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四大天王有三个不是常识吗(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四大天王有三个不是常识吗(下)

        羽生一腔热忱返回木叶前线,却发现他的部队番号都被取消了,这是何等让人悲怆的一件事情……好吧,其实并没有。

        因为伤亡问题,忍者小队的各种变更其实都是很常见的事情,不管是成员变更,还是驻地以及任务变更,都是如此。

        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羽生再晚回来几天的话,他的忍者编号就很有可能会被注销掉,那样的话事情就有点糟糕了,他等于很典型的“被死亡”了。

        现在羽生有点担心指挥部接下来对他个人有什么样的安排,万一有人不满他的消极怠工,把他编入炮灰部队,或者让他担当炮灰任务该怎么办?

        众所周知,一个忍者在面对那种极端情况的话,往往有一个既定的应对流程:首先,掏出苦无在自己的护额正中间划上那么一道漂亮笔直的痕迹;其次,爱干嘛干嘛去吧。

        不过羽生的担心有点多余,毕竟他可是一个有后台的人。

        羽生跟一般炮灰的最大区别不在于他的实力勉强看得过去,而在于火影很可能会亲自过问他的事情,所以很多时候他是能够免于那样的极端状况的。

        他是千手族长的弟子,现在千手新去,如果他即刻遭到“迫害”的话,那丢的不是羽生的命,而是在打千手的脸,怎么着,千手这个姓氏才刚刚退出木叶的舞台,就有人这么迫不及待了?

        这种政治信号太过糟糕了,只会给三代火影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所以他会非常注意的。

        实际上羽生对整个千手算个屁,但三筱关注他,就等于千手关注他,千手关注他,火影就得关注他……他不是不能死,但得死的正常点,比如上次的雨之国,他如果死了的话就很合理,没有人会乱嚼舌头。

        在千手隐退以后,三筱身上的千手色彩非但没有退去,反而是被凸显了出来,毕竟她已经算是千手一族最后的明面上的人物了,而这种色彩明显通过师承关系延伸到了羽生的身上。

        因此,不管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很多时候羽生身上的千手色彩已经成了他的保护色。

        有些讽刺也有些辛酸,千手一族最后的余晖,居然洒在了羽生这么一个在血缘上跟千手完全无关的人身上……他当然不是这样的唯一一人,毕竟比起他来,起码纲手要正统的多,然而这并不能掩饰他的意外性。

        什么时候等三筱也退出了木叶的舞台,那千手就会完成彻底的退场。

        …………

        “你在练习土遁?”自来也从帐篷外面探进头来,他观察了一会里面的羽生之后,这么开口问道。

        此时距羽生返回营地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些天来他有些无所事事,只待在了一个先前空置的帐篷里,这里是他现在的休息地点。

        “嗯,我得抓紧点,毕竟就差这最后一种了。”羽生开口说道。

        细数起来,此时他已经掌握了四种查克拉属性的变化,至于剩下最后的土属性查克拉性质转化的修行方法,三代火影也已经像他做了详细的演示,因此羽生空暇下来之后得以进行这方面的修炼。

        羽生的遁术有点速成,不过就算他真正的完成了这方面的修行,但他的五遁还是跟三代火影的五遁有着明显的差距——三代火影精通的忍术数以千计,他熟练运用的每种遁术都在三位数以上,但羽生呢?

        暂时雷遁一个术,风遁一个术,水遁火遁少许,羽生此时掌握的术掰掰手指就能数的过来。

        不过他是那种相比于术的数量,更追求单一术的威力的那类忍者就是了。

        “土遁我有心得,相信很快就能完成了。”羽生又这样补充道。

        “心得?你已经练习很长时间土遁了吗?”自来也惊讶的问道,羽生成为忍者才过去多久,他哪来的时间练习土遁?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上辈子就精通土遁。”

