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饲刀

第六十六章:饲刀

        房间之中,只剩下了项尘,以及这一柄插在房间中的龙阙妖刀。

        “太初妖刀,夺天地之精华,噬万物生机,妖刀大成,可斩日月星辰,可开诸天万界。”

        而这时,一道声音又说道。

        “八哥,你是鬼啊,每次出现的时候能不能打个招呼先,感觉你无处不在似的,我拉屎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偷窥啊。”

        项尘无语说道。

        果然,一头小猪又坐在了房梁之上,八哥又出现了。

        “怎么说话呢,你以为我想看你啊,只是这方天地就这么屁大点,都在本座眼皮底下。”

        八哥冷哼道,无比狂傲,实际上可能就是一直在周围偷窥项尘。

        “你去死吧你,以后我和我媳妇儿办正事的时候你敢偷窥,我挖了你的猪眼。”

        项尘骂咧道,和八哥关系太熟了,他根本不怕八哥,即便八哥在怎么神通广大。

        “哈哈,那个必须得看着,我还得战术指导呢,知道阿威十八式吗?”八哥跳下来贱笑道。

        “滚犊子,不过你来了正好,帮我护法,我要先饲刀,让它成为我真正的武器。”

        项尘说道。

        “小子,小心了,太初妖刀可是天下最邪最强的刀了,虽然目前只是最低等级的,不过别把你小命都喂进去了。”

        八哥皱眉道。

        “所以让你给我护法呢,万一出了啥意外你再去阎王哪里要人。”

        项尘挑眉道,同时,解开了自己的上衣,来到了太初妖刀身前。

        他用力把太初妖刀拔了起来,盘坐在地,妖刀,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之上,压得腿疼。

        随后,项尘竟然在自己心脏位置,插了七道银针。

        北斗定心针!他护住自己心脉,心脏干什么?

        项尘取出了一柄匕首,望着自己膝上巨刀龙阙,眼眸中全是坚毅之色。

        “太初妖刀,来吧,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妖邪。”

        项尘自语,随后匕首竟然刺向了自己胸膛。

        噗嗤!

        鲜血迸溅,一道血流涌出,项尘咬牙,发出了痛苦的嘶嘶声,他这一刀也没有刺入自己心脏,而是刺入了自己的心脉,

        随后,拔出匕首,一道血箭射出,鲜血全部流向了太初妖刀。

        认主,饲刀!必须用刀主的心血,让妖刀吞噬,建立刀与主人之间的第一道联系。

        鲜血流在了妖刀的刀面上,随后,妖刀发出了一阵阵诡异的暗红色光芒,缭绕的刀气越来越强烈,项尘的心血流在刀上,竟然无声无息的被吸入了刀内,消失不见。

        随后,更可怕的是,一道暗红色刀气蔓延而上,竟然涌入了项尘的伤口之中。

        项尘的心血,鲜血,像一道血管一样不断流通向了龙阙妖刀,画面极为诡异,可怕。

        “还真对主人下得起狠手啊,霸道,邪性。”

        项尘冷笑,脸色微微苍白,随后,他吞了几颗气血丹,运转功法炼化,疯狂造血,补充自己气血。

        “来吧,龙阙妖刀,我看你能吸多少。”

        项尘冷笑,望着自己的心血不断一缕缕被抽出。

        他炼化能力,体内的恢复能力惊人,心血在不断被抽的同时,自己在不断炼化造血。

        很快,至少被吸了一升的鲜血不止,普通人流逝这么多血,而且还是心血,恐怕已经嗝屁了。

        项尘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然而,龙阙的吸收还没有结束。

        不久之后,又是一升被吸食,项尘身躯的热量,温度都已经下降,冰凉几分。

        他造血恢复能力再强,也比不上人家吸噬。

        “奶奶的,这不是饲刀,这是自杀喂刀啊,那个变态研究出的这柄刀。”项尘骂冽道,嘴唇都没有了血色。

        “那个变态不就在你体内吗,不过如今已经只剩下鼎了”八哥淡淡说道,不是抽他血,很淡定。

        又抽了一升之后,项尘只感觉自己头晕眼花了,眼睛都可以看见满天的金星了。

        然而,他咬牙,抵抗昏厥,还在坚持,当他精神和身体快支撑不住的时候,这龙阙妖刀终于停止了吸血,断了那一股刀气,散发淡淡的暗红色刀气环绕。

        嗡嗡……

        龙阙妖刀更是嗡嗡而响,竟然在不断颤动,极为诡异神奇。

        龙阙妖刀内,更是诞生出了一丝微弱的灵魂能量,这一缕灵魂能量,是吸收项尘心血诞生的。

        心血,蕴含人的精气神,也有人称呼心血为精血。

        “终于,终于成功了。”

        项尘眼眸一花,终于坚持不住了,整个人后仰躺在了地上,人无力,差点昏迷了过去。

        而龙阙妖刀,在项尘到下之后,也收敛了自己所有的锋芒,刀气,安静下来,躺着不动了。

        八哥望着这一幕,蹄子一挥,压在项尘腿上的巨大重刀竟然悬浮而起,而项尘也是悬浮而起,躺在了床上。

        八哥搓了搓自己的肚子,搓出了一颗黑乎乎泥丸一样的东西去喂项尘。

        “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我不吃,不吃。”项尘虚弱道。

        “伸腿瞪眼丸,吃了他的亏损的心血就全部补回来了,不然,你境界会跌落的。”

        八哥由不得项尘,强行扳开了项尘的嘴喂了下去。

        “呕……”项尘一阵阵干呕,不过体内的确涌出了一股惊人的能量,恢复了他的气血,心血,甚至,他的伤口也是瞬间愈合了。

        “好了,妖刀也饲成了,小子,早点去妖雾山脉啊,你还想不想见你的柔儿了。”

        八哥淡淡说道。

        “想!自然想,做梦都想。”项尘腾的一下子坐起了身,又精神抖擞起来。

        “想就早点去妖雾山脉,我在哪里等你。”八哥说完,一蹦而起,跳出窗外消失不见。

        “我去,八哥,伸腿瞪眼丸再给我搓几颗,我留着救命啊。”项尘高呼道。

        “做梦去吧,虽然那只是我身上外溢代谢的能量沉淀,下次我扣鼻屎喂你。”

        “呕……滚滚滚!等我比你强了,杀你祭天过年!”

        “等你什么时候能干翻这苍穹了再来和我哔哔这句话。”

        八哥消失不见,项尘拔起地上的龙阙妖刀,吃力的插在背后的卡槽中,斜背在背上,出了自己的房间,走路都极为吃力。

        而这时外面也传来了一阵马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