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9章 琴

第9章 琴

        边晔拉着弟弟走到了一边,张口便道:”赔钱!”

        边瑞可不理这一茬,摇头道:“她爹肯定是没钱的,要不这样吧,您问她奶奶,或者太奶奶要下试试?”

        边晔可没有胆子问母亲还有奶奶要这钱,要两零花钱可以,要这钱那不是找打么!

        恨恨的放过了弟弟,边晔来了一句:“都不是个省心的”。

        边瑞只当没有听到,

        就在姐弟俩正站在门口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时候,正屋里传来老太太的声音:“哟,我的小心尖儿,这画的还真好看!”

        “……”

        姐弟俩听了顿时头上冒黑线。

        边瑞的奶奶现在已经看到了重孙女的杰作,顿时就是一阵猛夸,不知道还以为老太太的重孙女考上了状元呢。

        边瑞和奶奶说了一句,继续回到了老祖的宅子里开始折腾,等着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按理说边瑞做菜很不错,回家也可以帮着母亲她们做个饭什么的,不过一家人都吃不惯边瑞做的东西,因为边瑞做的东西主要是蒸、煮和焖为主,最多也就是个煎,几乎就没有什么小炒啊之类的,家人跟本就吃不惯这一口,所以边瑞就算是想帮忙也会被赶出厨房。

        第二天一早,边瑞刚起床,便看到祖母和母亲在院了里忙活着。

        “这么一大早干什么呢?”边瑞到了楼下院子里伸着脑袋向着奶奶和母亲面前的小篮子里看了一眼。

        “捡种子,你不是说要种菜么,我和你奶奶把种子给找了出来,准备过去帮你种上”边瑞的母亲说道。

        边瑞一听立刻道:“就那点地,不用你们帮忙,等着早上吃完饭,我叫上我姐没一会功夫就种了”。

        奶奶听到边瑞的话,很是不耐烦的说道:“就你们俩人干的那活能看?”

        老太太一是心疼孙子,二是真的有点看不上孙子和孙女干活。

        无论是老太太还是边瑞的母亲都是风风火火的农村妇人,干起活来那叫一个爽利。

        通常自己能干的人就会有点小毛病,看不得别人看活不入眼,像是边瑞和边晔姐弟两个,从小可没少因为下地干活拖拉被两人骂。到现在两位长辈还是见不得两人干活,一瞅见俩人下地干活的动作心就难受。

        “就那点菜地,时间也够,我下午才走呢,一个上午怎么说也干完了”边瑞说道。

        “一个响午干那点活也叫干活?”母亲很是看不上眼:“这是种菜,又不是插秧,这点地你还好意思说要干一个上午?”

        “……”边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道:“我这不是怕您二位累着么”。

        “我们累不着,闲着才会生病!”奶奶瞅了孙子一眼。

        “行,行,我听您二位的好不好?”边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了,你也别闲着,你姐晚上走的时候要带点儿皂角,你去弄一点”母亲开始使唤起了儿子来。

        边瑞挠了一下脑袋:“现在皂角树才开花吧,就算是结了果子那也小的可怜,能用么?”

        村子里洗衣服什么的用的都不是肥皂洗衣粉什么的,用的都是村里三颗老皂角树上结的皂角果。

        以前边瑞就挺好奇的,因为村里的皂角树结出来的果子去污力很强,不光能洗衣服还能洗头,村里的老少爷们想洗头的时候,用一把皂角粉,讲究一点弄两片薄荷叶往水中一泡,皂角粉往头上一搓,等个一分多钟用水一冲,头皮立刻清清爽爽,而且还不长疮不长痘的,非常神奇,一般皂角可没有这个功能。

        以前一直以来都想不明白,现在边瑞觉得村里的三株老皂角树,可能和老祖有关,要不然天然的皂角树那里有这功能,比洗衣粉洗头膏都好用。

        这树还不能移种,别的村就算是用树种种下了,结出来的皂角也没有办法和边家村的比。

        “谁让你去树上摘了,树上的皂角现在还是小芽呢,你去侧屋床底下有个袋子,袋子里装的是去年的老皂角,你抓个四五斤出来,打成粉用袋子装了……”母亲说道。

        听到这话,边瑞转身进了屋里,东西到是好找,差不多一个大麻袋里全是干的发乌的皂角果,抓了几把出来,瞅着差不多了,边瑞来到了厨房准备找东西把皂角打成粉。

        “妈,用什么打成粉?”

        边瑞的母亲听了有点儿受不了,直接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进了厨房。

        “一边去,一边去,干什么什么不行,这么大的眼睛看不到台子上有打粉的机器?……”。

        边瑞被母亲赶到了一边,挠了一下脑袋有点尴尬。

        看着母亲熟练的把皂角放到搅碎机里打粉,心想道:咱们也别在这边站着了,还是早点去老宅子里呆着的好。亲儿子也有不吃香的时候啊!

