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比开锣,二教主助威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比开锣,二教主助威

        临近仙门弟子大比,李长寿坐在小琼峰中能明显感觉到,门内有一股暗流在涌动。

        “葛长老,这雄心丹你还有多余的没?”

        “唉,小五就给了三颗,用了之后,着实不错,仿佛又找到了当年的那份悸动……”

        “此物当真不错,此前咱们也试过不少灵丹妙药,也就这,让你我枯寂之道心,又泛起了当年之波澜。”

        “不错,不错,这里面有一味药材,倒是极为罕见,贫道琢磨许久,还是参悟不透。”

        “不得不说,那个炼制出出这丹药的小弟子,是个人才……”

        “这种弟子一定要留在门内,重点培养才行……”

        这是,云上某两个天仙境长老的对话,被李长寿的风语咒偶然捕捉到。

        捉摸不透的那味药材,应当就是那比较‘偏门’的情石吧……

        原本李长寿只需要将丹方给出去,这件事就跟自己没了太多牵扯;

        但这种雄心丹,可不只是用来唤起老年炼气士对生活的热情;若是有人拿这个去做恶事,他也要承受一丝因果。

        此丹与毒龙酒不同;

        毒龙酒乃是让道躯补充元气、阳气,用道躯反应,去影响自身行为;

        但这雄心丹,却是直接作用于心境。

        现如今,通过酒乌师伯,将这些丹药的走向控制住,这才是最要紧之事。

        此丹炼制手法并不算复杂,炼制门槛并不算高,难就难在那一味‘情石’上。

        如此,也不会引起关于李长寿修为方面的怀疑。

        最多也就是感慨下,这个小弟子脑袋瓜够机灵,阵法与丹道两开花……

        本来,距离仙门大比还有半个月,李长寿这个年轻弟子,也该准备下稍后的同门斗法;

        虽然没用,但这样才合情理。

        但现在……

        “大比什么大比?

        门内大比你能得的好处多,还是你把雄心丹炼制出来好处多?

        长寿啊,你这不是在兜卖丹药,你是在为咱们度仙门的门内和谐与稳定,做出杰出之贡献!

        情蛊是不是?

        本师伯去给你搞百八十对来,你且等着就好!”

        酒乌师伯留下这句话,就匆匆出了仙门,赶去了坊镇搜寻情蛊的下落。

        李长寿也叮嘱了他一声,这雄心丹算是小琼峰不传之秘,不可将情蛊、情石之事外传,酒乌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有当初的大道誓言约束,酒乌也不会拿自己漫漫余生开玩笑。

        酒乌外出六天,还真就搞来了三对情蛊,偷偷摸摸拿给了李长寿。

        李长寿也没含糊;

        当着酒乌的面,李长寿将情蛊喂了固灵毒草,化作情石,调制出了炼雄心丹必备的秘制药水,封存在了丹房之中……

        但下一批雄心丹,最少也要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可炼制。

        既然已经有了新的情石,李长寿也就将自己剩下的存货……拿了三分之二出来。

        还是要自己留着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师伯,我有个想法。”

        李长寿沉吟几声,缓声道:

        “这雄心丹,今后还请师伯多多费心。

        每一颗丹药的去处,务必做好记录,哪怕是长老拿去走动、送礼,也要问明去向才可。

        这东西可用来刺激道心,也可用来为恶,还是多多小心才是。

        弟子也不能让师伯白忙活,自长老们那里得来的好处,师伯与我五五分成,如何?”

