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燃灵之力 (w字大章,求月票!)

第四十一章 燃灵之力 (w字大章,求月票!)

        【斯维特雷。】

        金白色的澎湃火焰在大殿之上燃烧,将大殿内外照彻的一片通明。

        有声音,从火中出,这声音不同于之前近卫骑士的顽固冷硬,而是一种纯粹的漠然,居高临下的律令:【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

        灰尘开始燃烧,空气正在被电离,狂风想要被掀起,但过于炽热的焚炎却将其变成了滚烫的火旋涡,过于刺目的光甚至隐约凝结成了一轮太阳一般的异象,有不知到是什么材质的高台将其拱起,宛如祭坛。

        大殿中央,死而复生的骑士沉默地与苏昼对视,无形的风暴卷动着烈焰,形成了一个圆,将两人包裹在其中。

        “快离开!”

        之前就在一旁观战的大祭司耶娜等人脸色骤变,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们这些大势力高层却清楚的很:“这是圣裁之炎,阿斯莫代皇室的传承绝学!”

        话音未落,所有稍微有点见识的使者全部都直接转身就跑,厄马斯愣了一下,他毕竟只是来送礼的,在这方面的确不如大势力的使者知道的清楚,更不清楚圣裁之炎究竟是什么,反应的速度慢了一拍,马上就要被四周飞卷的火舌舔住。

        但一个黑色的人影一闪而过,龙人少年伽沙用最快的速度飞奔过来,一头将这位待在原地发愣撞得在地上打滚,然后又急切地补了一脚,将对方踢飞,自己也纵身跃起,带着海滨之都的使者出了希光高塔大殿的大门。

        与此同时,就在大殿门口等着的洛亚与塞涅卡也神情紧张地按下了手中的法阵按钮——霎时间,一层青绿色的网格状护盾升起,将整个希光高塔笼罩。

        金白色的烈焰似乎是想要飞窜而出,但却被这城青绿色的护盾挡在大殿之内。

        “院长这是在和谁打啊?!”

        此刻,坐在地上,洛亚一脸后怕外带紧张地看向自己手中的炼金装置,屏幕上显示的能量指数正在飞速飙升,很快就超过了代表着上限的‘9999’,直接变成一团乱码,令这位精灵少年咽了口口水:“我的天呀,战斗力检测器直接炸了……”

        “管他。”而伽沙站立起身,他一只手拎着厄马斯?    然后又一只手捏住洛亚的后颈?    带着两个人和塞涅卡一齐健步如飞,朝着外面的广场跑去:“教授说假如他在里面打起来?    并且出现了意外?    就直接开启护盾保护外面的人,我们只需要做到这点就够了。”

        与此同时?    外界的宴会广场上,也看见了燃起熊熊烈焰的希光大殿?    几乎所有正在参与宴席的人都一脸茫然?    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直到青绿色的护盾升起来时,才有几个反应比较快的人恢复了过来,其中有几个甚至开始颤抖?    他们面色苍白地看着那一道道正在舔舐屏障的火舌?    汗浆如雨下。

        “这个火焰……”

        一位特意来薄雾山脉碰碰运气,打算在希光结社这新兴势力找个活干,然后养老的历战冒险者注视着熊熊燃烧的大殿,他颤声道:“几十年了,居然再次出现……阿斯莫代家族的圣裁之炎?    无物不燃的灭尽圣炎!”

        昔日,在西部山脉?    正是这火焰焚烧天空,呼唤天灾?    摧毁了霸占了十几座山脉的大龙巢,将其中居住的七条巨龙全部化作枯骨。

        也是这火焰?    唤起了千千百百火元素组成的军势?    将奥斯托公爵的核心城彻底融化?    核心熔炉自灭,将奥斯托公国完全吞并。

        更是这火,决定了百年前帝位继承之战,将其余几位皇子点燃于自己的城堡,与血腥与欢呼中,开启了阿斯莫代帝国三十年的盛世!