        于是边瑞出了家门,到了老宅子。

        到了老宅之后发现自己这边要啥没啥,也没什么事情可干,于是干脆到了空间里,开始翻起了架子上的书画,慢慢的看了起来。

        小的时候,边瑞可是学过君子六艺、琴棋书画的,老祖那时似乎就是把边瑞往君子的路线上领,只可惜的是边瑞实在不是那块料,小时候皮的要死,样样都学但是样样稀松。

        外行人看着还挺厉害,内行人一看就明白是假把式。

        好在那时候老祖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只是要求边瑞入个门,除了武艺和做菜之外,别的要求不高。

        现在重新摸上了画,边瑞心也不是小时候一坐下来就如同上刑猴子一样了,现在三十五岁,人生的阅历也有了,心也静下来了,加上原来小时候就打下的基础,再看画的时候居然就能看的进去了,时不时的还有一种拿起笔摹上两笔的冲动。

        有冲动,手边又有纸、墨,边瑞自然也就干始摹了起来,反正也没有什么正事,下雨天打孩子,找个事情做嘛。

        临摹了唐寅的一幅仕女图,边瑞觉得自己怎么也摹不出原作的精髓,连一成都边不到,不由有点失落。

        心情不好,扔下了笔准备找点别的东西玩玩,东西到是不少,十来架子的古董,从青铜器到瓷器应有尽有,但是边瑞真不是把玩古董的料,于是只剩下了琴和棋。棋要两人下,所以边瑞只能摆弄琴了。

        空间里的琴都是七弦琴,各式各样的十来床,最久的是一床汉琴,一床晋琴,剩下一小半是唐琴和宋琴,最多的是明琴。每一床拿出去都是瑰宝,可惜的是拿不出去。其中有两床是老祖以前的手艺。

        外面边瑞以前练习用的是一张唐琴,音色极好。

        从架子上摘下一床唐琴,边瑞盘坐在地板上,把琴架在腿上轻轻的佛了一下,试了下音色,当铮锋的弦音破琴而出的时候,一股杀伐之声侵入了耳膜。

        “好琴!”

        古琴这种乐器和琵琶等乐器不同,因为其音的和雅、清淡而在乐器中处于超然的特殊地位。

        从琴创制的时候便与中华文明的圣君帝王有关,伏羲作琴、舜作五弦琴、神农以丝为弦,以桐木制琴、文武二王改五弦为七弦。

        其后的伯牙与钟子期的高山流水遇知音千古传唱,到后来建安七子、竹林七贤都有古琴的影子。

        至于儒家的老大,至圣贤师万事师表的孔子对于琴更是十分推祟。

        这赋予了古琴不一样的历史地位,说的白活一点就是这玩意儿从来就不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也不是为了演奏给老百姓听的,这玩意儿就是统治阶级自己玩的。

        听钢琴或者是别的什么音乐会,几十几百甚至上千人买票进场人模狗样的一坐,听着上面收了钱的琴师们歪头拨脑的演奏。这玩意儿本质讲的是市场,是买卖。

        古琴呢?

        通常几个吃饱了撑的,不受重用的名人高士凑在一起,小酒喝高了,一个抚琴,一个奏瑟,剩下的个个斜歪着身子,一手拎着酒壶,一边听着琴一边拍着膝盖高声而歌。

        这些高士抚琴不是为了给别人听,其实抒发的是自己的情怀,是展示自己的政治抱负。琴声中说的是皇帝老儿不是东西,朝堂更是群丑当道,咱们哥几个都是经大纬地的大材,可惜啊生错了时代。

        要不就是一个壮士要抽刀子砍国贼,有位高士一听立刻说壮士留步,某也早看那货不顺眼,听某给你抚上一曲再去砍人。

        于是壮士盘膝而坐听这位抚琴。

        听完了之后,壮士一般会说,之前某砍人只有三分把握,但是听了你的琴音之后,某觉得有七八分把握了,某去了!

        说完站起来头也不回砍人去了。

        通常这样的结局有两种,一种是壮士砍成了,当然也被国贼不给力的小弟给砍死了,抚琴的高士站在壮士坟头摔碎了琴,一头撞死在壮士的墓碑上。

        然后壮士与名士千古传唱!

        还有一种可能最大,那就是壮士砍国贼没砍成,反被国贼给砍死了(国贼通常都是难砍的,小弟多嘛)。

        这下高士同样要摔琴,摔完琴之后抄着刀子继续去完成壮士的未尽事业,也就是砍国贼。无论是被国贼砍死,还是砍死国贼后再被国贼小弟砍死。

        结果依旧是名士与壮士千古传唱!

        玩古琴不玩出点逼格来,你还敢说自己是名流高士?

        当然了,边瑞不准备去砍谁,也不准备当名流高士,他抚琴就是为了给自己听,愉悦自己。

        抚琴到是愉快,至少比临画强多了,也没个对比,主要是因为也没什么高低好比较。就算是架子上老祖宗们留有琴谱,但是伯牙这些古人也没有灌过唱片不是?

        有一点要提一下,边瑞抚琴一般,但是基本的左右手指法都没有问题,欠缺的就是练习,不光是没有问题,而且要比现在很多的所谓大师都要专业的多,原因很简单,老祖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别人一代一代传下来总有些差别,边瑞的老祖根本就没有这种情况,一代就从古代传到了边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