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老子断你修仙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灵墟市场

第四十六章,灵墟市场

        琦丽作为菲茵的室友,也是一位善良可爱的女孩,可她现在还没凝成一叶仙晶,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凝成,因为她心里有一道坎,明明想尽快赶上菲茵,却总是不如意,越挣扎离得越远,越努力,受到的嘲笑与不解越多。

        “这么说,我好有压力啊!”

        洛重新审视着菲茵,这一刻,她不单美丽,她的多愁善感,淡淡哀伤,在黄昏柔光的亲吻下,显得愈加动人。

        “去,那你离我远点!”菲茵嗔怒地锤了一下洛。

        “我不!这鸭梨好吃。”洛迎着菲茵的小锤锤,靠的更近了。

        “你讨厌……”

        这一刻多么享受,虽然什么都没做。

        洛拿出一个彩贝,放在菲茵手心:“菲茵,我也不知道怎么劝解你,或许,走得快的人总是孤独的,这个彩贝,我把它送给你,它虽然买不了什么,也不贵重,赔不起你阿娘送你的发带,但这是我的心意,希望你一直坚强,伴随着我的祝福勇敢往前走。”

        菲茵收下彩贝,看到彩贝上,歪歪扭扭地刻着:菲茵。笑靥再次绽放在她的脸颊上。

        轻闭双眼,清风微拂,恣荡飘摇的躯体,自为河边柳枝桠,流遍经络的畅爽,好不舒然!

        这一刻无关修仙,更无关烦恼,只有喜欢的时光,伴着喜欢的人。

        御剑飞行,还不是被老子掌握了。

        当洛骑上飞剑,自个插入空中,与云霄来个擦肩相会,他心里暗自窃喜,御剑而已嘛,齐若峰,你还不来?看老子不把你撞飞,哈哈!

        “洛,注意身体平衡,灵气慢慢收拢……”

        砰!铜业师兄话还没说完,洛的着陆出现了问题,黑红的飞剑一下子没了飞行持力,洛距地面十来米之时,几乎成了垂直下降,跌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

        容易张和冥胡卓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虽然修仙者的身体,要比凡人轻便通透许多,但这一跌,也疼得洛够呛的了。

        “笑什么笑,早知道撞死你们!”

        洛摸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要是刚才自己不急刹车,真的会把容易张他们撞飞。

        “洛,都怪师兄,没教你紧急着陆。”铜业师兄跑过说道。

        洛是第一个试飞,铜业师兄教过他们御气而行,以灵御气,有了仙晶的源动力,可以源源不断提供灵气,把灵气调控到一个稳定的输出值,利用脚掌与剑身的接触,不断地将灵气灌入飞剑中,驱使飞剑变大,并往前破风而行。

        着陆的时候,需要慢慢收拢灵气,这收拢过程,慢的节奏不是直线,而是断断续续的波浪线,也就是说,输出灵气的频率减慢,譬如说,稳定飞行的时候,输出频率是每刻钟一万次,而着陆的时候,是五百次、三千次、两千次……这样的节奏。

        不是从平稳飞行,到一下子没了。

        洛之所以跌了个狗吃屎,除了着陆的频率把握得不好的同时,他心里想着要急降,可并不懂得,急降和一般的着陆又有所不同。

        急降,是垂直下坠,但又不让自己受到冲击的伤害,在频率方面,要大大缩短慢的周期,比如从一刻钟一万次,到一刻钟一千次,普降用的是七下到十下,而急降用的是一下到三下。

        还有,急降,要在最后将达到地面之上,要突然加速灵气的输出,譬如将近地面数十米,频率从慢下来的一刻钟一千次,要一下子又上升到一刻钟八千到一万次,这样子才能抵消下坠的冲击力。

        “哈哈,师兄那你也不用教他们。”洛指着刚才笑他的两个家伙。

        “洛,你可不能这样啊,你是先行者,你自告奋勇,引领我们前进,我们在你身上看到成功,当然,还有教训,哈哈。”容易张一本正经地念经,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不知为何,他一看到洛狼狈的样子,就想笑,抑制不住啊。

        “看待会不摔死你!”洛虽发狠,要铜业师兄不教他们紧急降落,不过,铜业师兄在讲的时候,他听得可认真了,没办法,同一个跟头可不想栽两次。

        学会了飞剑,洛感觉自己的视野更加宽广了,从天穹上俯瞰,钟灵宗,如一片苍茫大地,有多大,反正以洛的飞剑修为,在云霄中,钟灵宗的边境,依旧是一片模糊,无法丈量的广阔,仿佛与很遥远的海面相接壤。

        “哈哈,我抓到了,我抓到鸟了!”

        容易张学会飞剑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跑去追一只鸟,经过一番追逐,衣服被刮破,脸被刮伤,然后拿着一根鸟的羽毛回来,跟洛他们说,他抓到了鸟,只不过后面放开了。

        “我信,我信!”洛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容易张,你说你好好的一个人,干嘛跟一只鸟过不去,搞得灰头土脸,还一脸傻笑。

        “容易哥,你没病吧?”冥胡卓可没有洛这么好心,他只关心,他是不是跟一个傻帽做队友了。

        “你们不懂,不懂。”容易张摇摇头,他一个读书人,怎么不知道别人正在嘲笑他,只不过没人懂他罢了。

        他小时候,跟母亲一起生活,特别穷,还营养不良,又瘦又矮,经常被邻居的大妈嘲笑,有一次,他们家的衣服被大风刮跑,挂到树梢上了,恰巧他母亲到地里干活,他想爬树把衣服挑下来。

        结果衣服没挑到,自己反倒摔了一跤,邻居大妈,和他的几个胖儿子就跑过来嘲笑“看你这瘦猴,能跑树?怎么不像鸟儿长翅膀飞呢?”

        容易张此时还记得,那邻居大妈嘴里的沾着青菜的歪牙,笑起来如母鸡下蛋,咯咯响,特别刺耳。

        今儿,他容易张,不但能像鸟儿一样飞,还比鸟儿更能飞!

        “哈哈,容易张,你不但爱跟鸟较真,看来,还爱跟邻居大妈较真。”听了容易张的故事,洛依然没心没肺地笑了。

        “不过,你还真做到了,好样的!”这句总算是人话了。

        “哼!”容易张竖起鸟羽毛,对洛狠狠的鄙视。

        “洛,容易哥,咱们去灵墟市场吧。”结束一天修炼任务的菲茵,自觉过来找洛他们玩耍。

        随着修炼的深入,玫灵子师姐对菲茵的约束,可以说是越来越宽松了。正所谓好学生,做什么老师都欢喜,只要你足够优秀,如菲茵一样,凝成红色仙晶,悟性也比一般人高。

        “就等你了!”菲茵主动邀请洛去灵墟市场,这很难得,只听说过,钟灵宗有一个修仙市场,在那儿,可以买修仙材料,什么丹药、灵符、飞剑、彩贝兑换,甚至还有任务兑换,都可以。

        “你们去吧。”冥胡卓摸着口袋,可怜巴巴的十个一级灵贝说。

        他也听铜业师兄说过,灵墟市场的神奇,想去开开眼界,可是,口袋里寒酸得很,他怕把这十个灵贝给浪费了,到头来也买不到什么好东西,还是把灵贝攒起来,等以后再用。

        “咱们走!”三人各驾驭着飞剑,朝着灵墟市场的方向穿云啸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