花梨这些料子玩实木大拼花踩着玩。

        约三点钟,赵工这些人看着边瑞和族人们一起铺料子,铺好一间,他们开始在料子上面铺隔热板,铺好之后开始一圈一圈的缠管子,大家配合起来还算是不错。

        正屋和东厢房都铺好,一共花了差不多六天的时间,赵工这边又花了一天,帮着边瑞把最上面的地板给铺上了,这才开始试机。

        赵工的人题,无论是正屋还是东厢房,所有走地的管子都是整根,并没有任何接口,所以经过三次试机之后,边瑞也就签了工程完成书,并且在第一时间把尾款给人家打了过去。

        边瑞送走了赵工,和族人们一起又干了差不多一周时间,这才把整个屋子的改造给完成了,说是完成了但是还是有些小地方需要弄弄的,不过这些活儿就不是靠人多力量大来搞了,靠的是手艺,还有细心。

        边瑞的料子剩下来不少,光是榆木就有两方多,其它的就不说了,边瑞也没有准备留,每家每房都送了一些,别的不说,各家打个床弄两写字台,打个八仙桌什么的那是绰绰有余。

        总之,边瑞这边房子一动,整个村子老少爷们的心情都挺不错。

        房子摆弄好,这天气也就热了起来,六月的天气已经就算是山里,厚衣服也穿不住了,大伙把短袖和背心什么的套上了身。

        挑了个日子,边瑞搬进了改造好的老宅子,搬新家嘛,按着习俗是必定要请客的,加上前面大家也都帮了忙,所以边瑞家大采购,搭了几个棚子,请着全村的老少爷们吃了午晚两顿。

        大裤衩,肚子上盖了一床薄毯子,边瑞在大木板床上躺的那叫一个四仰八叉,这睡姿真是要多张狂有多张狂。

        咚!咚!咚!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边瑞有点儿不耐烦,翻了一个身之后准备继续睡。

        可惜的是,门外的人似乎不想放弃,继续敲着门。

        “谁啊?”

        边瑞从床上坐了起来,套上了背心,就这么赤着脚来到了门口,推开了门,先是坐下来找鞋穿上,然后睡意朦胧的一边挠着肚皮一边往院子门口走。

        这时的天才刚亮不久,东方的太阳还没有冒头呢,边瑞实在是想不出来,村里有人会有急事找自己。

        “谁啊”

        边瑞抽开了大门上的门闩,吱呀一声拉开了大门。

        大门一打开,边瑞看到两颗脑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顿时吓了一跳,身体往后一缩,下意识的摆开了攻击的架式。

        “别,我是你十七哥!”

        一个长满毛的脑袋说道。

        边瑞收了拳头定眼一看还真是自己的十七哥,也就是四伯的小儿子,乡亲们口中的‘败类'。

        除了十七哥之外,旁边还有一颗地中海脑壳子,边瑞一看不是祝同强还有谁。

        脑子里正奇怪十七哥怎么和这地中海凑在一起了,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两人都是‘圈’的人嘛。

        “还没睡醒啊”

        边十七推开了堂弟家的门,抬脚就往院子里走。

        边瑞放两人进来,虚掩着门把两人给迎进院子里。

        “十七哥,这么早你过来有什么事么?”边瑞问道。

        一看到地中海祝同强,边瑞差不多也就猜出十七哥的来意了。

        “我听说老道长把院子留给你了,过了来看一看,以前不敢过来怕挨揍”边十七四下里打量了起来。

        在院子里一看,边十七都有点儿佩服自家堂弟的品味,就这小院子比他在都看到的很多土豪弄的四合院都雅致清爽。

        “嘿,没有想到老道长这院子经你的手一下子大变了模样”边十七说道。

        边瑞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应声。

        边十七见堂弟不说话,自己开始找话。

        虽然大家是堂兄弟,而且边家村这边亲族的关系也密切,但是谁的东西是谁的还是分的明明白白,老道长是边瑞的师傅,别说留了房子就算是留个金山给别瑞,那也是边瑞的,不是他边十七的。

        当然边十七也不是想骗堂弟的房子,他这次来本质是想促成这笔生意。

        “十九,我也不跟你绕了,祝哥说你这里有张大床不错,他是真的喜欢想收了,你觉得想卖多少钱?”

        见堂弟还是不说话,边十七又说道:“这东西其实对你来说没什么意思,那种老床你能睡的惯?听哥的,换了钱给自己换套好床,那种十来万的,一睡上去还带按摩的不比那玩意好?”

        “不是我不给十七哥你面子,而是那床被我给拆了啊”边瑞说道。

        “拆了?”