        越是年长,越是知晓这火的恐怖,反倒是年轻人,因为最近这么几十年阿斯莫代皇室的存在感逐渐减弱,太阳皇几近于不出手,大部分时间都在山脉中建造奇观高塔的原因,导致有许多人都忘记了这不灭之炎的恐怖。

        “那时就是这样,胜过太阳的光辉四溢,火焰燃烧,将一切化作虚无……”

        这位年长冒险者低声喃喃,他本想要立刻转身就跑,不谈这火焰的强大与特殊,如今这情况,哪怕不是阿斯莫代皇室,太阳皇陛下亲自出手,至少也是他赐予,降下的力量正在运转。

        可最后他却忍住。

        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有人撑起的屏障,居然可以挡住那道火焰。

        而就在这火焰中,声音仍在继续。

        大殿空旷,此刻却被火与光充满,被源能排斥开的一圈半圆形空间中,白发的老者与骑士对视,金色的眸光闪动,他饶有兴趣道:【很强大的力量,居然可以挡住我的火焰。】

        【但却并非是从纪元前遗迹中得到的,这是独属于你的力量,而原本的斯维特雷教授不可能有这种引导术……你是谁?亦或是说,斯维特雷教授,是从哪里得到‘你’的?】

        和拂晓一样,附体而来的太阳皇一眼便看穿了苏昼的真身。

        因为他自己也擅长附身,而且也对古代遗迹中的各种事物功能了如指掌,所以阿斯莫代十三世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难道说,你就是那个初耀遗迹中留存的‘关键钥匙’?】

        “我是你的毁灭。”

        苏昼却没有半点和眼前这位寄宿在自己手下身体中的怪物啰嗦的打算,虽然对方口中所说的‘关键钥匙’很可能是指拂晓,也是为何第三集团军去探索初耀遗迹的原因,更是一见面就猜对一半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谁管他。

        面对这种恶劣的家伙,话都不用多说,直接给他一箭。

        此刻,以山峰雕刻而成的希光高塔大殿中,万物都被光明笼罩,过于璀璨的火焰就像是一片白雾,将一切都笼罩于迷蒙的光中。

        但就在苏昼抬起自己手中长弓之时,大殿的中央,就突然出现了一点黑暗,而这黑暗还在不断扩大。

        能量,正在被掠夺,冰冷的暗中蕴含的是极致的光与热,白发的老者抬起箭,箭尖上的光辉就像是新星,苏昼运转磨砺至当初将自己击至差点入灭的修法,源自于天帝太皓的‘天星归一合道法’,霸道的凝聚周围的一切能量合一,归于己用。

        危险无比的嗡鸣声响起,无数离散的火焰,飘荡的离子云,连带着沸腾的光都开始急速地朝箭尖吸附,收缩,察觉到不对的太阳皇分身立刻闪身退避,他本还想多聊几句,确定一下这位不可能是斯维特雷教授的神秘存在的想法,但谁知道苏昼压根就不和自己认定的敌人多聊。

        他的反应很快,因为就在他闪避的下一瞬间,凝聚到极点的箭光就如同杀死内卫骑士那样一闪而过,它轻而易举地刺破了厚重的岩石地面,朝着大殿之下的地壳深处飞驰,就像是穿透肥皂泡沫。

        光消失在地底深处,附体而来的太阳皇侧目看了眼那深邃不可见底的大坑,他吐出一口气,然后笑道:【你也擅长火焰吗?】

        【也对,你似乎就是某个古老的魔鬼,会火焰很正常。】

        自知晓苏昼在东海一战中用出三首巨龙的心光体后,他便迅速判断,这其实是最强大的魔鬼系心光体,七首大红龙的不完全形态,阿斯莫代十三世同样很清楚,自从远古纪元,魔鬼和翼人的万年血战结束后,就再也没有纯血的大魔鬼可以施展出这最强大的心光体,乃至于将其实质化。

