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16章 隐藏

第16章 隐藏

        有的事情想着简单,但是操作起来还真的挺耗时间的,边瑞原本想花钱找人开料挺简单的,但是找了几家开价都太贵,或者人家就不想帮边瑞这个忙,看不上边瑞这点小钱。

        最后边瑞不得不弄了个以料抵工,用自己的料子付款,换别人给自己加工,这样边瑞又不得不在郊区临时租一块场地放木料以掩上耳目。

        原本打算周二,最迟周三回家,谁知道一呆就到了周末,把女儿接到馆子里父女俩相处了两天,去了一趟杀千刀的某士尼之后,边瑞又在明珠折腾了两天,这才把自己需要的料子给开出来了,并且为了防止不够,边瑞不得不放了百分之十的余量。

        料子好了,边瑞订的玻璃居然也到了,这到是让边瑞省了一趟。

        开着车子回家,到了村子附近边瑞把料子塞进了冷藏车,等着日落的时候才回到了村里。

        “怎么在明珠呆了这么久?”

        边瑞的爷爷恰好要出门,推开门一见孙子要从车里下来,便张口问道。

        边瑞从车上跳了下来:“哎,别提了,现在木料不好买,走走转转才找到价格和质量都合适的,这还是第一车,后面还有三车要运呢”。

        边瑞的爷爷一听,立刻说道:“先进院吃饭去吧”。

        边瑞正准备进院呢,突然间又听到爷爷说道:“不行,这车不能停在这里,路上来来回回的人走起来不方便,把车停到晒场去”。

        听到爷爷话,边瑞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车停的不是位置,虽然能过辆手扶拖拉机,但是事不是这么干的,不能由着自己方便做事,得考虑到别人,于是重新上了车,把车子开到了晒场,这才回家吃饭。

        吃完了饭,边瑞准备去卸车,边瑞的爷爷和爸爸自然要去给边瑞搭把手。

        祖孙三代人出了门,遇到了乡亲们一打招呼,卸车的人由三人便慢慢的增加了,到了晒场的时候,帮手的就是十好几号人。

        这时候宗族的力量就显出来了,一家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乐意伸手。有人从家里扯电线挂灯,有人开始商量着这活该怎么干才又快又省力,没过十分钟,原本黑漆漆的晒场上就亮了起来,几盏大瓦数的节能灯被挑了起来,把整个晒场照的亮堂堂的。没有人去计较这是边瑞家的活儿,自己这边帮忙为什么还要用自家的电挑灯。

        虽然没多少壮劳力,但是人多力量大,不到半小时,满满一车的料子就被卸到了地上,并且整齐的码到了地上。

        “嚯!你小子这是花了多少钱,我瞅着这些料子都是一等一的,这是老榆木吧,光这一根就值不少钱”六伯看了一眼脚下的料子说道。

        “您要我送您一根,这料子我捡的漏,正好一个家具场干不下去了,我这边买的比市价底了快两成”边瑞说道。

        “等你活儿干完吧,如果剩下来你给我留一些,看看能不能打张床”六伯还真是喜欢这料子,听到侄子这么一说也不客套。

        边瑞笑道:“行!”

        料子肯定会多下来的,六伯的这张床一准能成。

        料子都下下来了,大家又找来塑料布给盖上,免得下雨或者是露水把这么好的好料子打潮了。

        卸完了车,边瑞回家睡觉,第二天一早起来,继续去拉料子,家里的爷爷和爸爸则是开始把卸下来料子拉去老宅的厢房放起来。

        这一来一去又是两三天的时间过去了,边瑞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把料子还有买来的一些机器给弄回了老宅。趁着没人边瑞把自己空间里的料子都给拿了出来,占了差不多半个厢房。

        东西都齐备了,边瑞爷俩一大早便到了老宅开始动手,至于边瑞的爷爷,得照应他的羊,所以白天老爷子就不能过来搭把手了。

        到了老宅,爷俩进了院子,边瑞便问道:“爸,您说咱们从哪里先修?”

        修宅子这种事情算是大事,大事就得长辈做主,如果边瑞想真正做这样大事的主,按着村里的习惯传统那得等边瑞自己当爹或者是爷爷才行。

        这搁现在很多城里孩子肯定不习惯的,但是这事儿对于边家村和附近的几个村子来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除非是长辈们够不着。

        “当然是正屋开始,都是些小活,缝缝补补的又不用动柱子,先从南墙开始吧”边瑞的父亲说道。

        “南墙这边我准备换上落地玻璃的,窗子什么的都要卸了,然后把半人高的墙推了”边瑞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边瑞的老爹也不封建,听到儿子这么说,便道:“那先卸窗子,正好宗祠那边丢了一扇窗,这里拆下来那边可以补上”。

        边瑞一听直接道:“行!”

