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老子断你修仙路在线阅读 - 第二八零章,被拍死?

第二八零章,被拍死?

        凡是到达仙脂后期的修士,每进一步,都犹如翻身越岭。

        特别是洛这种,不属于七大宗的散修,身处日渐稀薄,危如巨卵的灵墟界,每进一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可偏偏有一人,她身在灵气浓郁,燕雀欢腾的仙山圣殿,却无心修炼,接连十日,她只是用一把小刀,在一块木牌上雕刻着。

        可别小看这块木牌,它可是千年古血树的老根,这样一块不大的木牌,在灵墟市场上,能卖到一万枚灵贝。

        她静静地雕刻着,木牌,底纹,花边,每一刀,每一条细缝,都很精致,圆滑,力求完美。

        可是,木牌慢慢呈现出,牌位的形状。

        她来到一处更大的厅堂,此前的青丝,已经变成灰白。

        “师傅,我想好了,明日我便会进入炼魂无极狱,是生是死,弟子无悔,只是想求师傅一件事。”

        琴霖,她身为钟灵宗的研法长老,千年岁月,自认阅人无数,可如她的傻徒儿这般,一夜青丝灰白,双瞳由紫变红的,自认没有。

        “你说。”

        “如果徒儿一百年后,仍未能走出炼魂无极狱,那还请师傅,用此牌位,为弟子做一个衣冠冢,若他日,若他日,师傅看见蓟洛的尸首,还请师傅,师傅让他与我葬在一处……”

        菲茵早已泣不成声,断断续续,才把话说完。

        她双手举过头顶,跪在地上,两眼含泪地看着她的师父。

        “傻、傻……”

        琴霖真人刚开始骂了两字,终于不忍再出声,过了良久,她才默默地点点头。

        “蓟洛,你欠我的,等来生再还给我,我欠你的,我想今世便报于你。”

        当菲茵投身如炼魂无极狱那一刻,她心中仅存此念想。

        练魂无极狱是何地?

        钟灵宗的古老死囚之地。

        传说钟灵宗成立之初,各山头之间经常意见不合,斗法斗智,死囚之地,便是关押那些扰乱钟灵宗秩序的枉法之徒。

        后来,局势稳定,执法堂成立,无极狱才逐渐荒废。

        而后,无极地狱被几个仙骨期长老,用于练魂,里面留下的,各种凶兽尸体,残魂,更有仙骨期的仙法精髓,是生与死的边缘地带,也是一处在极限地带磨炼突破的圣地。

        可传说中,近万年来,仙脂期进去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出来的。

        而一旦能从里面出来的,必定已经成就了仙骨期修为。

        霜弓子之死,是由田耿带回宗门的,自从菲茵知道这件事,她的心凉了。

        他知道,蓟洛正越走越远,自己想拉他回头,却连他的影子也无法触摸。

        连霜弓子都被他所杀,他难道就要一步步远离自己了吗?

        菲茵最终决意,进入炼魂无极狱……

        而在灵墟界的另一头,普义教的西南角,那儿有两拨人马对峙。

        爱曳、容易张,带领着中天教四千人马,而左卫门,带着两千五百人马,一声令下,狂沙飞舞,杀声震天!

        左卫门,身为普义教的一个附属门派,每十年进贡一次灵丹灵药,他们得知中天教的混蛋攻过来,自知不是对手,早就派人去普义教求援了。

        所以,两千五百修士,硬生生扛着爱曳、和容易张他们。

        他们想,等普义教的高手一到,什么中天教,刹那间都会灰飞烟灭!

        杀戮持续了一天一夜,爱曳和容易张所带领的四千人马,优势逐渐显现。

        他们早已身经百战,只要破了这杂牌教派,他们便能获取大批灵药、进行再淬炼,根据所掌握的太古三千方,修为又能妥妥地上升一截。

        他们的英勇,犹如恶狼,而左卫门这边,则是越战越心虚,频频回头,心里直犯嘀咕。

        为何援兵还未到?

        两千五人马,逐渐变成一千五,还有好几百,心里接近崩溃边缘,早已无心恋战,寻思着逃命。

        “门主,他们来了!”

        “来了!普义大盟主的人来了!”

        不知谁一声惊呼,惊奇千层声浪。

        左卫门的人,一个个仿佛打了鸡血,一下子斗志昂扬。

        来是来了,不过普义教,只来了不到十个人,长衣飘飘,御剑悬空,俯瞰着整个战场,好像,大人看小孩玩耍。

        爱曳和容易张顿时一惊。

        普义教来人多少无所谓,最主要的是来什么人?修为如何?

        他们连连后撤几步,抬头间,神识扫向普义教的人。

        什么嘛?

        来的最高修为仙脂三环。

        一个长得呆头呆脑,身材四四方方的小男人。

        仙脂三环?

        容易张就可以把他收拾,根本不用爱曳出手。

        普义教?

        怎么会如此嚣张,正当自己扔出个死老鼠,就可以吓倒一批人啊?

        容易张和爱曳彻底无语了。

        “中天教的人听着,你们速速投降,不然后悔晚矣!”

        那四方形的人,对着容易张他们高喊。

        这时左卫门的门主,心里直犯嘀咕,问去搬救兵的弟子。

        “你们怎么只把他请来,就仙脂期三环,如何救我左卫门?”

        要知道,他的修为可是仙脂五环,要比这小子都高。

        “普义教的人说,他来即可,他,他有秘密武器!”

        搬救兵的弟子吞吞吐吐。

        确实,他想去普义教搬救兵,可普义教的人,都没让他见到长老。

        只是听到长老传出一句话,随便叫个弟子去就可。

        一个仙脂期弟子,再带上几个仙晶期弟子,这就是普义教的救兵,按照长老的话。

        是给多了,给一个足以,其他的,纯属撑场面。

        看到那弟子面露难色,门主也不再追问什么了。

        “小子,可敢下来与我一战!”

        容易张就不服了,你t就顶着普义教的“大帽子”斗什么威风,咱们真刀真枪干一场。

        “君子能听不言,能言不动,我堂堂普义教弟子,岂会和你这流寇斗殴?”

        方方正正的人,这话可把容易张气恼了。

        他还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

        “好,你不动,让老子收拾你!”

        容易张顿时飞身凌空。

        他慌了!

        堂堂普义教的人慌了。

        慌得语无伦次,不过,他终于掏出了秘密武器。

        “你别动!你听我说,你们普义教的教主,蓟洛,已经被杀死,被景洪门的仙骨期高手,一掌拍死!”

        网址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