        斯维特雷的确有魔鬼血脉,但却远没古老到可以呼唤出七首大红龙的地步,从那时起,这位皇帝陛下便猜测,苏昼不可能是过去的那位普通教授,而是一位沉睡在遗迹分钟,直至今日才苏醒的远古纯血魔鬼。

        现在来看,应该没有错。

        【但火焰,我也会。】

        面对沉默以对,只是再次凝聚长箭,瞄准自己的苏昼,太阳皇伸出手,对准身前。

        一轮不断旋转的巨大法阵在他身后展开,宛如一面有着无数凹凸镜面的聚焦镜。

        空气中的光急速地投入其中,共鸣,凝聚,聚焦。刹那间,一点极端炽热的光点浮现于大气之中,那是被数十道光束聚焦点燃,超过亿度的极致高温,千亿以上的大气压被施加在那一小点上。

        所以,真正恒星的光辉在这里被点燃。

        而一轮仿佛是树木树冠的祭坛浮现在他身后,看上去,就是一颗树木以太阳为树冠树叶,普照世间。

        这就是太阳皇阿斯莫代十三世的心光体——圣日之树!

        此刻,外界。

        虽然圣裁之火没有燃烧至外界,但天地间的源能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开始熊熊燃烧。

        就像是昔日魔月绽放时那样,漫天绯色光辉搅动无尽源能活性化,只是如今,在圣日之树现身的瞬间,所有大气中的源能就像是被直接点燃了那样,开始急速的躁动,反应。

        明亮炽白的光辉直接在外界产生了一场场爆炸,就像是接连不断地无属性源能法术正在被施展那样,原本还算是平静的源能被无意识地激活,膨胀,燃烧,然后制造出一连串混乱的冲击波。

        轰!

        当场,本来还想要在周围围观的诸多宾客立刻朝着四面八方奔跑避难,而少部分有着实力的强者抬起头,他们震惊地看见,以希光高塔为中央,大气就像是膨胀了一般,带着道道光焰朝着天空顶端扩散,将云层和狂风全部都吹开。

        天空开始燃烧,火雨正在高层中酝酿,一场罕见的火流星风暴之灾即将降临于世,席卷整个希光山脉。

        这是天灾。

        这就是灾境。

        所谓的天灾,便是源能过度密集,进而凝聚而成的灾祸,它长长发生在一些大都市的旁边,亦或是极端地区的源能中心店。

        暴虐的天灾后,大地满目疮痍。

        但也同样归于源能,天灾所过之地,四处都是强大的源能素材,只有天灾才能创造出最强大的源能钢和源能水晶,那是凝聚了埃安世界最纯粹精华的材料,有着近神的力量。

        而以人之躯,引动同样庞大的源能,制造出天灾异象……便是灾境。

        但此时此刻,大殿之中。

        太阳皇展现出的实力,甚至超越了这个等级。

        源能,正在炽热的燃烧,苏昼能感应到高浓度灵气的躁动,它们就像是活转了过来那样,有了自己的意志——在骑士尸体上的黑色铠甲都因为高温而缓缓融化成铁水的同时,一道道烈焰融和而成的光之甲开始凝聚在皇帝的身上,而在光之甲的旁边,有着一颗颗火元素生命的核心正在凝聚。

        军队开始成形。

        一个火焰般的世界。

        一个以火元素为核心的军势。

        一个以火焰之树为核心的生态圈。

        虽然只是暂时,但是苏昼却从这惊鸿一瞥中看见了,属于‘神木’的光辉。

        这,大概就是对方身上,属于神木的那一部分气息吧。

        燃烧灵魂,影响世界,抬起头,苏昼可以感应到,在希光高塔外界,不可思议的闪光影响了整个可见世界内的所有源能。

        倘若自己在希光高塔中布置的法阵没有起效,那么异象还远不止如此,起码整个希光山脉都会被点着,没几个人可以生还离开。

        这力量已然几近于魔月本身,具备天体之威。

        它超越了‘灾境’,是属于‘燃灵’的力量!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太阳皇的那句‘火焰,我也会’才刚刚话音落地,一切烈焰的异象便已经诞生。

