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基友默契

第四十四章:基友默契

        “哈哈,老太君过奖晚辈了,这是夏侯王府送您的一点心意。”

        夏侯武哈哈一笑,让人送上了贺礼,被夏家的人收下。

        “夏侯公子请入座吧。”

        赵春惠笑道。

        “他就是夏侯武,好有军人的范儿啊,好帅,是我心中男神的代表。”

        “你有病吧,人家才十六岁,你个二十多岁的老阿姨了还打人家注意?”

        “你才老阿姨,哼,本姑娘永远十八岁。”

        “他就是夏侯武?传说从小神力过人,没有修行的时候就有生撕猛虎的千钧之力,十三岁就随夏侯王爷上了战场,十六岁已经杀敌过百,靠自己的力量当上了一个百夫统领,未来大商将星。”

        夏侯武到到来,让许多夏家的年轻弟子们议论起来,望向夏侯武的眼神中已经有了敬畏。

        许多夏家弟子,战场都没上过,人也没杀过,而这个少年却已经在战场立下不小的战功,凭他的背景,没有人会怀疑,未来他不会继承他父亲的王侯之位。

        “狗子,我来晚了一步,你小子没被人欺负吧?”夏侯武来到了项尘身边落座。

        “没有,猴子,我书信给你,你这两个月怎么没个回信?上一次多谢了。”项尘笑问,望着这位自己最好的兄弟,他心中也是一阵阵暖意流过。

        夏侯武比他大一岁,成为兄弟后,也是把他当亲弟弟一样护着。

        “别提了,因为上一次我私调部下来帮你,被我老爹禁足了两个月,这不,刚刚才解除禁足出来,这不就来找你了吗?好小子,你竟然隐瞒我,不够意思,原来你会武功啊,听说你把王鹰的手都给打断了,真痛快,哈哈。”

        夏侯武笑道。

        “夏侯武,你刚才话中冷嘲热讽的贱妇指的是谁?夏侯王没教过你怎么说话吗?”

        项缺脸色阴沉道,林王妃神色也不好看。

        “哟,这不是项缺德吗?好久不见缺德,哈哈,什么贱妇?我说过吗?我又没说你,你跳出来干什么。”

        夏侯武望向了项缺,讥讽笑道,直接叫自己给他取的外号,不留面子。

        “你骂谁缺德呢?”项缺一怒,一拍桌子站起身,手指夏侯武。

        “谁缺德,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啊,自己兄弟都陷害,我特么除了呵呵二字,说这种人畜生不如我还能说什么,缺德都是说轻的,简直猪狗不如啊。”

        夏侯武一抱双臂,翘着二郎腿马大金刀斜眼望着项缺。

        霸气,简直不给项缺留一丝面子。

        “你……夏侯武,你可敢和我一战?”项缺大怒吼道。

        “老子怕你啊!”

        夏侯武刷的一下子站起来,露出一股铁血杀气,冰冷说道。

        周围夏家弟子们都不敢插嘴望着两人争锋。

        听闻夏侯武和项尘亲如兄弟,看来,夏侯武是想给自己兄弟出气来的。

        “这小畜生,何德何能可以和夏侯武成为兄弟。”

        夏南,夏明江等人都心生嫉妒,少年热血,谁都希望自己能有这么一个能和自己共进退的兄弟。

        “缺儿,今日是夏老太君的寿宴,不和这种无礼莽夫争嘴失了礼数,看他一人哗众取宠。”

        林王妃冷漠道,虽然她也厌恶夏侯武,不过心机深沉,还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与一个小辈翻脸斗气。

        “莽夫?”项尘冷笑,道:“如今大商这片天下还就是某些人口中的这种莽夫打下来的,才有如今的太平生世,边关,也是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人守护才有我们的安稳,林王妃,你是说天下军人都是莽夫吗?”

        项尘这一句话,可是引用夏侯武的将士身份,把林王妃一下子推到了所有将士的对立角度。

        “你……”林王妃脸色一沉,随后冷哼道:“我只是指个别人,将士卫国安天下,其中当然也不乏一些老鼠屎。”

        “哈哈哈哈,将士卫国安天下,说得好,那项尘也送您一句下联,毒妇乱政祸国民。”

        项尘大笑,讥讽说道。

        “将士卫国安天下,毒妇乱政祸国民……哎呀我去,兄弟,好诗啊,来人,给我记下来,回去做成匾额,我要送给林王妃,当是晚辈一点心意。”

        夏侯武闻言赞叹说道。

        “钱儿死,下贱!”

        两兄弟相视一笑,对碰一杯酒默契异口同声说道。

        和项尘相处久了,夏侯武也是会一些现代骚话。

        “可恶……”林王妃气得脸色涨红,竟然被两个小辈如此明里暗里的嘲讽和辱骂,这么多人看着,让她颜面大失。

        而夏老太君等夏家人,只是旁观者一样望着一切,也不插话插足人家的恩怨。

        “可恶啊,这若是在项家,我非得打断这两人腿不可。”项缺怒声道。

        “公子,何必和他们争一时嘴上长短。”

        秦蓉又冷声道:“他们蹦跶不了多久,听说,一会儿那一位可是要来。”

        项缺闻言,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冷笑,戏谑望向了项尘。

        “小杂种,一会儿我看你怎么蹦跶。”

        “对了,猴子,你不是一直没觉醒神魄吗,一会儿寿宴结束后你别急着走,我帮你觉醒神魄。”

        项尘和夏侯武碰了一杯,轻珉了口酒对夏侯武说道。

        “啥!狗子,你能帮我觉醒神魄?”夏侯武激动问道。

        “你小声点,这可不能让别人听见。”

        项尘踹了他桌下一脚道。

        “你妹的不会是蒙我的吧,这神魄都是自己觉醒,别人还能帮的?”

        夏侯武低声道。

        “嘿,别人自然不可以,不过我能,如今你兄弟得了一些特殊机缘,拥有了一些特殊手段和本事,反正你寿宴结束后留我哪里,我帮你觉醒。”项尘得意笑道。

        “瞧你那嘚瑟样,你得了啥机缘?跳下山崖捡到神功?还是得到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故事里戒指中白胡子老爷爷相助了?”夏侯武好奇问。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项尘呵呵一笑,一脸的故弄玄虚。

        “大商国,大皇子殿下驾到!”

        而这时,外面传开一阵高喝,引得全场瞩目,一阵惊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