        “……”自来也蒙圈。

        而羽生则露出了一副追忆的神色,土遁他上辈子真的会用,且精通塑性之术,尤其擅长捏十五厘米到二十厘米高的黏土小人儿,成品多为女性且各个栩栩如生。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得,有上辈子的底子在,所以羽生认为自己很快就能再次精通土遁,都是土遁,又有什么不一样呢,现在他要做的只不过是把“土遁·逢坂大河”变成“土遁·土流大河”而已,学习难度差不了多少。

        “所以,你这么闲,没有任务吗?找我什么事?”羽生追忆了一会似水年华,回过神来之后发现自来也还待在这里,于是这么开口问道。

        “羽生,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来帮火影传达接下来对你的安排的,这可是正事。”自来也有些激愤的说道……正是因为在前线他确实有点游手好闲,所以被戳中之后才有些恼羞成怒。

        “咦,火影亲自作出的安排?说说看。”羽生心说有正事你不早说?

        不过听自来也这么说,他的态度还是马上端正了起来。

        “咳,听好了,鉴于你的小队已经身在东线执行任务,而我们的小队刚好缺一个人……所以三代火影决定临时将你补充过来。”自来也以一副我们很照顾你的语气说道,仿佛没了他们的关怀羽生就会孤单寂寞冷一样。

        然而听对方这么说,羽生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你什么意思,我发现你的态度一直有问题!”

        这反应有点不对头,自来也忍不了,他在原地跳脚起来,我们堂堂木叶黄赌毒……不是,他们堂堂木叶三萌,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嫌弃过呢。

        “抱歉,我该将我嫌弃的态度掩饰起来的,是我太不成熟了,我态度上确实有点问题。”羽生赶紧这么说道。

        自来也脑子转了几圈,到底还是没有想明白羽生的“自我批评”有没有批评对地方,这人是究竟是在道歉还是没有在道歉。

        “我这么说吧……自来也,我问你,你现在几岁?”

        自来也瞬间就明白了羽生想要表达什么了,于是他有些心虚的说道,“十……十岁了吧?”

        这功夫不到家,撒谎的时候态度一定要坚决的。

        “扯淡,你脑瘫还是我脑瘫,去年你七岁,今年你就十岁了?就这数学水平,长大也又得是个能把四支四人小队总数算成十二人的货色。”

        “……”

        一支忍者小队里不是不能有一个那么年幼的忍者,然而却不能三个成员全都是熊孩子,那样的话羽生是来当忍者的还是当保姆的?

        身在前线的三代火影,应该是异常忙碌的,他肯定没有办法时刻关照自己的弟子,所以等帮弟子们找个工具人不是?

        然而如果这是火影做出的决定的话,那羽生再怎么腹诽抱怨,也只有被动接受的份。

        “这支临时小队,我是队长吧?”于是羽生只能退而求其次。

        接下来他但凡听到一个“不”字,如果他不是队长,反而要听从熊孩子的命令的话,那他当即准备掏苦无划拉护额,谁来都拦不住他。

        “……啊,是的。”

        本来自来也还肩负着在队长是谁的问题上与羽生讨价还价的使命的,然而他一看人家这么嫌弃他们,当即也没这方面的想法……要知道,想找一个能真正的带他们去前线的忍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那还好。”羽生松了一口气。

        相比于之前的时候,羽生对自来也瞎扯一顿都要被火影专门提及的那种情况,这时候三代目主动把弟子们推过来,起码说明了他对羽生的信任级别大幅度提升了。

        羽生想了想,觉得可能是之前他在雨隐为队友们独自断后的行为,在火影那里得到了大大的加分。

        上位者就是这么现实,既然羽生肯为木叶身死,那他顿时就变得亲切可爱了起来……尽管当时羽生的做出那种决定其实跟木叶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不管怎么说,自己能得到更多的信任而不是怀疑,从结果来说算是一件好事。

        这么想的话,暂时当个保姆似乎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了,毕竟木叶三忍有四个人,以后说不定也能算是一个常识。

        ps:

        凌晨时分,准时求票

        谁让你心动,谁让你心痛,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它在怀中?

        如果作者,总是等到夜深,无悔付出青春,他就会对你真

        想问票你在哪里,想问天问大地,或者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就让我漂流在安静的票票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