        只是。

        “尚不及我而已。”

        苏昼没有半点惊异,没有半点停顿,他轻笑着再一次提起箭,对准了眼前已经开始凝聚光束,就要对准自己头颅而来的太阳皇。

        他是谁?曾经推动月亮,撞击太阳,与噬星者战斗过的击灭星辰者。

        燃灵之力固然强横,但也不过如此而已。

        就算是真的造出一颗小太阳,那又如何?

        “百般武艺,此乃射日箭法。”

        他低声轻吟,然后放箭。

        远超过前几次射击的威势,翻江倒海一般的冲击波就像是一座山脉从天而降般,朝着面色骤变的太阳皇轰然而去!

        落日破霄天地劫法,配合落日弓箭法——苏昼虽然没有认真修行过这两门修法,但起码也亲自上手过,自己整一套猴版自然是轻轻松松。

        此刻,凭借已经深入整个希光山脉的燃薪神木根须,以及法阵之力,苏昼凝聚了小半个山峰的重量,凝聚在自己的箭头之上——这等凝聚程度,已经堪比中子星物质。

        这一箭,便是中子星之箭!

        “虽然依我看,你这样污秽的灵魂,根本不配自称太阳。”

        ——托大了!

        此刻,太阳皇的这一缕意志真正产生了会死的感觉,他本以为这次不过是试探一下苏昼这位远古魔鬼的实力,却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离谱到了这个地步。

        什么魔鬼会这种箭法?他变出一把大剑砍过来才正常啊!

        更重要的是,对方这一箭仿佛天克他那般,凝聚了山峰质量的箭头虽然并非真正的中子星物质,但是区区几亿度的核聚变火花不可能将其烧灼焚毁。

        这是他无法防御的一击。

        但也应当挣扎一下。

        一声轻喝,霎时间,无数源能凝聚而成的核心朝着太阳皇身前凝聚,一面巨盾挡在了他身前。

        可这没有涌出,巨盾被一击破碎,不可思议的冲击波一寸一寸震灭了骑士的铠甲和肉体,所有的火焰和源能都被震荡的熄灭,发出足以令人耳聋的剧烈轰鸣。

        轰!

        远方,正在朝着山脉之外逃跑,想要避开两位强者战斗余波的诸位宾客下意识地抬起头,他们看见,有一道箭光击穿了希光高塔的山体,朝着高空之上,太阳的方向飞驰而去。

        嗡嗡——清晰可闻的嗡鸣声在天地间响彻,直至许久之后,剧烈的爆炸在天空极高处亮起,一轮小小的太阳浮现在半空中,令整个东南方向的埃安人民都看见了,这二日齐现的异象。

        希光高塔大殿,火焰开始逐渐熄灭,只剩下几块残缺不堪,散发着金白色光芒的碎块正在燃烧。

        【了不起!】

        有支离破碎的声音,从这些碎块中传出,这声音甚至带着些许笑意:【居然能击败我的一缕意志……很好,很强,有你这样强大的灵魂,我的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

        苏昼一言不发,他抬起脚,踩灭了这些寄宿有太阳皇意志的碎块。

        但是,仍然有人类难以听见的微鸣,在苏昼的耳畔徘徊。

        【但现在的你,还不够强,还不够强……不知姓名的强大魔鬼,我会等待着你真正强大起来的那一天。】

        【我在埃安大陆的中央,巴别塔之上,等着你。】

        火焰消散了。

        但太阳皇的意志却没有半点畏惧。苏昼的实力虽然强,但却没有超出他的预料之外,源自于数个纪元前的超级强者,理所应当就应该有这样的强度,他半点也不意外。

        他邀请苏昼,与他战斗,在苏昼变得更强之后。

        但苏昼却微微摇头。

        “你说去,我就去,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他大步走出已经撤离了护盾的希光大殿,来到高塔之外。