        酒乌笑道:“你这般小心谨慎,也不知是怕甚!莫要五五分成,这对你太过不公。”

        李长寿正色道:

        “弟子是提供雄心丹,师伯要拿去给各位长老,两个环节同样重要。

        这东西成本,也就在这几对情蛊上,师伯又提供了炼丹的宝材。

        正如师伯此前所说,我们并非是兜卖丹药,做的是人情之事,各位长老们赏赐有多有寡,于情于理,五成是分得的。

        师伯,莫要跟我客气了。”

        “这个……”

        酒乌略微沉吟一声,看到李长寿那双真诚的眼眸,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长寿又叮嘱了几句,让酒乌在‘献丹’时,不要多提有关他这个炼丹之人的消息,并将丹方给了酒乌一份。

        酒乌虽然觉得,自己被一个师侄如此关照,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但……

        这位‘雄心丹度仙门总经销’,也是十分感动。

        于是,又一批雄心丹被酒乌‘散’了出去,流到了各位有道侣的长老们手中。

        这导致了一个,略微有些异常的现象。

        几日后,门内大比开幕,门内众天仙长老、真仙外务长老们,大半聚集在了空中云上。

        本该是数十上百位,白发苍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

        而今出现的,却是一群青年、中年面容的男仙,以及一些花容月貌、娇柔可人的女仙……

        弟子们大开眼界之余,也让稍后现身的度仙门掌门,都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山门。

        ……

        大比正式开幕前半日。

        齐源老道总算走出了自己的草屋,看着即将‘出征’的两个爱徒,老眼之中满是感慨。

        他是看着两个徒儿慢慢长大的,马上就要送他们去‘破天峰赶考’,齐源心底也是泛起少许波澜。

        但齐源仔细一瞧,又发现有些不对劲。

        大徒弟李长寿自然还是平日那样,一身普通的长袍,自身气质没什么突出点,让人看一眼就会下意识忽略;

        小徒弟灵娥,今日倒是颇为不同,

        她一身暖黄长裙,这长裙样式寻常,但做工考究,一看便不是凡品,重点是,其上流转着少许仙光,似是仙宝。

        不只是这长裙,还有灵娥头上的朱钗、玉臂戴着的手镯、手中握着的短剑,甚至耳垂上的两只造型别致的耳坠,尽是蕴含仙光的仙宝……

        李长寿为了让师妹能有个好名次,将她用仙宝武装了起来。

        而且这些仙宝,也尽皆是酒乌师伯拿来、门内长老们赐下的;

        这事虽然不宜声张,但各位长老也不会奇怪,为何小琼峰会有这么多宝物。

        “长寿,”齐源看向李长寿,低声道,“你这是,做了什么昧良心之事?”

        李长寿顿时哭笑不得,将一只宝囊双手捧给了自己师父。

        “师父,这几件宝物您拿着防身。

        师父你放心就好,这些宝物都是各位长老赏赐。”

        当下,李长寿将雄心丹之事禀告给了师父,齐源老道也是一阵哭笑不得。

        “咱们堂堂人教道承,道侣之风为何会如此……

        唉,罢了。

        长寿啊,你献丹归献丹,莫要贪图长老们的赏赐。

        咱们度仙门有这些长老护持,有各位门人出力,才有咱们如今安稳修行之事。”

        李长寿连连点头,对师父,应付自然还是要应付;

        但想让他去白给丹药,自然不太可能。

        有雄心丹相助,李长寿改造小琼峰的计划,少说也能提前几百年完成……

        破天峰钟声一响,两人也辞别师父,驾云朝破天峰而去;

        一路上能见各峰飞出不少云朵,或高、或低,尽皆赶去了门内大比的场地。

        场地就在破天峰山脚,那里有一片缓坡、一处河谷,此时也已经简单布置了一番。

        赛制也不算复杂,众弟子抽签斗法,每个弟子都有十二轮初试的机会,凭十二轮斗法的胜负多寡,截三百六十人进入下一轮,取周天之数。

        如此不断重复,从三百六十人中胜出一百零八人,从一百零八人中胜出七十二人,再从七十二人中胜出三十六人……

        因弟子数量众多,门内大比也没时间限制,白天斗法、夜间有门内长老讲经说道。

        从这般来看,确实是门内两百年一度的盛事,足可与开山大典相媲美。

        李长寿和灵娥这对师兄妹,抵达此地后,很自然地,就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呆着。

        有些平日里比较高调的峰头,譬如丹鼎峰、仙霖峰,也会弄一杆旗帜,上面写个‘丹’、‘霖’字,自己峰头的弟子也会聚集在一处。

        有些就是比较随意,弟子们跟相熟的好友凑在一起,随意串门。

        钟声悠悠,响过九声;

