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擎苍帝主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忆往昔纯真岁月

第二章 忆往昔纯真岁月

        穿梭在亭台楼阁的走廊内,经过一盏茶的时间后,两人才走到一个庭院当中。

        寻着楼道上去,相隔一段距离,就听见前面的厢房中传出略带苦涩的朗朗书声。

        “这,不会,馨儿姐也在吧?”听到这声音,白羿急忙刹住脚步,偏头看了看少年白起,有些难以为情地询问道。

        “呃,呵呵,大哥,你害怕了?”看着那副憋屈的表情,白起不禁笑道。

        “呵,我怕什么,走,救兄弟于水火之中,义不容辞。”

        说完,白羿大步跨去,身影感觉无比地潇洒。

        “希望这样吧!”白起摇了摇头,当即便跟了上去。

        ...厢房内,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左手负背,全身俨然一副书生样的打扮,却也显得有几分浩然正气,右手拿着泛黄的书籍,双目无神,嘴角不停地蠕动念着,感觉精神都有些崩溃的迹象。

        一旁,一袭红衣加身的女子却是正盘腿在地,似乎是进入了修炼的状态,她正是季家家主之女季馨,也是书生少年的亲姐。

        偷偷瞟了一眼红衣女子,书生少年季东南口中的声音便慢慢停了下来。

        ‘呼!’

        猛然间,季东南感觉到一束摄人的目光向他投来。

        “姐,姐姐,你就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我要疯了。”

        “你不是很爱吟诗作对吗,让你修炼你说你不喜欢打打杀杀的,那现在你就念你的书吧,免得整天瞎混。”看着季东南一副颓废的样子,季馨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那只是兴致而已,你喜欢修炼,可你别拉上我啊?”

        “哼,你说,你现在才修炼到什么境界,将来还怎么执掌我们季家。”

        “我是真不喜欢什么修炼,现在这境界,反正我觉得可以了,那个,白羿那小子不是说过吗?道无止境,哪能修炼到终点啊,还不如趁我年轻,多玩玩。”听到‘修炼’二字,季东南显得不屑一顾,他感兴趣的还是、万花丛中过,哪能不沾身。

        “还好意思说白羿,我看都是他把你给带坏了,自己不喜欢修炼,偏偏还要带动别人,我看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整天吊儿郎当,倘若不是靠那些灵药把修为强行提升起来,哼,他这一生都别想再有寸进。”

        听到那个名字,季馨的心中还是极为地不服气,她一直在努力修炼,却还是没有白羿的境界提升得快,而且白羿还是属于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对于修炼都是靠他爹强逼着的,毕竟这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再怎么放纵,这件事却还是没得商量。

        “呵,老姐,你是不是嫉妒那小子啊,还别说,那小子都被关七天了,听白伯父说,不突破就不放他出来呢,我看你啊,还得再努力喽!”

        “就他,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像个小孩子,成天的不懂事,他要是都能突破,我看都天理不容。”季馨偏了偏头,不屑地说道。

        “嘿嘿,这么有信心,要不,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一个月之内,他肯定能突破,要是我输了,任你怎么样,若是你输了,就,就,就。”季东南拿着书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思虑道。

        “就怎么样,你说!”季馨根本就不相信白羿能突破,毕竟他在这个境界,已经卡很久了。

        “就亲她一口,哈哈,便宜那小子了。”

        “你,你还是不是我弟弟啊,居然打这样的赌。”听到这句话,季馨当即就脸红半边,毕竟都是豆蔻少女,哪经历过这些。

        “怎么,不敢啊!不敢那就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季东南稍微瞟了一眼季馨的样子,随即有故意说着,暗中却是纠结不已:“臭小子,大哥的一生可都交托给你了,还拖延了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食言,不能突破,我可就彻底玩完了。”

        “哼,谁说不敢,你就等着吧,以后乖乖修炼,省得出去惹事。”

        “好,我等,白,白羿?”刚说一半,季东南突然就看见刚走进来的白羿两人。

        “啊!”季馨一听,顿时就惊呆了,急忙偏又一看,顿时傻眼。

        “咳咳,咳咳,呵呵,那个,原来馨儿姐也在啊!”看着季馨呆傻的样子,白羿立马

        就倒退一步,心中忐忑:“这,难道馨儿姐这次又要出手,不会吧,上次没还手,我好几日都不敢出去见人了。”

        ‘啵!’

