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乡间轻曲在线阅读 - 第7章 意外之喜

第7章 意外之喜

        边瑞这边正满脑子胡思乱想跑火车呢,突然间院子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

        “谁在里面?”

        边瑞一听立刻从屋里出来,向门口走过去,刚走了几步,见一老者的身影转过了影壁。

        “四伯!是我”

        “大瑞回来啦!我还以为谁在里面呢。通常这里也没什么人来,我见门开着,就顺道过来看看”四伯说道。

        四伯岁数不小,今年六十出头了,但是声如洪钟,步似流星,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六十多的人,满头的头发都还是黑的多,白的少呢。

        边瑞看了一下四伯身后背着竹篓子,便知道四伯这是上山采东西去了,于是张口问道:“这是上山采菇去了?”

        四伯笑着应声道:“嗯,今天早上的收成不错,采了两斤羊翻菇,镇上的饭店一斤三十块收,还有一些草菇,不是太贵但是胜在量多,还有挖了一些春笋,也是好成色……”。

        听到边瑞这么问,四伯开心的夸耀着自己今早的收获。

        挖菇这活儿听着简单,真实是个辛苦活,天不亮就要进山,等着七八点钟就得下来,把新鲜的收获买到镇上去,收获多的多是一些老人,因为老人跑山的时间久,差不多哪里会有菇心中有数,年青人虽然体力足,但是经验少反而没有老人家收获多。

        说完之后,四伯这边拿下了后篓,从篓子里拿出了一株东西,向边瑞显摆了起来:“大瑞,看四伯今天挖到了什么?”

        四伯的手中是一株像小胡萝卜一样的玩意儿,细长的茎上顶着几片叶子,脑袋上顶着一些红色的果子。

        “潭参?”

        边瑞脱口而出。

        “对喽,潭参!这玩意儿现在可不好找了,今天也算是我的运气,这一株虽然小了一点,但是拿到镇上怎么说也得两百来块!”

        边瑞老家群山之中也产参,不过没有长白山啊那些地方有名,参效也没有东北野参好,而且一般长在潭涧边上十来米之内,一般来说乡亲们挖到都是拿来炖鸡的,什么料都不用放,只用这样的一株参,连株带叶的放进瓦罐里,加上些许盐和水,用来炖一只四年以上的跑地老母鸡,慢火十个小时煨好,那味道吃过难忘。

        看到参,边瑞想起来一件事情,准备回明珠的时候请邻居老两口吃一顿饭,感激人家对自己铺子的照应,现在山伯这边正好有参,至少一个菜有了。

        “四伯,要不你把这参卖我?”

        “卖你做什么,你要你拿走”四伯说着便来到边瑞的面前,一把把参塞到了边瑞的怀里。

        边瑞立刻说道:“四伯,我也不是自己吃,而是拿去卖钱,如果要是自己吃您要钱我也不一定给,小时候我偷您家里的桃还少啦?反正账多了不愁。但是现在赚钱,您不拿钱不合适,而且咱们还不是一次两次,以后周五的时候,我还指望着您给我进山淘点好东西来呢……”。

        边瑞开的铺子主打就是山里的食材,当然了,现在有空间了,边瑞自己也可以种,但是为了迷惑大家,东西还是要买的,不能自己什么事不干,每周五晚上拖一堆山货去明珠,这太扎眼了。

        “下次再说下次的话,四伯我还送不起一株破参么!”

        老头子也是犟,说完拎上了篓子转身便向门口走。

        边瑞在后喊了两声,四伯连个头也不回。

        边瑞只得说道:“四伯,那明天您要是进山,给我带点东西,山菇、春笋什么的我都包了,后天我在明珠接了个宴”。

        “行,明天的东西给你小子留着”四伯说完人已经转边了影壁。

        拿着参回到了屋里,边瑞进了空间,先摘下了参籽,学着老祖前日教的模样,把参埋入了乾位,然后取了井水浇在参籽上。

        水一浇下去就像是魔术一般,几颗参苗瞬间从地上钻了出来,很快抽出了五六片叶子,脑袋顶上结出了殷红色如同宝石一般的参籽,空间里种出的参明显要比刚才拿进来的参要好上几个品级,

        边瑞这边出空间找了一个根木棍,削成扁平状开始挖参。

        边瑞的耐心不错,连着挖了几颗都是完完整整的,挖到了最后一颗的时候,边瑞刚挑出了一点土,顿时觉得有点不对了。

        正常参的颜色都是黄色,有深有浅,不过逃不出黄色系去,但是这株参是深红色,红的像是血一样。

        “寿无双!”边瑞惊道。

        潭参这玩意儿有个特性,它非常排外,也就是说一株参长起来了,那么附近半里之内不会有第二株参。就算是有第二株长出来,不出半月,另外一株必死。

        但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两株参会长在一起,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时候就长在一起形成双参。在老家的传说中,双参刚长出来是通体血红,百年后为金色,千年为乌金色,传说吃了可以羽化登仙。

