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这章残暴

第三十一章:这章残暴

        这一下子,所有人齐刷刷的目光全部望向了正准备走的王鹰,王鹰脚步一顿,脸色无比尴尬,道:“我突然想起我家中有急事,我先走一步。”

        “站住,谁让你走了,刚才的赌约你忘记了吗?”

        而项尘一声冷喝,赵牧冷笑,出门拦截住了王鹰。

        “你想干什么?让开!”

        王鹰的两名护卫警惕道,这两人也是先天境界高手。

        显然,上一次出了项尘这档子事情后,王家对王鹰的安保问题更加重视了,毕竟是王家之主的儿子,本身也是个觉醒了武魂的天才。

        “公子让你们留下,你们就不能走。”赵牧冷笑。

        “就你一人也配拦我们。”

        两名护卫冷笑,都爆发出了先天真气。

        “他不够,还有我!”而这时,公孙胜天冷笑道:“拦截住他们。”

        “是少爷!”

        公孙胜天四名护卫领命,拦截在了门口,这四人,也是先天境界高手。

        王鹰脸色一变,公孙胜天竟然帮助项尘。

        “公孙大哥,这小子,值得吗?我可是王家少爷。”

        王鹰冷声道。

        “我管你是那家少爷,现在,项尘是我兄弟,他说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公孙胜天冷笑道。

        “王鹰,出来混,做了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谁刚才口口声声说我如果能治疗好公孙小姐就吃翔的?”

        项尘冷笑道,显然不打算放过王鹰。

        和那几个药师不同,毕竟没什么仇恨,人家认错道歉了,放过也就放过,而王鹰,和项尘已经是不死不休,项尘心中已经把王鹰拉入必杀名单,不怕往死里得罪。

        王鹰也是,反正他也恨不得弄死项尘。

        “你……刚才他们也做出了同样的承诺,你怎么不罚他们?”王鹰怒吼道,指向几个药师。

        那几个药师闻言脸色难看,心中也记恨上了王鹰。

        “他们说过吗?我不记得了。”项尘惊讶问道。

        那几个药师闻言一阵感动,感激的望向了项尘,刘药师道:“没错,我们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哈哈,我也是,不记得了,没说过吧?”

        “没说过,没说过。”

        几人自然也不会承认了,项尘都放过他们了。

        “哼,那本少爷也不记得我说过什么了。”王鹰冷笑,开始耍赖了,让他吃翔?这若是传出去他还怎么在大商国都混。

        “不,你说过,我记得。”项尘冷笑,突然拿出了一个小玩意儿。

        这是一个螺号一样的东西。

        “留声螺!”王鹰脸色一变,这是一种奇螺,只要开启就可以留存别人说过的话。

        “没错,我们也记得,王公子,可不要耍赖啊。”

        “我们都记得。”

        这是,几名药师站出来帮项尘说话了,刚才人家项尘大度放过他们,主动不提既往不咎,王鹰反而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搞他搞谁。

        反正他们是万药阁的人,不怕王家。

        “你们……”

        王鹰气得脸色铁青直哆嗦。

        “赵牧,借一个药碗,去出恭房的马桶里给我们王公子取一碗翔来,自己别沾手上了。”

        项尘淡淡说道。

        “嘿嘿,好嘞,公子您稍等。”赵牧坏笑一声,非常积极主动啊,也不怕脏。

        “该死,杀出去!”

        王鹰咆哮道,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

        “万药阁中,禁武之地,谁敢动手?”而这时,华馆主冷喝道。

        轰……!

        一股惊人气势从他身上爆发!这华馆主竟然是元阳境界一重的强者!

        恐怖的真元气势笼罩向了王鹰三人,吓得三人不敢动弹,这也是针对他们三人啊。

        王鹰心中彻底沉了,元阳境界强者,哪怕只是一重,也可以轻易秒杀他们三人。

        “华老,你们这是要得罪王家吗?”王鹰脸色苍白道。

        “王少爷说笑了,我只是履行万药阁的规矩,别说王少爷,就算你爹王家主来,你看他敢在万药阁放肆吗?”

        华馆主淡淡说道。

        “少爷,取来了。”

        而这时,赵牧捏着鼻子,取来了一碗黑黄相间,成液体形态的翔

        “呕……好臭。”

        “真取来了,这喝下去得十天吃不下去饭了吧。”

        “别说吃饭了,我都要吐了。”

        周围的人都是退避三舍,闻之欲呕。

        若有正在吃饭的童鞋们,对不起了,哈哈哈哈。

        “王少,请,拿出你气吞山河的气势,龙吸,虎吞!都随你,开怀畅饮,甚至可以再来一碗。”

        项尘冷笑道,说到做到,这简直比杀了王鹰还难受。

        “来吧王少爷,我刚特意加了点自己尿的热茶,热乎着呢。”

        赵牧也是坏笑说道。

        “不,我不吃,我不吃,项尘,放过我,我不吃。”

        王鹰惊恐后退,竟然乞求望向了项尘。

        “男人说到做到,这可由不得你,哥几个,帮他几下。”

        项尘冷笑道。

        “好嘞项公子!”

        公孙胜天的几个护卫立马过去抓住王鹰,王鹰双臂断碎本来就没有完全愈合,四人境界比他高,哪里反抗得过,被死死固定住双腿双臂。

        “王少,您请。”

        赵牧过去,捏住王鹰的嘴巴就往里面灌。

        “不,啊……咕噜噜……呕……”

        接下来一幕很残暴,我就不详细说了,我怕自己再说下去把午饭给……呕……

        赵牧一碗灌干净后立马松手去洗手,还不停干呕,他也是第一次干这种缺德事。

        “呕……呕……”

        而王鹰更惨了,臭气熏天的在一旁干呕,就快把黄胆都吐出来了。

        “项尘,我和你不共戴……呕……”

        “扶我走,扶我走……呕……”

        王鹰吐得人都走不动了,连忙让护卫扶着他离开。

        “谁啊,这么臭?”

        “谁偷吃屎了?这么臭?”

        而外面大厅,人群客人也响起一片喧哗声。

        在场几个药师都快忍不住想吐了。

        “老夫活了八十年,也是第一次看见这场面,刺激,来人,快打扫干净。”

        华馆主也是无语道,望向项尘,这小老师可真够狠的,恐怕这件事情会在王鹰心中留下一辈子的阴影和心魔吧。

        项尘脸色平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辱人者人恒辱之,更何况王鹰这种生死仇人,死里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