        “终有一日,你会主动来找我,阻止我,因我的存在,就会破坏你们所有邪恶的计划。”

        此时此刻,还敢在高塔前方广场中呆着的人,只有以燧光,拂晓,耶娜等各大势力的使者。

        寥寥几位不知道是心怀勇气,还是单纯瘫在原地动不了的宾客看向浑身上下就连衣角都没被烧到的苏昼,露出了震撼与敬畏的目光。

        “继续吃吧。”

        而苏昼看向所有人,他朗声道,声音响彻整个希光山脉:“意外已经被解决了,还想要加入希光结社,加入这注定要与世界为敌势力的人,就留下来,继续吃吧。”

        所有还未来得及离开山脉的人们停下了脚步。

        有人迟疑,有人决绝。

        有人离开,有人留下。

        苏昼注视着这一切,几位孩子来到了他的身后,他们看见自己教授的嘴角微微抬起,就像是微笑。

        而接下来,男人抬起头。

        他看向遥远彼端的地平线。

        “我要出趟远门。”

        苏昼如此说道:“塞涅卡,带着伽沙和洛亚看好家,其他结社成员各自分配好岗位,燧光大师和拂晓女士会帮助你们。”

        “记住,你们才是希光结社。”

        “而我,不过是种树,发光的罢了。”

        话毕,就在孩子们认真保证的声音中,苏昼微笑着化作光芒,朝着天空的彼端飞驰而去。

        ……

        遥远天地的彼端。

        先驱空间探索者,芙妮雅此刻正陷入了苦恼的思索。

        埃安大陆中部平原,直至与东部地区隔绝的薄雾山脉,有着相当漫长的一段距离,即便是移动都市想要跨过这以万公里计算的旅程,也需要漫长的时光。

        无人阻拦一座移动的城邦,倘若是移动战舰或许也就罢了,有的是劫匪可以将其拦截,但一座移动城邦开足马力,即便是有着攻城巨炮的中央舰队,也会忧虑城市级源能炉心爆炸的余波会不会波及到自己。

        所以直至如今,沿途的各大军团都没有动作,只是以一种怪异的姿态旁观这座已经属于魔化者的城市朝着薄雾山脉,希光结社的方向飞驰。

        【不息·芙妮雅】

        先驱空间,知名菁英探索者,以从不熄灭的热情和动力著名,曾经数次加入小队,但因为性格原因以及行动模式太过异常,和那些小队好聚好散。现如今是独行者,职业是科学炼金系强化,擅长制造爆炸,以及操控制造各种超大型武器,隐藏的底牌是一架巨型武装机甲,全力全开威力足以将一座城市当场湮灭。

        知名事迹乃是在深渊血战时,作为第三方乱入者,炸毁了恶魔大公的要塞,并且在狂怒的恶魔领主的追杀下成功逃生,还顺手偷走对方对方火狱之心,改装成了自己武装机甲的动力核心。

        这便是她将回老家视作度假的底气,家乡的灾境强者她又不是没见过,源能影响天象,制造天灾,这的确恐怖,但沙皇炸弹可以造成一样的效果,火狱之心全力全开,更是可以焚烧万物。

        但问题来了,那前提是一个人。

        “哎,保护这么一群魔化者,有点超出我的能力了啊。”

        苦恼地咬着手指,芙妮雅看向一旁正在绞尽脑汁,规划魔化者工作岗位的西塞罗,这位红发美少女(自称),然后伸出脚轻轻踢了踢对方大腿根:“说你呢大叔,怎么办啊,我感应到了我们后面有一整个快速突击舰队正在追击。”

        “我能挡下他们,但这里会死很多人诶。”

        “你问我,我问谁?”