        当然了这是传说,边瑞听老祖说,这玩意儿的确能吊命,只要人有口气含上寿无双,每天换一片能保持几个月不死。差不多和现在的植物人差不多。

        边瑞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别说边瑞了,老祖也曾说他自己也只见过一次。

        边瑞可没有想到自己这边随便这么一洒种子,便种出了这么个玩意儿。似乎是觉得这玩意儿挺好种的,于是边瑞眉开眼笑的继续种起参来,当然了这一株寿无双是不能挖的,边瑞要放着它,让它长。

        喜气洋洋开始种,种出了半篓子参,边瑞最后终于放弃了,这下明白了就算是有空间,种出寿无双也得看脸,走了一次狗屎运的边瑞似乎把自己种参的运气给用完了。

        也很简单,要是这么容易种,老祖也不会就只看过一次了。

        再看一下寿无双的时候,边瑞发现参根已经微变了颜色,成了深黄的那种,有点儿像是一根胡萝卜。

        拿了一株参出去,把剩下的参直接扔在空间里。不潭参啊一两株是宝贝,一筐就不招人稀罕了。

        出了空间,拿了一角宣纸沾上了一点水把水参连根带叶给裹住,准备明天下午回明珠的候带上,至于老母鸡,边瑞家中母亲就喂,到时候鸡舍逮就行了。

        这边参刚裹好,门口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大瑞,吃饭啦!”

        “妈,我知道了,我这就来”说着边瑞拿着参走向了门口。

        门口的边瑞母亲一看儿了手里拿个东西,于是张口问道:“裹的是啥?”

        “四伯从山里采了一株参,我准备后天到明珠请人吃饭用……”边瑞说道。

        边瑞的母亲听了,皱了一下眉:“怎么随便问你四伯要东西,你四伯的东西是要拿去卖钱的”。

        “我想给钱来着,四伯哪里肯要?……”边瑞也很无奈的解释说道。

        边瑞的母亲想了一下说道:“那等会我让丫头把家里的酒给你四伯送两瓶,你要这东西让你爷进山放羊的时候给这留心就成了,别问你伯伯们要,人都拿去换钱的,谁好意思问你一个晚辈收钱……”。

        “我知道了,这不是赶巧了么”边瑞说道。

        边瑞的母亲又说道:“回去吃饭吧,都等着你呢”。

        边瑞应了一声,转身锁上了门,跟着母亲一起往家里走。一直趴在门口一大黄这下到是跑的快,赶在母子俩的前后回到了家。

        这时候是正儿八经的早饭时间,村里到处是炊烟袅袅,时不时能听到大人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

        边家村现在的人口以中老年人为主,剩下的一大半是十来岁下的小娃娃,还有一些在镇上或者县城谋生的少数年青人。

        主力年青人现在都在外地工作,像以前边瑞这样在外地上班的占多数,大多数都是因为大学毕业留在了外地发展,现在边家村在外的人真卖力气的很少。

        很多人虽然在外地工作,把小家也安在了外地,但是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把孩子送回来接受启蒙和小学教育,而不是留在当地上学,一般都是等着初中再接回去。就是因为喜欢边家村小学的教育。

        边瑞原来也是想安排闺女到老家来上学,到初中再回明珠去,但是因为离婚这事儿,把整个计划全打乱了,就算是边瑞想,那汪捷也不会同意,因为孩子毕竟判给了她。

        到了家,两个孩子正和太奶奶玩呢,边瑞的父亲则是在屋檐下面一边抽烟一边编东西。边瑞看了一眼便知道父亲编的是虫笼子,不用问这是给孙女和外孙编的。

        “洗手吃饭,吃完饭再编”边瑞的母亲冲着丈夫来了一句。

        边瑞的父亲一听说道:“还有会就好了!”

        “还有会也放下来,吃完早饭再做”。

        听了这话,边瑞的父亲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笼子,站起来到了院子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准备洗手。

        边瑞见了立刻上前,拿起了缸中的水瓢,舀了水浇到了父亲的手上。

        “房子想怎么归整?”边瑞的父亲一边洗手一边问道。

        边瑞说道:“看样子得大动,我这边先准备一下,反正有的是时间,慢慢来呗”。

        “嗯,咱们爷俩到时候一起干”边瑞的父亲说道。

        边瑞嗯了一声。

        边瑞的父亲洗好了手,从儿子手中接过了瓢,舀了一下水准备给边瑞洗手。边瑞一看立刻躬下了腰,快速的把手洗了洗。

        爷俩洗好了手,边瑞的母亲和姐姐已经把饭和小菜都布上了桌,边瑞的奶奶先入了坐,然后是边瑞的父母,剩下的边瑞和姐姐姐夫这才拉着孩子坐到了桌子旁边。

        早餐很简单,昨晚剩下的一些菜热了一下,煮了一锅大白米粥,配上一些咸菜。除了这些还有每人一张鸡蛋饼子。

        虽然简单,但是边瑞吃的津津有味,觉得这一桌子饭比山珍海味还要对胃口,满满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