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太委屈,连……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太委屈,连……

        谁都知道战争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然而这并不妨碍它在刚刚开始的阶段会显得非常有“仪式感”,所谓的“残酷的美学”也并非不存在。

        生死存亡、忍村大义、火之意志,好听的词、战争的意义,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么。

        然而所有志得意满出征的忍者,最后都会在杀戮之中变得麻木起来,甚至这种“出征”自身的背后,也有着高层的各种各样的扯皮。

        因为木叶与雾隐关系的急剧恶化,现在羽生的手下终于集中起了规模化的部队,而为了保证这支部队的补给,他与两位木叶顾问进行了长时间、亲切友好的磋商。

        对羽生来说,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但也有些事情是寸步不能让的。他现在的身份是需要为千余名忍者的生命负责的,所以怎么可能接受补给周期拉长、补给滞后的安排。

        东线战场和西线战场有所差异,木叶的侧重点在西线的“三国争霸”方面,这一点羽生自然是明白的,但就算西线是次级战场,可唯独补给不能成为次级补给。

        而且这两位顾问可能有点搞错了,战略方针上的次等并不等于运作方针上的次等,所以他们做出的那种决定,要么属于铁脑瘫,要么就是在故意找茬。

        好在经过了羽生的据理力争之后,成功的纠正了他们错误的想法。

        毕竟羽生是一个非常讲道理的人,如果跟这两个人讲道理讲不通的话,那他就准备去跟三代火影讲道理。如果连三代火影都讲不通的话,那他就准备跟他部下的一千名忍者讲道理,告诉他们将来如果打着打着面临着武器短缺、食物以及药品不足的问题的时候,请记住这不是他羽生的错。

        毕竟是上面决定将这边的补给周期延长为另一边的一倍的。

        所以……冤有头,债有主。

        这样的问题是会演变成大量基层忍者对于整个木叶领导层的信任危机的,羽生的身后是广大的忍者群众,所以顾问们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么?

        将这些事情一一铺陈开来的之后,顾问们就变得善解人意了……看看,大家毕竟都是一起为了木叶光明的未来而奋斗的战友与同志,只要这个出发点相一致的话,那什么事情都能开诚布公的进行商讨。

        反正之后西线是怎么配给补给的,那东线也会怎么配给。

        以补给为要件,这件事情商定之后,剩下的一些其他问题也很快确定了下来。与此同时,要补充到东线的忍者们也已经集结好了,他们前后分三批次前往了前线。

        这样,羽生返回木叶的各种事项既定,他也会很快离开了。

        不过比他先一步离开的是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的三人组,毕竟他们只是被紧急抓回来聆听三代目的叮嘱与教诲的,身上并没有实务。

        以他们的身份来说,如果没有正当理由的话,脱离前线太久肯定是会被人诟病的,所以考虑到在忍者之间的影响,他们需要尽快返回……之所以他们能在木叶呆个几天,主要是因为纲手身上的伤势问题。

        等她身上的查克拉过度消耗症状消失之后,小腿的重伤骨折问题她很快就自行处理好了,因此他们能先羽生一步返回战况尤为焦灼的西线战场。

        身在木叶的平静只不过是短暂的喘息,优美的和弦虽然值得回味但终究也不过只存在了一瞬间而已。

        现在,战争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要基调。

        纲手三人行走在木叶的街道上,很快的他们就来到村子的大门口。这时候她松开了一直抱在怀里的黑猫,然后向着身后的某个方向挥了挥手。

        后面的大蛇丸跟着眯了眯眼睛、瞧向了远方,然后他开始禁不住的思考一些哲学问题……男女之间的感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出于遗传信息层面的种族延续的要求,是社会学层面的一代代经验的模仿或者压力,还是仅仅是荷尔蒙方面的内分泌反应?

        总之,这似乎也是对生命的研究、追求与溯源的一个方向,所以大蛇丸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研究课题。嗯,他可以悄悄地进行观察,然后再进行记录和总结,进而得出结论。

        科学家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下意识的就要伸手从自己的忍具包之中取出一个笔记本。

        但是,就在这时候……

        “你闭嘴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身旁自来也突然的批评,猝不及防之下甚至让大蛇丸缩了缩脖子。

        读……读心?

        但问题是我也没打算说什么啊,思想总归是无罪的吧……大蛇丸,这辈子居然也有觉得自己有点委屈的时候。

        但自来也也是个年轻人,所以现在也是非常幽怨的。

        人就是这样的,比如他从来就没有恋爱过,然而某些时候也会产生一种失恋的错觉。

        好在自来也虽然是个老色鬼了,但事实来说他得算是一个挺有原则的色鬼——毕竟以此时的状况来说,没有原则的色鬼是铁定会被打死的。

        算是简单的道别之后,三人转回身去,然后离开了村子。

        黑猫蹲在木叶大门口的正中央,等三人渐行渐远、彻底的消失在了视野中之后,它甩了甩尾巴,先是伸了个懒腰,接着向着村子的深处冲了回去。

        仅仅是两三天的工夫,初代火影的孙女、三代目的弟子,纲手大人被一个陌生男子背着穿街过巷的“目击证言”就开始在村子里流传了开来。

        然后流言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发生了质变,从与男友见面,到回村子结婚,再到回村子生小孩,最后到了因为在前线实在放心不下刚刚出生的孩子,所以这才返回看望的程度。

        老实说,这种流言虽然于大势无碍,但已经能算是一种比较严重的诽谤了,然而……嚼舌根子的人哪里去管那些,他们从来都非常热衷于传播尤其是那种身份尊贵的女性身上的流言的。

        起码可以缓解一下战争带来的压力。

        黑猫在木叶的鳞次栉比的屋顶上跳跃奔跑,它越是跑动,身处的位置越高,最终它攀爬到了影岩之上、三两下跳到了站在这里的一个人影的肩头上。

        羽生就站在这里,眼望着纲手他们的离开……具体来说他是站在三代目的影岩脑袋上。

        毕竟初代与二代毕竟都是人生前辈,踩他们的脑袋的话显得不是很礼貌。

        羽生伸手托了托黑猫的下巴,然后说道,“要不我干脆辞职吧,去西线参加战斗其实也是一份挺不错的工作……毕竟西线战局是至关重要的,我应该能帮上忙。

        嗯,这是为了村子的大义。”

        黑猫翻了翻眼皮,它并不愿理会羽生的自言自语,甚至连喵一声都懒得喵。

        “好吧,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知道不合适,那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其实挺甘心做一条水草的……”

        他又这样喃喃低语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话让黑猫的耳朵猛地支棱住了,现在它已经非常重视自己的文化素养了。

        吟……吟诗?

        不过康河是哪,整个木叶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条河啊。

        猫咪的脑容量,理解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