        地中海一脸的不相信,他上次走的时候就知道了,边瑞对于古董这东西并不是全无慨念,那样的大床怎么会舍得拆?

        边瑞见他不相信,于是示意他跟自己走。

        改造好的正屋现在除了门之外就是窗,每一个开间分了四扇落地木框的玻璃推窗,因为现在天气渐热,晚上睡觉的时候边瑞是开着窗的,所以不需进屋就能把边瑞屋里的情况看个清清楚。

        原来的两进大房子一样的床已经不见了,屋里摆的是一张架子床,床沿依旧是雕花刻画,但是原本的乱枝纹花棂前床阁子不见了,床尾只有两根方床柱,到是床头还能见到原来的几分模样,两米高的乱枝纹床头,一左一右如意纹中雕着何仙姑与蓝采和。

        哦,说起来床上还多了两样东西,就是粉红色的大蚊帐,还有一张崭新的乳胶床垫。

        古床配粉色蚊帐,这样的搭配让祝同强有一种心被人剜去的感觉。

        “你……你……你”。

        祝同强现在都快哭了心头在滴血啊,转头望着边瑞一时间竟然组织不起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边瑞了。

        好一会儿,祝回强一跺脚:“你这是犯罪啊,是对历史的犯罪,是对文物的犯罪!”

        边瑞一听不乐意了,张口道:“我的东西我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有特娘的你什么事?”

        一大早扰人清梦,还指责别人,边瑞才不准备惯人这脾气,你又不是我长辈更不算我朋友,跑到我家来说三道四的,一大清早的皮痒过来找抽呢!

        边十七一看,立刻伸手拦了一下堂弟:“祝哥也是爱物心切,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边十七知道自己这个堂弟是从小练家子的,肯定是不会揍自己,但在他面前耍牌子、充长辈,挨揍的可不少。

        在边十七心中自家这个小堂弟算是被宠坏了,本来族中兄弟排行就小,长兄们让着也护着,加上自己从小是练家子的,可算不上温文尔雅的君子。

        “这……这床其它东西呢?”祝同强像不知道边十七这边怕自己挨削一样,张口问道。

        边瑞一瞅,这人胆儿挺肥的呀,看样子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玩文物玩傻了的。

        “都在”

        祝同强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剩下的东西你能卖我么?”

        边瑞说道:“估计不行,因为那些东西不在我这里”。

        边瑞拆下来的东西都是老物件,保存的也好,一拆下来说不要了,就被叔伯拿去藏了起来,准备以后修宗祠的时候用。边瑞自然是不会不给的,宗祠又不光是叔伯们的,他边瑞的祖宗也在里面供着呢。

        “在哪里?”

        “在我们宗祠”边瑞说道。

        一听宗祠两个字,边十七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祝同强一听在宗祠,眼睛立刻一亮,望向了边十七:“边端老弟,这事我交给你了,放心,这次我一定给你一个好价钱”。

        “这……”。

        没有等着边十七说完,突然间院子门口传来一声爆喝:“小王八羔子,你还敢回来了啊!”

        仨人齐刷刷的转向门口,便见一横眉怒目,手持一条扁担的老年人如同怒目金刚一样大步流星的奔进院来。

        不是边瑞的四伯,也就是边十七的老子是谁!

        边十七一见,立刻撒开了脚丫便跑。

        “爸,爸,我错了!”

        “小王八羔子,你还敢跑!”四伯抄着扁担直接甩了出去。

        “哎哟!”

        边十七被扁担甩中了小腿肚子,那叫一个疼啊,不过这时他哪里敢停,抱着脑袋绕着廊直接奔向了门口。

        地中海一见,立刻上前想拦:“老人家……”。

        四伯一声怒吼:”滚开!“

        顿时吓的地中海如同一只呆鸡一样,愣在当场。

        父子俩一前一后追出了院子,等着祝同强追了出去,边瑞也跟着跑了出去。

        一边跑一边边瑞还假模假式的喊道:“四伯,别打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十七哥,你也别跑了”。

        嘴上这么喊,也不见边瑞加快度去拦着,而是始终像是防贼一样靠近祝同强。

        对于十七哥干出来的事,边瑞还是有些瞧不上的,一个大老爷们有手有脚的偷祖宗的窗户棂子,瞧那点出息。要是这样都没有处罚,宗祠还不得被拆光了啊。

        边十七哪里敢不跑,就现在他爹那样子,要是被说住估计能生吃了他!

        一对父子一个跑一个追,四伯这时好像是刘翔附体似的,哪里像是过了六十的人,弄的想看热闹的边瑞差点连脚上的拖鞋都差点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