        忙的快要发疯,而且也知道后面有舰队追击的西塞罗当场就要暴怒,被美少女用裸足轻触,对于某些特殊人群而言应该是件好事,但先不谈西塞罗乃是有老婆有女儿的有家室之人,他还非常了解自己身后女疯子的本性。

        好家伙,人会对自走炸药包生出什么非分感情吗?显然不会吧!

        “芙妮雅,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大多老弱妇孺,并且让人死的更少一点。”

        熄下心中的火气,西塞罗吐出一口气,这位前中年佣兵将一张地图展现给芙妮雅看,他满脸胡茬都没时间剃:“看见了吗?白沙裂谷,我们在这里要转向,通过伯伯赛罗大豁口,才能绕一个圈子抵达薄雾山脉边缘……而追击在我们身后的舰队显然会趁着我们转向速度减慢追上来,他们科不仅仅会用舰炮轰击,还会直接登舰,进行入侵作战!“

        “到那时,我会率先组成阵列,挡住他们的攻势……芙妮雅,你的实力或许足够,但是你挡得住成千上万人登舰侵入吗?不如直接去攻击他们的舰队本部,让他们主动撤退!”

        “档的住……”自信满满地说道,但芙妮雅很快就在西塞罗愤怒的目光中一转话头:“当然啦,我的方法很可能把咱们和敌人一齐炸上天,所以我其实挡不住。”

        说到这里,她也苦恼了起来,金橙色的眼睛中再次升起茫然:“哎,这次任务该怎么做呢?有一说一,保护平民可不在我的任务里,我的任务中明明只有‘带着觉醒魔化者加入希光结社’啊……”

        【可选世界任务:圣日将熄】

        【你家乡高悬的圣日即将熄灭,世界将坠极黯之末。用任何一种方法规避‘原暗时代’的到来,获得s级开辟权限三枚,350000探索点。】

        【可选世界任务:黄昏坠世】

        【封印之月即将解封,黄昏之龙将要醒转归世。稳固封印,亦或是击杀苏醒的黄昏之龙。获得s级开辟权限,120000探索点。】

        【可选阵营任务:星火远征】

        【魔化者觉醒的星火正在燃烧,但极易被外力熄灭。保护觉醒的魔化者,并带领他们加入希光结社,视完成程度,得到c~aa级开辟权限,2000~75000探索点。】

        先驱空间模块中的大任务中,前面两个世界任务不用管,芙妮雅半点也不会去参合,她可太知道自己的实力最多也就是统领阶巅峰,拿个a级奖励就差不多得了,和霸主阶沾边的超a级任务一个都别想,她碰都不碰。

        是的,先驱的眷族大多热衷探索未知,但是探索未知不是刻意去作死啊!

        他们的确容易解封邪神,打开封印,释放魔王,造成世界末日……但那仅仅是不知道而已!倘若知道,即便是先驱眷族也是不会这么干的呀!

        芙妮雅就从不干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结果的事情,也正是依靠这种先驱探索者特有的谨慎,她才能活到成为精英探索者的今日。

        芙妮雅从不作死,芙妮雅很聪明,学学芙妮雅.jpg

        理论上来说,芙妮雅只需要保证有一定数量的觉醒魔化者活下来,并且加入希光结社就行,这样就可以安全的拿到一部分奖励,还能顺便抱抱原初烛昼大佬的大腿,谁也不会责怪她没有尽心尽力。

        到时候无论是回归空间,还是继续在这个世界浪,都有的选。

        但是,先驱探索者,哪怕再怎么不当人,再怎么为了未知而疯狂,再怎么不择手段。

        正常的探索者,也是会有感情,认识的人不会想要他们死。

        从一开始开越野车慢山村的宣传燃烬之火引导术,然后是开扩音器讲道,宣传修法,普及知识,带领所有魔化者自强奋斗,组建村庄,吸引周围村庄,乃至于移动都市中的魔化者过来进行修行……这一切的日子都历历在目。

        而之后,在魔月之光璀璨时,她更是与所有魔化者一齐行动,得到了一座被人废弃的移动都市,并且发挥自己的工程能力,将整个移动都市整的可以动起来了。

        俗话说得好,养猪养久了都有感情,更何况是人?