        突然间,在白羿失神的刹那间,季馨就像一只红色的雌鸟,飞速在他润白的脸庞上留下一抹浅浅的热量,那种感觉,全身像是被雷电击中一样,酥麻,颤抖。

        看着眼前那个秀丽的女子,双眼正静静闭着,虽然他未经人事,却已经在快速蜕变,不久就将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也禁不住那丝错愕。

        刹那之间,季馨恍若是惊恐失措地红鼠,灰溜溜地往外跑去,唯留下一干失神的三人。

        这时,白羿只感觉到眼前有一道红色的闪电呼啸而过,鼻息间那一抹抹淡淡地花香却是没有散去,脑子里一阵混乱,缓缓抬起头,却是看见季东南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季东南。”

        “笑死我了,哈哈哈,干什么。”听到白羿狂啸般的吼声,他依旧还是忍不住大笑。

        “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是怎么回事?”现在白羿真是郁闷极了,这可不是什么享受,连始末他都不知道,还被蒙在鼓里。

        “你个臭小子,得了便宜卖乖,哈哈哈,我的老姐啊,想不到,真想不到。”

        “真是个贱骨头,不打你,你还反了天了。”看着季东南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白羿就来气,这显然是有预谋的。

        ‘砰,砰砰!’

        “啊,你个挨雷劈的家伙,还真打啊!”

        ......

        夕阳渐落,主街道上的人影逐渐稀疏起来,此刻,白羿三人正往人流稍微密集的地方而去。

        “你个妖孽,千万不要给我逮到机会,否则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季东南轻轻捂了捂嘴角淤青的伤痕,又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白羿,道。

        “真是个贱骨头,还好意思说,下次再有这种事情,本少城主非打得你爬不起来。”一提刚才那件事,白羿就来气,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神来,红晕未散,随即咬牙切齿地大骂道。

        “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不懂得哥哥我的良苦用心。”

        “你还说?”

        “得,得,得,你厉害,我打不过你,君子动口不动手。”季东南心中极为郁闷,论武力方面他实在是手下败将,无可奈何。

        “你们别闹了,走吧,待会杜大哥不知道又跑哪儿去了。”一旁,看着他们不依不饶的样子,白起摇了摇头,道。

        “好!”狠狠地看了一眼季东南的模样,白羿便当先走进人流较多的街道。

        放眼望去,这里感觉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气氛,地上摆摊的叫卖不断,购物回应的讨价连连,一直延伸出去好几十丈远。

        “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不在这里啊?”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季东南开口说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往常最喜欢到这里来淘淘宝贝,肯定在,小七,你去找一找。”看着眼前情景,白羿顿时感到有些无奈,堂堂白水城两大家族之一的杜家未来家主居然成天跑到这种低等坊市来寻宝,真是叫人咂舌。

        “嗯!”白起微微点头,正欲往前面深入,突然嘴角轻启,笑道:“大哥,快看,杜大哥在那里。”

        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右边不远处的人群当中,一个胖子少年赫然站在其间,嘴角不断地蠕动着,感觉像是在‘讨价还价’一般,而他正是杜风生。

        “死胖子,走,我们过去。”白羿一见那副猥琐且还老奸巨猾的模样,就知道这小子未来准是一个不安分的主。

        快步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来杜风生手里正拿着一个古铜色的塔,样子颇为陈旧,塔身上面还有几个破洞,而且毫无灵力波动,不过他却是爱不释手,感觉像是发现绝世宝贝一般。

        “老头子,你看,你这塔看着虽然有些年头,不过塔身都已经破裂了,而且没有半点灵力的波动,这就一废品,本少是觉着好玩,怎么样,五枚灵晶,你绝对赚大了。”

        “不是,杜少爷,您怎么能这样说呢,这宝塔古朴自然,绝对是千百年前的东西了,而且很坚硬,说不定还可以炼

        制出有品级的灵器,十五枚灵晶,您绝对有赚无赔。”看着眼前胖嘟嘟的少年,老者心中苦涩无比,能说会道家业大,偏偏又是这种低等坊市的常客,叫人没法把价格增高。

        “老头子,本少爷以前也没少和你打交道,你看,这塔确实太破,什么千百年前的东西,你骗谁呢?本少是那种好骗的吗?就十枚灵晶,你爱要不要。”说完,杜风生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随手伸出,掌心突然就闪现出十枚拇指大小的晶体,还闪耀着一缕缕光芒。

