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处处险恶

第七十一章:处处险恶

        “既然李大哥盛情相邀,我兄弟二人也不好拒绝了,我们兄弟二人就加入你们,一同进山,不过话说清楚,我们兄弟进山后,要去什么地方,这得随我们自己的意。”

        “哈哈,这是自然,我们抱团一同进山就是为了防止路上遇见一些专门打劫我们佣兵和冒险者的劫匪,进山之后,两位兄弟不和我们一起行动也行,去什么地方随意。”李浪笑道。

        “那好,一路上就请多多照顾了。”项尘道。

        “对了,还不知道两位兄弟姓名?如何称呼?”李浪问道。

        “他叫猴子,至于我,我叫尘锋吧。”项尘没有告知对方真名。

        “嘿嘿,叫他狗子也可以。”夏侯武笑道。

        “猴子兄弟,尘兄弟,那是我的几个同伴,赵芒,钱中,孙方,刘二。”李浪也介绍了一下他的同伴。

        随后李浪还招呼他的人过来拼桌,和项尘,夏侯武两人一起喝酒,酒后还大方的付了酒菜钱。

        酒后,两人也回了他们房间休息。

        这房间是一间大床房,可以睡两个人,夏侯武这不讲究的也不洗澡,直接倒头就睡,项尘洗过澡后,把放入刀鞘的龙阙妖刀放在床头并没有入睡,而是服用了几枚气血丹炼化修行,强大内力。

        他已经到了体魄境界九重,再进一步就是打通任督二脉,进入神藏境界,开劈神藏。

        不过他天生灵脉具通,都不用打通,只要内力足够强大了,能开劈丹田神藏,就可以踏足神藏境界。

        而隔了几个房间外,就是李浪他们住的房间,这五个人此刻正汇聚一起。

        “没想到这一次还真能拉两个小肥羊一起进山,还是江湖经验不足啊。”

        叫赵芒的佣兵冷笑。

        “是啊,那两个小子,你看他们穿着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公子哥,两条银玉腰带,不说里面的钱财,光两条银空玉带的价值就够我们潇洒好几年了。”

        刘二冷笑。

        “让我看重的是那一柄刀,那小子劈杀胡牛的刀,胡牛的刀也是一柄下品一阶的宝刀了,竟然能一刀劈断,那小子的刀很可能是宝阶中品五六阶的宝刀啊,甚至上品宝刀也不是不可能。”李浪眯着眼眸说道。

        “上品宝刀!那,那不得价值数万金币了!”

        几人惊呼出声,不可思议道,眼眸中神色更加贪婪了。

        “这一票干了,得到的钱用来我们挥霍也好修行也好很多年了,明天,进去深山之后才动手知道吗?不能泄露出去,败坏了我们名声。”李浪说道。

        “明白!”四人道。

        世道险恶,身怀巨富,莫随意相信主动靠近的陌生人,善良是人的本性,贪婪更是本性,当残酷的生存法则和环境磨灭人心中的善良之后,剩下的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残忍和贪婪。

        项尘房间中。

        “狗子,还修行呢,快睡吧,明天就进山了。”夏侯武迷糊嘟囔说道。

        “猴子,你真相信那几个人吗?”项尘盘膝坐着问道。

        “李浪他们?怎么了,他们都是正规佣兵,有王法和佣兵法约束的。”

        夏侯武问。

        “王法……”项尘呵呵一笑,道:“这种地方你就不要相信那个东西了,李浪他们对我们太积极,太热情了,虽然我不想恶意的揣摩别人的善意,不过我们不得不多加警惕啊,命只有一条,完了就没有啊,明天你给我打起十二分警惕,不能完全相信他们。”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不睡我先睡了。”夏侯武打了个哈欠,一裹被子随后睡着了,呼噜声是轰轰的,打雷一样。

        项尘闭上眼睛,专心修行。

        夜渐渐深了,外面寒风呼啸,已经是十一月份的天气,天气已经是非常寒冷,天上寒月高挂。

        客栈后方,有四个人正在下方望着三楼上的一个房间。

        “确定了吗?那两个小子就住那里?”其中一道身影说道。

        此人身材消瘦,然而一双眼眸极为锐利,如同老鹰一样,身穿黑色夜行衣。

        “确定了,就是那一件房,打伤周图的那个小杂种以及一个少年就住那里。”

        另一个身穿夜行衣,带着面具的男子道。

        “大哥,一定要宰了那小子,我要剁了他的双腿。”

        一个大腿包裹纱布的黑衣男子狰狞道。

        这人,赫然是之前夏侯武打伤的窃贼。

        “放心,敢坏我们惊鸿窃贼团的好事,一定宰了他,上。”

        黑衣男子冰冷道。

        惊鸿窃贼团,方圆数百里最出名的窃贼团,团长燕鸿,身法在方圆数百里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来无影,去无踪,他麾下的窃贼个个也都是轻功身法惊人。

        三楼,十多米高,只见两个黑衣人脚尖一踏,一股真气爆发,凝聚成燕影,整个人腾空而起七八米高,第二步空,空气发出一声燕鸣。

        两人竟然在空中借力又猛窜而起数米两人落在了窗台外,单手抓住了窗台。

        好俊的轻功!

        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了一根尖锐的竹管。

        这油纸做的窗户纸被捅破了,竹管探入其中,吐出了一股股的青烟!

        青烟缭绕,随后扩散而开。

        两人吹烟之后等待了一分钟,随后这才用铁锯不停割锯窗条,有寒风的呼啸声掩护,这锯窗条的声音不大,很快就被两人锯出了一个可以钻进去的大洞。

        两人宛如狸猫一样悄然进入房间之中。

        只见,房间中两人躺在床上,夏侯武正呼呼大睡,修行的项尘也到在了床上。

        “嘿嘿,中了迷神香都睡得像猪一样了。”一人冷笑,望向了夏侯武。

        “那个小子,就是打伤周图的家伙吧。”

        “做了两人,拿了东西走人。”

        另一人冰冷道,两人抽出了背后背着的一柄长刀来到项尘和项尘身前,望着熟睡的项尘夏侯武冰冷道:“两个小子,到了阎王殿也可以做个睡死鬼了,没有痛苦也好。”

        刀光缭绕杀气,呼的一刀劈杀向了项尘的脖子,另一人,也劈向了夏侯武的头颅,两人将命丧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