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最强的,情商

第八十八章 最强的,情商

        “抓住了!”

        当自己的影子与角都的影子联系在一起之后,奈良渚即以奈落独门的影子束缚术禁锢住了这个诡异的敌人。不过考虑到敌人的查克拉强度,他也知道自己的禁锢大概持续不了多长的时间,因此这才稍显急躁的开口这么提醒道。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忍者有时要谨慎,有时又要果断大胆,在得到了这样的提示之后,莲十郎瞬间就冲向了角都……痛打落水狗有什么好犹豫的。

        再然后,他奋力向前的勇姿就啪叽一下摔到了地上,亲身示范了一次什么叫做最标准的狗吃屎。

        莲十郎满脸愕然的转过头来,然后他就发现刚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自己使出一记下鞭腿、阻止自己发动攻势的人,正是羽生。

        “不要妄动,别冲太前。”正对着这道疑惑的目光,羽生这样开口解释道。

        莲十郎稍稍点头,然后继续疑惑……怎么羽生就能往敌阵里随便乱冲,到了身为队友的自己这么做的时候反而被阻止了呢?

        好吧,这个问题不难回答,那是因为得益于自身的高速体术,羽生能够保证自己可进可退,绝不至于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有进无退,不是要不得,只是现在根本没有必要。

        而且,羽生总觉得此时他们既要防备敌人的攻击,同时也要警惕己方忍者的大氛围忍术……通过一轮的交手后,敌人的实力已经大致得到了判断,有一点已经可以得到确定了,那就是角都是一个对火影有着一定威胁的忍者。

        在这种情况下,暗部忍者肯定会全力以赴,务求将这个敌人解决在原地。

        这种决意之下,如果羽生等人不小心卷入了暗部的攻击之中,那暗部会中止攻击吗?很可能,并不会。

        如果能以羽生等人的生命交换敌人的生命,进而保证火影的安全的话,对暗部来说这不是什么值得犹豫的选择——真的遭到了那种情况,羽生肯定觉得自己死的倒霉,可其他人却只会觉得这是为了消灭强敌而应该付出的代价,他死得其所。

        嗯,每年“被”死得其所的忍者绝不在少数,排起来可以绕木叶一圈。

        以暗部忍者“唯有任务、不计牺牲”的作风来说,他们绝不介意干掉自己人,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暗部忍者总是惯于干掉自己人的。

        相反,就算羽生在干掉角都的过程中顺手干掉了一个暗部忍者,那他肯定也说得过去,谁都没有理由惩处他。

        奈良渚的影子束缚术对于掌握了地怨虞秘术的角都来说,本身就不是那种致命的禁锢,后者可是一个身无定型的流体忍者。

        接下来,就见他身后的四个面具猛地脱体而出,每个面具后面都拖着长长的黑须,它们游荡在空气之中,就像是透明水域中的黑色水母一样,而下一个瞬间,只见这些东西身形轻转,直奔羽生这边而来。

        而后,角都的本体那边也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查克拉反应,他以异常粗暴的方式直接挣脱了奈良渚的影子束缚术,稍后于自己的特殊分身,他自身也加入了冲锋的行列。

        在使用了地怨虞之后,角都失去了人类的形态,而这一副禁忌系触手怪的姿态,明显给他带来了更高的速度加成,毕竟他能在移动的时候变换形态,更符合流体力学一些。

        再然后,刚刚加速到极致的一大四小,极为突然那就那么疾跑撞墙了——

        一个正立方体的五面匣从天而降,硬生生的将角都扣在了其中,再接着,随着一声清脆的点火声,猛烈的爆炎连同着包括角都在内的所有内容物一起燃烧了起来。

        火遁·素烧之术!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角都,他防火么?

        现在他肯定不是防火不防火的问题了,高温和缺氧状态就不是正常忍者能耐受的了的,角都虽然是一个很长寿的忍者,但他绝不是不死的忍者。

        此情此景,羽生拍了拍莲十郎的肩膀,完全不管对方一脸后怕的表情,故作轻松的说道,“你看,要不是拦你一下,现在你肯定也已经进入烧烤堆了。”

        这一会的工夫,所有的木叶忍者都已经集中到了这个巨大的立方体火炉周围,羽生往周围一看,发现原来角都的部下都已经被解决掉了……事实说明,野生忍者终究是敌不过木叶精心培养出的精英上忍的,甚至说角都带领的这一批部下,在野生忍者之中大概都不是那种顶尖水平,因为他们被解决的太快了。

        在十二名木叶忍者的围困之中,就算角都不被烧死,也几乎不可能逃脱这种包围网了。

        火焰似乎还要烧一会,这时候,羽生只听见周围的一个宇智波忍者已经开始做战后总结了,他对着日向的忍者说道,“你们实力还不错,但永远不要忘了写轮眼才是最强的。”

        羽生整个人都震惊了,你这话非得在这种时候说么,情商呢,而且……写轮眼是最强的,问过我邪王真眼了吗?

        在羽生暧昧的记忆力,在宇智波被族灭之后,貌似日向忍者也说过这样的话,然而问题在于人家是在四下无人的夜里,自己偷偷一个人说的,可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写轮眼与白眼孰强孰弱,可能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白眼有写轮眼以及其他的瞳术完全没有办法取代的作用,而反过来的话,就不好说了。

        那个日向忍者面对这样的话语,仅仅是瞥了宇智波一眼,然后很老实的居然什么话都没有反驳……好吧,考虑到日向的形象,也可以说他是对着宇智波翻了个白眼。

        千手既去,此时宇智波与日向已经成为了木叶并立的两大忍宗了,他们都是大筒木的血裔,又同样以瞳力闻名,因此不可避免的存在着竞争现象……这两族其实都挺高冷的,但日向多少比宇智波更懂做人一些,村子也更愿意相信日向、对日向更为宽容。

        毕竟在很久之前的战乱时代,日向就是千手的同盟,不管是木叶结成之前还是结成之后,他们从来没有与千手对立过。

        “有点不太对劲……”这时候,另外一个一直用白眼盯着素烧之术内部的日向忍者突然开口说道。

        因为在他的视野之中,里面的敌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把术解开!”而后,他立刻有些焦急的说道。

        暗部忍者相视一眼,继而选择相信了日向的判断,按照他的吩咐解开了素烧之术。

        热浪扑面、而后火焰散尽,然而那焦黑的地面中间却什么都没有……那么强力的火遁,到头来结果只烧了个寂寞?

        包括羽生在内,此时的木叶忍者几乎同时转回身去,向着火影那边反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暗部忍者也将一枚红色的信号弹打到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