        各处白云起落,山坡河谷已满是人影。

        上次聚集这么多弟子,还是度仙门遭劫时,不过那时众弟子只是逃命,颇为狼狈;

        今日的他们,却都是意气风发,跃跃欲试,颇有大仙门之风范。

        李长寿目睹此景,也是起了诗性,心底暗自吟诵:

        ‘满山皆靓仔,入目尽靓妹。

        抬眼望云端,众老不简单。’

        看到那群一改往日苍老形象的长老们,李长寿也是略微有些无力吐槽。

        忽听周遭响起一声声赞叹,破天峰上飞来数十朵白云。

        最先一人,身着火红长裙、青丝简单束起,面若冰霜、美比姮娥,背着她那标志性地大剑,落在了为她预留的,最显眼的位置。

        当代弟子首席,有琴玄雅。

        有琴玄雅还未落地,就在人群中找寻着什么,看了两圈,总算看到了那对师兄妹,嘴角略微流露出了些许笑容,轻轻颔首示意。

        瞬间,一道道目光朝着李长寿和灵娥汇聚而来。

        在有琴玄雅登场时,李长寿就已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众人目光尽皆被灵娥所吸引。

        灵娥却是大大方方地欠身还礼,洁净的下巴略微抬了抬,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倒是表现的颇为自信……

        就听一缕传声入她耳中:

        “稳字经一百遍,记上。”

        灵娥顿时低头,心道要遭,刚才怎么就没忍住,起了跟有琴师姐对比的心思。

        众弟子齐聚山坡河谷的同时,周遭也飘了一朵朵白云,度仙门众仙也大多聚集于此地。

        少顷又听钟声响起,度仙殿处升起一方玉台,其上坐着数十道人影。

        掌门空虚……咳,无忧道人,副掌门仲羽上人,与忘情上人等几位天仙境长老,陪着数十位提前几日抵达的宾客,自玉台之上缓缓而来。

        李长寿暗自感受了下玉台上的气息,却是眉头微皱。

        金鳌岛炼气士又来了;

        而且,这次来的还有两名金仙境的‘高手’,散发着少许金仙境威压,或许就是那十天君之中的哪两位。

        李长寿没见过,也只是如此猜测。

        此前血蚊傀儡袭击度仙门,其中就有三名金鳌岛的炼气士,后玄都大法师出面,查清这三人是被掌控了心神。

        今日金鳌岛炼气士再次来此地观礼,应当是想与人教道承‘重归于好’,有几分赔礼的意味在。

        这个,倒是跟他这个小弟子无关。

        但在这几名金鳌岛炼气士的座位后面,还站着几个年轻弟子,其中一名少年,李长寿却是熟悉的很……

        此时,这少年也发现了李长寿;

        他在一名截教金仙耳旁说了两句,便溜下玉台,径直朝着李长寿和灵娥飞来。

        这不是旁龙,正是截教弟子、东海龙宫二太子、南海海神教二教主兼青龙大护法——敖乙!

        “长寿兄!”

        “哦,乙兄,别来无恙。”

        “托长寿兄的福,近来都且安好。”

        这两人对视一眼,一切自在不言中。

        按照他们南海海神教的规矩,刚才这简单的对话,真实含义其实是:

        【拜见教主!

        二教主免礼,这里众目睽睽。

        近来海神教一切安好,教主不必多挂念,安心修行就好……】

        云云。

        虽然两人打着哑谜,并未暴露什么,敖乙此前度仙门一行,与李长寿交好,也并非什么秘密。

        但李长寿此刻,多少有些难受。

        左侧站着一个如花似玉,门内仙子榜近来直线飙升的小师妹,时而会有男弟子看过来。

        右侧站着一个来头不小,少年身形与面容,长相也是颇为出众,一对犄角也是略带可爱的龙子,时而也会有女弟子看过来。

        夹在中间的李长寿:……

        总感觉,自己此前刚入门八九十年,那安心、舒适、且低调的修道日常,已是一去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