        “唉,算我老头子倒霉,杜少爷您走好,下次再来啊!”老者面露一副苦涩的模样,嘴角处却是闪现出一抹狡黠的弧笑,这破铜烂铁他都不要知道是从哪个犄角里得来的,什么存在千百年的东西,自然是唬人的。

        “好说,好说,本少爷就先走一步了!”说着,杜风生带着得意地笑容昂首阔步向外走去,丝毫不担心有什么打劫的事情发生。

        这时,他胖嘟嘟的耳朵上却是猛地掐来一只手掌,捏得他痛得直接大跳起来。

        “啊,啊啊,哪个混账东西,胆敢对本少爷动手!”急忙偏头一看,正好看见白羿投来鄙夷的目光。

        “白羿?你出关了,给我松开,动手动脚的,没礼貌。”杜风生使劲抖了抖自己一身赘肉,这才挣脱掉耳朵上的痛楚。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堂堂杜家大少爷,却是这般模样,真是给杜伯父长脸。”

        “呵,你知道什么,我这次可真的是淘到宝了,走,走,老地方再说。”杜风生左右瞟了一眼,当先便往前走去。

        “哥,哥!”他前脚刚走没多远,后面却是追上来一个妙龄少女。

        只见她的瓜子脸上披着乌黑光亮的柔丝长发,白里透红的皮肤光滑细嫩,修长的月牙眉毛之下,有着一对眩亮灵动的眼睛,像是两颗晶莹的珍珠葡萄,一静一动间,甚是美丽迷人。

        小巧玲珑的鼻梁外加上喉咙里散发出来的柔美声音,简直可以说是会让人黯然销魂也不为过。

        “咦,白羿哥哥,你也在这儿。”少女转动着灵动的双眼,极为兴奋地向白羿跑去,目光毫不忌讳地打量着那张英俊的脸庞。

        “呃,灵儿,真巧啊,那个,对了,你不是在找你哥吗,他刚走,你快去追他吧,现在还能追上。”白羿最不敢接近的几乎就是眼前的妙龄少女、杜灵儿了,他们虽然青梅竹马,不过杜灵儿老是喜欢黏着他,甩都甩不掉,而且一点也不介怀男女授受不亲。

        ‘呼!’

        在白羿没注意的时候,杜灵儿居然当街拽住他的手臂,娇嗔道:“我本来就找他没什么事的,不过能看见白羿哥哥,灵儿真的好开心啊!”

        “咳咳,白羿,记住,别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否则,我姐饶不了你,走了。”季东南看着眼前的情景,当即一边故意说着,一边转身而去,丝毫没有等白羿开口回应。

        “大哥,灵儿,我也先走了。”

        “季东南,小七,你们两个,真不够义气。”咬牙切齿地看着逃遁远去的身影,白羿极为尴尬地想要轻轻拉下杜灵儿的手掌,却是正看见她眼中布满雷电。

        “白羿哥哥,季大哥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和馨儿姐姐,呜呜呜,呜呜呜。”一边说着,杜灵儿的眼角还真的就流下了眼泪,感觉太让人太心疼了。

        “灵儿,灵儿,你,你别哭啊,季东南他,他故意的,你还不知道他吗,最喜欢胡说八道。”虽然白羿不太喜欢有女孩子黏着自己,不过对于灵儿他是当做妹妹看待,岂能揪扯出其他感情。

        “真的吗,我就知道白羿哥哥不会抛下灵儿,走,我们一起去找我哥。”

        “啊,好吧!”白羿一听,惊讶地同时再看到杜灵儿活泼乱跳的样子后,便无奈地接受了。

        “对了,白羿哥哥,你上次还没有告诉我,你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啊,这个,这个,就像灵儿一样的。”白羿一边说着违心的话语,脑子里却是在想着该不该去‘老地方’。

        “嘻嘻,白羿哥哥真好,上次...”

        随后,白羿便在杜灵儿叽叽喳喳地唠叨下,走到了白水城最为繁华的区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