        亲自组装修好的城市,难道不就和手办一样吗?

        现在有人要杀自己这边的人,还要拆自己的城市模型,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芙妮雅还在犹豫。

        她的火狱之心战甲的确强大,但是却不能胡乱使用——得自恶魔领主宝库的宝物威能实在是太过强大,即便是先驱空间中的a级战甲也只能全力运转不到四小时,一场不算太长的战役时间。

        倘若是和强者战斗的全负荷模式,有没有一个小时都难说。

        这就是机甲驾驶员系的难处:他们驾驶机甲时会得到超过自己境界的强大战斗力,可这战斗力无法持久。

        除非是抵达霸主阶,有了近乎无限力的能源,以及可以承载这能源的机体后,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问题就在于这点。

        【任务提示:星火远征过程中,可能会遭遇包括集团军将军,灾境强者,太阳皇寄念体等强大存在的追击。】

        这就是强大的敌人。

        先驱者空间不会给出那种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或者说,那些完不成的任务,只要自己不主动去碰,那么至少也影响不到几近于独立在文明和世界之外的探索者。

        但是,任何会有提示的任务,都代表这一任务需要探索者全力以赴……倘若不提前做好准备,那么探索者就会有生死危机。

        绝大部分足够谨慎的探索者,在看见提示的瞬间就会做出判断,到底继不继续。

        先驱空间也没有什么任务惩罚的说法,毕竟,没法成功看见自己选择道路的未来,看不见那种可能的成功本身,就是对探索者最铭心刻骨,足以后悔耻辱一生的惩罚。

        甚至,因为这种耻辱,后悔和遗憾,探索者还会以难以理解的速度成长。不甘心,懊恼,再也看不见,就像是一体个游戏的结局因为一处失误而永远被封锁,再也无法看见那样,任何一位探索者都会感到不适。

        芙妮雅不想后悔。

        虽然一开始只是找乐子,但现在,乐子太大了,她也真的有点喜欢这种带着一群魔化者传教的感觉。

        所以她会全力以赴,哪怕是与太阳皇,这位埃安世界理论上的最强者寄念体战斗也是如此。

        “唉……家乡,家乡。”

        躺在桌子上,芙妮雅摆出了极其不雅观,甚至露出裙子下安全裤的姿态,她滚来滚去,苦恼道:“为什么家乡的事情就总是这么令人头疼呢?”

        “为什么我的家乡就要遭遇天灾,魔化者就要被剥削,弱智一样的贵族,残暴的军队就一定要与人民为敌呢?”

        “明明,明明多元宇宙中的许多世界,都不是这样的,大家生活的都很愉快,不需要互相伤害,也可以开心生活啊!”

        见的越多,疑惑越多。

        疑惑越多,好奇越多。

        好奇越多,行动越多。

        行动越多,见的越多。

        这就是先驱探索者不灭的循环之理,他们总是见证,困惑,好奇,行动,解决,然后再次见证全新的道路,这种正确绵延无尽,只要开始就无法停止,哪怕是并非是探索者,也不是先驱探索者的多元宇宙强者,大多也会觉得这是正确的。

        每一位探索者都有着一个不怎么样的家乡,无论是偏远的山村,亦或是封闭的社会环境,乃至于根本就没有未来可言的世界。

        因为诞生于微黯之地,所以才向往光芒,探索远方。

        绝大部分还记得回家的探索者,都会以自己的力量去改造家乡,这也可以说是冒险者的一环,也正所谓是衣锦还乡,去看一个家乡更好的未来。

        芙妮雅也想要这么干,倘若她足够强,就会这么干。

        “难不成需要提前去希光结社那边呼救吗?可我是探索者啊,单独遇到原初烛昼,真的不会被活吃吗?”