        这才想起来,宗祠的那扇窗被自己的好十七哥给偷卸拿去卖钱去了。

        于是爷俩捋起了袖子开始干活,正准备卸窗呢,突然间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人声。

        “你们这是干啥?”

        边瑞爷俩一扭头,看到六伯、九伯,还有十二叔,带着边瑞的几个老堂兄进了院子。不光是人来了,后面的各家晚辈们还擒着各家的小木工箱子,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

        “孩子要把南墙换成落地玻璃的,准备卸窗”边瑞的父亲说道。

        六伯一听笑道:“看来咱们来的正好!”

        边瑞的父亲一听立刻说道:“都是轻省活,六哥,九哥,十二弟你们都忙你们的去。地里的活不用干哪!”

        “现在地里有什么活?这也是凑巧了,赶上闲时候,要是再晚一点,到了收花生,稻子什么的咱们还真没那功夫过来帮忙”。

        六伯一边说着一边捋起了袖子。

        这么一说,边瑞父亲就不好说什么了,于是大家一起动手。七八个分成了两组,三四人拆一扇,两人扶着,两人用工具先是去了窗上的木销,然后用木锤一点点的把整扇大窗给敲了下来。

        这活儿说着简单,但是挺耗时的,大家忙活了两个多小时,这才把正屋前面的四大扇窗户给卸了下来。

        相对来说下面的青砖就简单多了,直接轮起锤子敲就行了。

        “还是以前的老宅子用的料子好,看到没有,这窗户和宗祠的料一样,全是老楠木的,现在想找都不好找”十二叔伸手敲了敲拆下来的窗子说道。

        老宅的窗上的棂花是三交六椀式式的棂花,孔小且很密。

        边瑞觉得这东西虽然好看也透光,但是天色稍微一暗屋里就漆黑,所以第一个要改的就是这玩意儿。要不然边瑞长年累月住在这样黑漆漆的房子里得疯。

        边瑞听了笑道:“刚我爸还说,正好送宗祠里去”。

        听到边瑞这么说,十二叔噗嗤一声乐了,笑哈哈的说道:“一提这个我就想起四哥那张脸,看到宗祠的窗户被十七那小兔崽子给换了的时候,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老十二,我是招你啦?”

        这时四伯的声音响了起来。

        十二叔脸上的笑容直接就这么僵在了脸上,讪讪的说道:“四哥,我这说着玩呢”。

        四伯也不好冲堂弟发火,因为这破事是自家兔崽子干出来的,不能让人不说吧。

        “四伯”

        边瑞和堂兄们都和四伯打起了招呼。

        “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四伯后面一句问向了边瑞的父亲。

        “四哥,现在人手够了,您忙您的好不好,这点小活还要把整个村子折腾过来不成?”边瑞的父亲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事才过来搭把手的,有事谁过的来!”四伯说着,开始自己找活干。

        就这么着时不时的就有叔伯兄弟过来帮忙,第一天边瑞的新房修葺进度就远超计划。弄的边瑞不得不重新联系地暖的供货商,让他们把地暖的安装日子提前,要不然自己的屋子就要改完了。

        叔伯兄弟们虽然不是什么专业的木匠泥瓦匠什么的,但是老宅子也不是故宫,加上两三年前翻修一下宗祠攢下来的手艺,正屋的进度比边瑞原先计划的快了几个级别。

        现在老宅每天都不下十来个人,几台机器那是响个没停,手艺好的长辈们负责精细的活儿,晚辈们则是出一把子力气。

        一周后,给边瑞安装地暖的工人们到了。

        人还没有到门口,边瑞已经站在门口迎了,见一辆小货车停在了门口,从车里钻出了两个人,从后车厢上也跳出了四五个人。

        “赵先生,你好,你好”。

        边瑞看着其中最年长的面孔迎了上去。

        这位大约五十来岁左右,头发已经是地中海了,剩下不多的头发也泛起了白箱。所有车上跳下来的都是一水儿工作服,只有这么一位穿着常装,边瑞自然而然认为这位是这些工人的头头。

        谁知道这位摆了一下手,指了一下旁边不远一个三十出头的年青人说道:“这位才是”。

        边瑞听了不由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纠结,转头和赵工握了一下手。

        人到了,边瑞这边带着赵工进院子,让他们看了一下现场。

        到是没什么好说的,边瑞这边已经把图发给他们看过了,照片也拍过了,怎么走管子也不需要多调整,只要不从柱子下过,都没什么问题。

        赵工带着几人看了一下,便开始安排大家把活儿干起来。边瑞也就继续干自己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