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林莲偷人

第五十八章:林莲偷人

        大商皇宫!

        这一座建立在大商国都,最中心位置的一座宫城,朱红色的墙高百米,人在宫墙之下,都会给人心生一种巨大的威慑感,震撼之感,

        宫城之内,宫殿林立,玉宇琼楼,区域分明,左方就是十万禁军驻扎的军营,护卫皇城,右方则是无数皇子,嫔妃,大内高手居住之地。

        而正中央,便是商皇居住的宫殿。

        “驾!”

        踏踏踏……一阵马蹄的清脆声响起,四匹龙驹拉着的金色马车快速来到了高耸的宫门前,马车上的人出示了一块令牌,守门的宫卫什么也不敢盘问,直接放行。

        马车进入了深宫之中,两边都是宫墙长廊,一路可见有强者站岗守卫。

        这马车直接行驶向了正中央,那一座威严的金色宫殿。

        不久之后,一位气度雍容美丽的妇人下了马车,步入宫殿之中,片刻之后,她出现在了一座寝宫内。

        寝宫的书方之中,一位身穿淡金色内袍,久居上位,掌管人的生杀大权气度威严,双鬓垂耳的英俊中年男人,正手持笔墨在一张画纸上挥笔泼墨,做画江山。

        美妇人出现在了男子身前,望着男子做画,一言不发,静静望着,他做画的时候最忌讳别人吵他,望向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丝丝的爱慕。

        “莲儿,你来了。”男子收笔画成淡笑道。

        美妇人这才上前,从背后拥抱着他,低声道:“我好想你。”

        男子拍了拍她的玉手,道:“坐,你气息不顺,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吧?”

        这美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林王妃,林莲。

        林王妃坐在一旁的茶几海梨长椅上,道:“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

        “说说吧,什么事情让我的莲儿如此烦心,还动了肝火。”

        男子淡笑,坐在一旁,一双眼眸中缭绕金色光芒,仿佛能洞察人心。

        “今天我被几个小辈欺负了你知道吗。”林王妃坐靠过去,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道。

        “什么小辈敢欺负你?”男子一双剑眉一皱。

        “夏侯王的那个莽撞儿子,夏侯武,以及项王和苏清儿的那个孽种,项尘!”

        林王妃一脸怨恨之色道。

        “哦,这两个小子,夏侯武我知道,从他老爹夏侯霸的脾气,的确是个小刺头,项尘,不是已经被你杀了吗?怎么,他还活着?”

        这一位显然没有关注项尘这种小人物的死活,所以这方面的消息还不知道。

        “他没有死,当初让他好命逃了,如今,逃到夏家去了,今天还给了我不少惊讶。”

        林莲将今天夏老太君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全部说给了这一位听,这一位听完之后一双剑眉也是皱了起来。

        “区区十五岁少年郎,竟然掌控堪比国手神医的医术,还有万药阁支持,本该是废物的人,还会武功,呵呵,有意思,这个小子身上看来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啊,是我那个义弟项王的暗中安排吗?”

        男人淡笑,眼眸微眯。

        “恐怕八九不离十了,所以我才来告诉你呢,这小子已经不能留了,然而他躲在夏家又不好明目张胆动他,让我心烦。”

        林王妃娇嗔道。

        “夏家可是有一位老狐狸,难道她还看不清局势吗,敢收留项尘。”男人道。

        “这也是让我心恼的原因之一。”

        “嗯……此事皇室已经不好在插手其中了,不然,必然被外人议论,这方面,还是只能靠你自己了。”

        男子沉声说道,他坐在这个位置,有一个东西不得不在乎,舆论!

        “我知道,人家来这里可不是来给你添麻烦来的,这种小事情也不配让你心烦,而且,今日之事,恐怕你的大儿子也不会让项尘活着了,我就是想你了。”林王妃双眸含情脉脉道,

        “哈哈哈哈……”男子大笑,闻言公主抱起林王妃,道:“那今晚就别走了……”

        身居皇宫,帝王之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如今的这大商之皇!殷皇

        有些阴谋,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埋藏下了,这世道,到底是外貌丑陋,杀人如麻的妖魔更可怕,还是那些潜藏在身边,随时想某害你,榨干你利用价值,利益的人心更让人胆寒……

        项王府,清冷被被封锁禁止外人进去的的一间破败庭院之中。

        一位身穿朴素,却掩饰不住风华美貌的素衣妇人正在院子之中,洗着一大盆衣服。

        这些衣服,很多都是女子的。

        她一撩耳边微微现白的斑鬓,望向了天上幽月,美眸之中深藏的是无尽的思念和哀伤。

        “尘儿,你过得还好吗?有没有在夏家受委屈……”

        女子喃喃说道,此人,也正是项尘的母亲,苏清!

        嘭!

        而这时,房间门被一脚踹开,一位身材肥胖,面容暗黄色的丑妇进来,丢过来一盆衣服,冷笑道:“二夫人,这些大夫人的衣服明天必须洗干净知道吗?”

        “知道了。”苏清淡漠说道,没有多说,端过来那一盆衣服,在月光之下继续洗着,一双本该养尊处优的玉手,已经是密布老茧。

        丑妇讥讽一笑,道:“奴婢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能命令一位王妃做事,二夫人,这种为人奴婢的滋味如何?”

        苏清淡淡一笑,道:“有的人,哪怕出生淤泥之中,也能活出自己的高贵,而有的人,即便披上再美丽的外衣,也掩饰不住内在的恶臭。”

        “你敢老娘恶臭?”丑妇大怒。

        “我说你了吗?你自己承认的吧。”苏清淡淡道。

        “贱人,还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呢。”

        丑妇大怒,一巴掌向苏清抽打了过去。

        苏清却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丑妇啊的一声被扭住胳膊。

        “本妃哪怕身处缧绁,可我依旧是妃,这一巴掌,你还没资格打我,滚出去!”

        苏清冷喝道,爆发出了一股强悍气势。

        “你,你,看你还能嚣张多久。”丑妇吓得连忙逃门而出。

        她走之后,苏清脸色突然一白,突然剧烈咳嗽,手掌之中咳出了淡黑色的鲜血!

        散元毒心散,动用一次力量,毒便会发作深入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