        “可是不去求援,我们真的能挡下那么强大的敌人吗?”

        苦恼于这一点,芙妮雅忍不住想要叹息。

        原初烛昼的威名她知晓,也正因为知晓,所以才感觉危险。

        话说回来,她明明记得,原初烛昼应该在一位蚁人巫妖,另一位菁英独行探索者的家乡才对啊,对方还展现过任务记录和原初烛昼的气息,这是已经被证实过的数据。

        难道说,原初烛昼不止一只?一公一母吗?

        还是说,原初烛昼,有着跨越世界的能力?!

        思索着这一点,芙妮雅的思维逐渐发散。

        但是,就在此时此刻。

        她忽然抬起头,惊讶的看向天际的彼端。

        西塞罗也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中年雇佣兵和探索者女士齐齐抬起头,看向移动都市核心中枢之外的风景。

        他们看见,有一点光,自遥远的山脉中央升起,直刺天日。

        霎时间,逐渐要落下地平线的夕阳之光就被取代了,浩浩荡荡的烈日之辉在天空正中央炸裂,带来了宛如白昼一般的亮光。

        “怎么,怎么回事?!”

        看见这重现白昼的天象异变,以为是某位灾境强者出手的西塞罗都有些结巴了,他可半点不觉得自己所在的移动都市能承受一位灾境强者的直接打击,哪怕是芙妮雅能挡住对方,那起码也要对方先把机甲取出来啊!

        “备战,芙妮雅!”

        他大吼,同时自己也抽出了腰间的刀刃——即便不可能敌得过,但反抗就一定要反抗。

        可是,中年男人却没有听见那声熟悉的‘好!’。

        西塞罗困惑地转过头。

        而他看见的,便是一脸呆呆的红发少女,看着自己眼前空气的样子。

        此时此刻,芙妮雅并没有发呆,也没有被这天象异变吓到。

        她只是,呆呆地注视着自己提示框中的任务栏,看见了上面正在闪动的,【紧急通告:任务过程变更】这一行大字。

        以及,正在逐渐消失,消散不见的任务提示。

        太阳皇,灾境强者,乃至于集团军将军的字都逐渐消失,化作无形。

        任务改变了。

        没有敌人了。

        “虽然但是……为什么啊!”

        她腰板一挺,直接从躺在桌上的状态重新站立起身,这位探索者女士的大嗓门中充满着惊奇和困惑不解:“为什么敌人会突然消失?!难不成那些怪胎弱智脑瘫改主意了不成?!”

        甚至,在那任务栏底部,还浮现出了一条全新的任务。

        【可选阵营任务:星火绝境】

        【魔化者觉醒的星火正在燃烧,是反攻的时候了。保护觉醒的魔化者,带领他们对追击的舰队进行反攻,视完成程度,得到d~a级开辟权限,1000~40000探索点。】

        “这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忍不住,和西塞罗一齐离开中枢控制室,芙妮雅来到了这座移动都市中枢控制塔的最顶层,她抬起头,金橙色的双眸环视周围的天地。

        她看见远方黑暗得山脉正在陷入黯淡,夕阳的光辉正沉入地平线,云层流动,风声喧嚣。

        她看见魔化者们正在为之前的闪光而惊奇,他们仍在工作,为自己,为家人,为未来全力以赴。

        她看见希望,看见奋斗,看见了这隐匿于城市之间,属于绝望者们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的自救。

        她看见了光。

        黎明破晓之前,深夜极黯之刻,黑暗的天穹中,出现了一道光。

        有一道光芒一闪自地平线的尽头一闪而过,直至移动都市的正上方,照亮万物。

        宛如白昼。

        “我来了。”

        有这样的声音自光中响起:“所以,准备好,目前仍素不相识的各位。”

        “该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